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现在知道蝎勾辫子的用处了吧!”

2017-05-22 00:03:13 来源:红网 作者:石飞 编辑:王俞

  我老家在苏北,我在县城郊区长大,后来又长期在县城工作。这里民风还算淳朴,从无见过蝎勾辫子。直到上世纪90年代看电视连续剧《宰相刘罗锅》,在第26集中才第一见识了蝎勾辫子。

  古时候,汉族传统蓄发,男人都留长发,终生不剪,所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得丝毫损伤”也。剃光前面半个脑袋,将后面的头发打成一条辫子,这是满族男人的习俗。满清入关,迁都北京,征服各地,为显示其正统性,强迫汉人剃发留辫。厉行剃发令:“官民尽皆剃头,违者杀无赦”,“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一人不剃全家斩,一家不剃全村斩”。于是,满清统一中国之后,凭借政权的力量,将剃发留辫的满族习俗推行为满汉民族共同的仪容准则。除了出家的,男人脑袋后面都要坠根辫子,否则,就是大逆不道。

  常人的辫子都竖着垂至腰际,蝎勾辫子则翘着横在脖后,呈蝎子勾状,因为里面夹着铁丝拧弯。它是一种标签和宣示——老子是厉害的主,休惹我!这种人要么后台铁背景硬,要么就是一方混混无赖。人们一瞧见了蝎勾辫子,都会赶忙躲开,生怕被讹上。地方上这种人一多,老百姓就甭想过安宁日子了。所以大凡清正爱民的官吏,逮着蝎勾辫子就不轻饶。

  这一天,刘墉微服私访,从剃头铺里理了发来到大街上,瞧见一个留着蝎勾辫子的纨绔子弟,手执鸟笼,满口淫词秽语,调戏卖小吃的年轻寡妇。周围街民全都装作没看见,任凭这个无赖放肆。刘中堂揪住他不放,他说他爸是户部的也不行,硬是将之带到理发铺,让师傅给“去势”,拆了蝎勾辫子。“主刀”的是个学徒,也不知有心还是无意,愣是刮出血来,惹得这“横主”杀猪一般嚎叫,让人看了甚是开心解气过瘾。往后,这家伙还敢再横吗?肯定不敢了,蝎勾辫子也不会再留了。

  清王朝覆灭后,中华男儿留辫子的现象迅速减少,新中国成立以后,可以说彻底绝迹。改革开放以来,男士留辫子的现象又出现了,只是很稀罕,一般都是什么艺术才俊才如此打扮,譬如歌手、画家、导演等等。他们说,留辫子时髦好看。穿什么衣,留什么发型,属于个人爱好和自由,他人不应置喙,毕竟现在是开放的时代,允许展示个性。

  而蝎勾辫子居然也冒出来了,不能不让人莫名惊诧。前些日我回老家办事,见一晚辈顶着个蝎勾辫子,气不打一处来,当面把他斥骂一通。事后,本家兄弟劝我道:“生闲气干吗,那也是迫于无奈和工作需要。”这就怪了,留蝎勾辫子还是工作需要?真是奇谈怪论!你不信邪不行,别的店铺,经常有人去找麻烦,他的店铺从来都很安宁。反正说服不了我,我固执地认为那就是“痞子头”,没法看顺眼。

  想不到,“蝎勾辫子”竟然帮了我的大忙。我去老家政府机关已经四趟,该给办的事却办不成,小公务员爱理不理的,“等请示领导研究再说”,一句话就把我给打发了。次日,本家兄弟开车带上“蝎勾辫子”陪我一道去了。一进门,小公务员就两眼直直地朝“蝎勾辫子”瞅,一脸憷色,连忙热情地问道:“有事吗?”“蝎勾辫子”没好气:“老爷子的事,合理合法,你怎么拖着不给办?”小公务员二话没说,立刻就把事情给办了。出来后,我问“蝎勾辫子”:“你们熟悉?”他摇摇头。我那本家兄弟不无讥讽地说我:“现在知道蝎勾辫子的用处了吧!”

  呜呼!我惟有无语。“蝎勾辫子”有如此神威,其只会越来越多,如何了得?这又使我想起了王朔先生的名言:“我是流氓我怕谁?”

  文/石飞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