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世界阅读日的新忧思

2012/4/22 23:34:21 [稿源:红网] [作者:慕毅飞] [编辑:王俞]
  五六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谈及《读书的三大尴尬》,感叹最该读书的时候没人读书,最该读书的人没在读书,最该读的书没人读,发在《文汇读书周报》上。昨晚临睡前,看新到的一期《新华文摘》,有两篇关于读书的文章,一篇是作家张炜发在《光明日报》的,一篇是学者朱永新发在《人民日报》的,引起强烈共鸣。转眼又是“世界阅读日”,关于读书,不禁萌生新的三大忧思。
  
  一是来自无用论的冲击。读书早就不再有“万般皆下品”的傲慢,也没有“知识就是力量”的自信了。“学而优则仕”,蜕变成“考而优则仕”;而助考所需的,是读题、猜题、蒙题、解题,甚至是窃题、买题,并不需要读多少书。三亚那个局长的女儿,行测能考99分,那就不是读书读出来的。职称评定的英语考试,考前能花钱买答案,考后能花钱改分。难怪有人在微博里呼吁读书,网民的跟贴却尽是在追问:读书有“神马”用?读书是君子的晋级之道,遗憾的是,读书之外却有得是小人的通途。
  
  二是来自浅阅读的冲击。日益发达的信息时代,确实给人提供了越来越多的阅读选择。熟悉“三国”,是电视里看的;了解明朝,是“百家讲坛”里听的;随身携带的平板电脑、智能手机,都能提供海量的电子读物。如果考虑到这样的阅读,每人每天的阅读时间不会不到15分钟,每人每年的阅读量也不会不到5本书。但不能忽略阅读的深浅差异。荧屏前的网页浏览,便捷有了,圈点没了;智能化的圈点,也很难再靠眼到、笔到、心到,臻入沉吟、深思的佳境。浮躁成为人的普遍心态,不等看完对方文章,就敢搭台对骂;就缘起于这样的浅阅读。情绪化表达以后,一片碎屑,无可积淀。
  
  三是来自功利化的冲击。朱永新有两个精彩的表述,一是关于个人的,说阅读是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一是关于城市的,说弥漫着书香的城市才是最有魅力的城市。只是有不少人没有注意到,这个阅读,并不只跟升学、就业和晋级发生联系,这个书香也与专业书籍、技术书籍没有太大关系。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看张炜提到一个研究明清小说的人,居然可以不读《红楼梦》原著;提到一个中文系学生,竟然不知道英国诗人叶芝到底是男是女,让人感到莫名的悲哀。看当地新闻,报道一个村级图书馆,强调里面的藏书,几乎全部跟科学种田、种养技术有关,似乎是一种褒扬口气。要知道,精神的发育,城市的文化,没有雅致的阅读作为滋养,只能是苍白的。
  
  几重冲击,让学生也只成了做作业的人,备考的人,他们只有读题量,没有阅读量,因而就不再是严格意义上的读书人。看微博上围绕“方韩相争”引发的粉丝叫骂,频爆粗口,竞相问候女性,丝毫没有茅于轼与薛涌论辩的那种理性。有文化,不等于有学养;能操纵现代科技,不等于拥有现代文明。
  
  让我们离开电视,关上电脑,放下手机,坐到灯前,看一会儿貌似无用的书,滋养一下日渐枯涩的灵魂。是为救己,亦为救世。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