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习水县有关领导应为“嫖宿幼女案”担责

2009/4/15 15:51:35 [稿源:红网] [作者:洪巧俊] [编辑:刘永涛]
  贵州习水县多名公职人员性侵害幼女案震惊全国。“连律师都不愿意出庭为他们辩护”,成为人们对罪恶深重者最解气最解恨的声讨依据和用语。(2009年4月15日《北京日报》)当今人们只是盯住了“罪恶深重者”,而忽视了政府有关部门的渎职者,我这样说,是因为习水县公职人员性侵害幼女案庭审已结束,但时至今日还没有看到哪个官员对此事负责或引咎辞职。
  
  也许有人会说,那些作恶的人不是已被检方以嫖宿幼女罪提请公诉了吗?不错,这些人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但如果把他们定为“嫖宿幼女案”,他们就不可能受到应有的惩罚。该县一位姓陈的检察长说,定为嫖宿幼女案是为了更严厉打击违法犯罪,嫖宿幼女罪的量刑起点是5年,相对于强奸罪的3年更高。这不仅仅是忽悠公众,而是公然为这些作恶的人袒护。身为一位检察长不可能连《刑法》也没看过,《《刑法》第236条规定:“成年男子与不满14周岁的幼女发生性关系,无论是否知其不满14岁,均以强奸罪论”。《刑法》还规定犯强奸幼女罪,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如果连《刑法》都没看,他就没有资格当检察长,如果明知还袒护,就背离了检察官的核心价值体系和核心价值观,作为检察官应做到忠于职守、伸张正义,要经得起情与法、权与法的考验。在这个轰动全国的案子里,当地检察机关不顾事实的真相,以重罪轻诉的方式偷梁换柱,显然没有站在正义的一方。那么,习水县检察院领导该为这件事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娇弱的花朵还未绽放,就遭受无情摧残,人们痛恨、谴责这些天良丧尽之徒的同时,不禁要问习水县公职人员性侵害幼女事件,有关领导又该承担什么责任?此案如果不是贵州省委领导做出批示,或许仍未水落石出;如果不是遵义公安局专案组秘密调查取证,也难以推动此案的侦破。值得反思的是区区一起“公职人员涉嫌嫖宿幼女”之案,却为何要级别高于习水县公安局的遵义公安人员拿着“尚方宝剑”,“悄悄进入习水县秘密调查取证”?这与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中的“县级公安机关负责侦查发生在本辖区内的刑事案件”是不相吻合的。上级公安部门直接进入习水县侦破此案的缘由,难道是一起“下级公安机关侦破有困难的重大刑事案件”?从报道来看显然不是,而是习水县公安机关根本就没有立案侦办。报道说,受害人的母亲报案后“曾多次到公安部门催问案件情况,但‘他们一直没有给我一个说法’,在等待两个月后,由于担心在当地被人报复,她便带着女儿李瑜到外地去了”(4月3日《中国青年报》)受害者监护人多次催问,当地公安部门却始终不给一个说法。报了案,当地公安部门并没有去侦办,难得不是不作为?如果此案没有涉及到当地官员,习水公安部门能不立案侦办吗?此案反映出当地司法部门对法律的漠视、对道德的践踏。贵州习水县官员的行为举止,直接影响着社会信心。
  
  有关部门应对习水公职人员性侵害幼女事件进行问责,除了对受害人母亲报案的公安部门相关人进行问责外,习水县有关领导也应负有领导责任。遵义市政法委书记杨舟要求查问该案中是否存在“保护伞”,这就是一个需要彻查的重要疑点,要追查“保护伞”,不妨从习水公安部门不作为查起,查查他们为何不立案侦查,是不是有领导打招呼,是不是有人行贿受贿?
  
  问责的目的,是为了减少权力带来的腐败,保证政府职能的高效和社会的稳定。政府官员行为有失,应追究行政责任,有违法行为应受到司法部门的查处。政府官员的权力和责任始终是同一事物的两个面,在接受人民赋予权力的同时,就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因此说,习水县有关领导应对习水县公职人员性侵害幼女案担当责任,并引咎辞职。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