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我不敢老

2017-03-21 00:01:17 来源:红网 作者:曾德凤 编辑:夏熊飞

  我不敢老。我怕顶着一头雪山上了公共汽车,旁边的年轻人,让座也不是,不让座也不是。让了座,那他(她)就得失去好不容易抢到的幸福,沙丁鱼罐头一样挤到目的地。不让的话,又怕周围射来一簇又一簇鄙夷的目光,那潜台词分明是:“现在的年轻人,一点教养也没有!”我这一搅和,不但有可能污染某些个年轻人,还殃及池鱼,有可能污染当下的年轻人群体。

  我不敢老。我怕我哪天被车撞倒在街头,碰上的人为扶与不扶心中甚是纠结。扶的话,担心有可能被我反咬一口,指鹿为马认定扶者便是肇事者,扶者扶出一肚子的委屈。虽然我不是老了的坏人,不会那样下三烂,但那时大脑恐怕正在休眠,无法正常与人沟通。旁人也可以不管我,三十六计,走为上,但那样的话,又会觉得自己太冷血。真是为难周围的人了。

  我不敢老。我怕颤颤巍巍地走进医院,给医生添麻烦了。医生一看我浑身上下的零件咣当咣当响,没有一个没有严重磨损的,开这个药又冲撞了这个零件,开那个药又冲撞了那个零件,脑细胞不知死了多少,吃多少六个核桃也补不回来的。

  我不敢老。我怕子女因我老了而在落脚地的选择上犹豫不决。他们远走高飞到外省甚至海外去,当然更可能成就一番事业,但又怕老的空巢在家里,无人照顾,恐有什么不测。但窝在老的身边,又心有不甘。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你说烦不烦人?

  我不敢老。当下保健品产业的一大特点,是主攻老年人,关心无微不至。保健品产业风起云涌,得益于千千万万老年人做了保健品的铁杆粉丝。而我是个脑袋腐朽远慢于身子腐朽的人,老态龙钟了,仍不会成为保健品的铁杆粉丝的。不但不会,而且,就我的好为人师的性格,在被保健品骚扰烦了后,很有可能煽动其他老年人也背叛保健品。光是嘴上说说,影响有限。无奈我是个敲字上了瘾的家伙,敲文章到处煽风点火诽谤保健品神奇功效的可能性很大的。这样,可能阻碍保健品产业蓬勃发展,那对不住人家的。

  我不敢老。我以为国家作贡献而自豪。老了,便成了一个坐吃山空的人了。而且,我若活得耐烦长寿的话,吃国家的便更多,说不定我做的那些渺小的贡献,早吃完了,末了还要吃别人的贡献。这在我,初看是件极爽的事,谁不想占便宜呀!但细细一想,又颓废得很,这不是给国家添砖加瓦而是添什么来着?想到此,我有理由裹足不前的。

  文/曾德凤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