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想做人渣不容易

2017-02-18 00:02:02 来源:红网 作者:曾德凤 编辑:林旻煜

  许多人渴望做人中之杰,而我却另类得很,渴望做人渣。不过,琢磨来琢磨去,觉得做人渣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不是想做就能做的。

  做人渣,到著名景区一游,是不能无所作为的,起码也得刻下个什么某某某到此一游,留作长久纪念。如果面对的是埃菲尔铁塔,随手携带的小刀无所作为的话,也可以急中生智,用圆珠笔什么的在铁塔上跟个评,表示不虚此行。至于留的时间估计会短命,那也没有办法了,由它去了。可我的雕刻技术为零下二百五十度,写字也是地地道道的蝌蚪文,羞死人了,若留下什么,别人会嗤之以鼻的。送上门给人家嗤之以鼻的事,用枪顶着我的脑袋,我都不愿干的。如果我有齐白石的雕刻水平,有王羲之的书法水平,到埃菲尔铁塔或者其他什么景区秀一把的冲动,说不定还是有的。但那已不应该归类于人渣的作派,留下的是文物。

  做人渣,在都市街头开车,是应该飚车而不应该平庸地按部就班地行车的,那才叫一个威风。不过,要让我在都市街头飚车,我宁肯去渣滓洞坐老虎凳。因为坐老虎凳虽然会很难受,但不会有性命之虞,而在街头飚车,小命有可能不保。再则,街头飚车很可能撞死别人,那坐班房便是坛子里摸乌龟的事了,那个公家的粮可不是好吃的。

  做人渣,在男女之事上是应该博爱的,类似于一头精力充沛的种猪。不过,我心有余而力不足。我这个人,在进化过程中打了个瞌睡,进化远远没有到位,山顶洞人见了我,会情不自禁地把我归为同类项,称兄道弟的,加西莫多都耻于与我为伍。我去向西施卖弄风情,西施会当场吓昏过去的。我就是向一头老母猪献媚,老母猪都会以为遇上了公夜叉,奋起自卫。我若想玩博爱,只能挖掘自身的潜力,一根一根没完没了地爱自己的头发或汗毛了。

  做人渣,陷害别人也是一门重要的功课。梁山寨寨主宋江就是这方面的高手,他老人家把卢俊义害得家破人亡。不过,这样狠劲十足的活,我可干不了。我的心脏很脆弱,若做了陷害别人的事,会立即心肌梗塞的。那可是要老命了,还没有把别人害惨,自己先惨不忍睹了。

  做富人中的人渣,那必须铁公鸡一毛不拔的,遇见像盖茨那样慷慨的富翁,恨不得用口水把他淹死。不过,我本善良,要我有钱了一毛不拔,困难大于泰山。我现在虽然还不是十足的小康,但见了乞丐,必定掏三两块钱出来。有人说,人死了,钱还没有用完,那是人生最大的耻辱。这话虽有点耸人听闻,但不是没有一点道理的。留下太多的钱,除了祸害子孙,真没有多少其他用处的,还不如把钱花在穷人身上,博一个好名声乐一乐。秉承这一理念,让我富了一毛不拔,太难受了。

  既然做人渣这么不容易,那就罢了吧,男子汉大丈夫,提得起,放得下。

  文/曾德凤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