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王兆山的幸福呓语给地震诗歌运动画了个句号

2008/6/18 0:19:06 [稿源:红网] [作者:胡印斌] [编辑:潇湘行]
  全国人民都说,这个王兆山好好恶心,你可以颂圣,也可以肉麻,你甚至可以艺术地胡说八道,不过,你不能肉麻到这种地步!肉麻而至于斯,仅仅骂几声爬行动物,贴一个“王幸福”的标签,怕是很难说得过去了。
  
  我的意思是说,为什么人们非要等到诗国出了一个王兆山的时候才开始抵制这股其实已经泛滥很久的逆流?换言之,为什么直到诗歌引起人的生理反应的时候,我们才发出比较理性的声音,我们才觉得事情有些过头了?
  
  当这场发端于5月12日的诗歌运动一开始表现出肉麻的端倪时,我们都在干吗?一个月来,唾沫和眼泪横飞,滥情与同情合流,我们中间的很多人都沉湎其中。有没有人察觉到隐藏在这些诗歌背后的那一个魔鬼?
  
  我曾经出于本能的反感这种人造的滥情。说实话,我真的没有认真读过一行这样发分行文字。这样说似乎有些对不住曾经的青春和热血,可实际情形真是这样,在死亡的苍白面前,诗歌一样苍白无底色。
  
  然而,认真检讨一下,我们很多人也都是有过这样的献媚经历的,所不同的,不过是程度差异而已,或者用时髦的说法就是,有无底线而已。终究都还是献过的。我们现在的很多愤怒,是在责怪其“过于肉麻”、“过于恶心”罢了。
  
  想想看,那些地震诗歌,有多少是有着肉麻、无耻乃至滥情的痕迹的?诗人们在开始宣泄之前,大抵是做过一点案头工夫的,对于其所讴歌的对象大抵是了解的。更关键的是,这些诗人们还有一个横向比较的心理暗示在。
  
  这样,比着比着,诗歌就从比赛情感比赛情怀落入了比赛肉麻的境地。我国上个世纪50年代的全民诗歌运动,最后收获的,不就是是吹牛说大话和比赛拍马屁吗?殷鉴不远,而今重蹈覆辙矣。
  
  赵丽华说,一直以来,作协的主席们基本上都是这么写诗的。他们之主旋律比喇叭和唢呐都高亢。之思想性与时代脉搏保持了高度的一致。之御用文人的嘴脸达到了历朝历代所未及的空前绝后的程度。赵丽华的这些评语比她的诗好多了。
  
  也好,王兆山王副主席的千古奇句“纵做鬼,也幸福”,以其近于荒谬的极致之语,宣告了地震诗歌运动滥情一脉的终结。此后,我想,这个全民创作的诗歌运动会稍微消停一下,热度降低,情感方能积聚。
  
  附录: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一位废墟中的地震遇难者,冥冥之中感知了地震之后地面上发生的一切,遂发出如是感慨——
  天灾难避死何诉,主席唤,总理呼,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
  银鹰战车救雏犊,左军叔,右警姑,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