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一屁打过江”

2008/4/9 9:08:55 [稿源:红网-潇湘晨报] [作者:连岳] [编辑:刘松杨]
  连岳(专栏作家)
  
  人类的进步史某种程度上说是信息进步史,从造纸术、活字印刷一直到网络,其直接后果就是信息的成本降低,在信息与观念的交流中,人可以变得更聪明。如果现在大家还要找乌龟壳刻字,那花一年也出不了一期报纸,更不用说还会引发动物保护主义者的愤怒。
  
  信息流通的速度快了,比如现在地球上的联网的人,几乎可以在事件发生的同时得到信息——当然,你的网络不能出问题——这样的并发症是假信息也会大量出现,真伪往往要经过验证和辩论才能得到,这个时间甚至还会拖得非常长,就像我们不知周老虎的结论何时会出。
  
  我作为一个媒体人,其实写文章的主要任务就是与人辩论,当然也会研究一点辩论的技术及禁忌。能把对手激怒,失去理智,这是方便的取胜术,也应用得最广。在任何一场激烈的辩论中,你都可以发现许多人唯一的武器就是不停地宣布和论敌的女性亲属发生性关系(偶尔也有性侵男性亲属的),这就是在乱你的方寸。遗憾的是,上当的人还是很多,所以许多辩论后来得不到更多的事实,最后沦落成双方炫耀自己的性暴力。不屑如此表述的一方则可能羞愤难当,不再说话。
  
  从纯技术的角度来看,先怒的那一方已经主动认输了,另一方大可欣赏自己的战利品。若发怒者没有彻底丢弃正常思维,一清醒,可能马上会发现自己处于悖论当中,反而会迅速接受合理的观点。
  
  下面这个故事可以作为战例:
  
  苏东坡一日觉得自己禅修大进,得意洋洋写了一首诗:“嵇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派人送给江对岸金山寺的主持佛印禅师。这诗的意思就不详细解释了,大意吹嘘自己定力过人,讥、毁、苦、乐等情绪影响不了自己。
  
  佛印在诗作后跟帖只有两个字:放屁!
  
  苏东坡看到回复后,气坏了,渡江指责佛印言辞粗鲁,佛印不认。苏东坡出示证据,你看,这上面“放屁”两字墨迹未干。
  
  佛印笑嘻嘻地说:“不是八风吹不动吗?怎么一屁打过江呢?”
  
  佛印在这场论战中胜利,就是成功地激怒了苏东坡,使其行为违背自己的主张。我们要汲取苏东坡的教训,在辩论中,若是怒了,就更得小心发言,那往往是最危险的时候。比如爱国情绪从来都能让人有圣洁、高贵的感觉,忽然看到一个你认为不爱国的观点,此时最正确的做法是从逻辑与事实上去证伪,而不是一怒之下声称要强暴别人的母亲——这样别人怎么相信你能爱国呢?万一别人的母亲比你还更爱国呢?那么一个爱国者威胁强暴另一个爱国者,以证明自己爱国,岂不是得意坏了不爱国的旁观者?
  
  我的意思是说,辩论的道德与技术是合一的,逻辑与事实是唯一的判断者,脱离这个,只会让自己很被动,很被动。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