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章莹颖案:美国为何不对嫌犯“上手段”

2017-07-15 00:11:23 来源:红网 作者:吴忠 编辑:王俞

  首先解释一下“上手段”,就是刑讯逼供,简称用刑。

  章莹颖女士已遇害,美国检方的公告说明了这一点。这个结果,人们其实早就心知肚明。

  国内有人一直耿耿于怀的是:为什么不早早对绑架她的嫌犯上手段?有关心同胞的跟帖:给我三小时,负责让那坏蛋吐出章莹颖所在!

  这倒是真的。对犯罪嫌疑人用刑,往往有效,在我们这儿也有例可援。

  唐代的请君入瓮,嫌犯乖乖认罪;大宋包公或大清周星驰断案,动不动大刑伺候,对高危产妇及证人也不例外,均为破案大侠,极少失手。

  民国时,《潜伏》在国民党军统的共产党人余则成抓到对手的人,轻松俩字,“用刑”,当事人立马皮开肉绽,十分钟就开口就范。

  很多年前的公安破案,抓获了嫌犯,按规定是不能刑讯逼供但有对策,上下明白。“突击审讯”,“在强大的心理攻势之下”,嫌犯开口,顺利破案,保障了人民安全。

  可见,警方检方上手段在破大案中功不可没。虽有冤案,但实事求是地说,相对较少,是九个指头与一个指头的关系问题。

  这样的事在当代美国不会发生。美国警方不能对不招的嫌犯上手段。或许《肖申克的救赎》监狱里还有执法不严的情况,但是,近50年来也就是1966年以后,警察执法比较规范,鲜闻用刑。

  美国警方为什么不能对不招的嫌犯上手段呢?

  宪法因素。1791年,美国先贤制定了伟大宪法的十条《权利法案》,是限制政府、方便人民也包括坏蛋的。那年,中国正是大清高宗乾隆时,皇权坚挺,“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口号震天响;这是大约230年前,地球那端的美国,早已是权利本位,强调人人生而平等。

  宪法《权利法案》的第一条和第五条,直接对刑讯逼供说不!

  第一修正案: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第五修正案:……任何人不得在任何刑事案件中被迫自证其罪……。

  第一条好理解,言论自由嘛。也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这里用的是其扩展:人们有说话的自由,也有不说的自由,就像婚姻自由本身包括结婚、离婚、不婚的自由一样。简而言之,嫌犯作为公民有权不开口不坦白,这是宪法第一条确认的神圣权利!

  第五条稍费解。通俗地说,涉及刑事案件,当事人有权保护自己而不受政府摆布。举例而言,一个实施抢劫杀人行为而被抓的人,美国警方要是像包青天一样严令“从实招来!”或像派出所民警礼貌提醒“如实供述”,都属于“强迫”!因为嫌犯说了实话,就等于为警检背书出卖自身,嫌犯多半不会自投罗网,怎么能实话实说呢!他傻呀?!依据宪法第五修正案,嫌犯对美国警察非“说实话”的提问,也可以拒绝回答的。

  可见,一是人们言论自由本来就有沉默不语的权利,二是人们有权不被迫参与指控自己,宪法保护嫌犯不坦白的权利,警方用刑是侵犯人权。加上美国第五条中的正当程序条款,美国警方怎么敢对不招的嫌犯上手段呢?

  美国的法律文化说,坏蛋可以坏,政府不能坏,上手段用刑,那叫侵犯人权,不行。美国的法律偏向普通人被告。大陪审团决定不起诉,嫌犯就是无罪;绑架章女士的嫌犯昨天被大陪审团起诉,他仍然是无罪的;上了法庭,起决定性的小陪审团也可能判他无罪。就是最终判了他死刑,也不能刑讯逼供以挖掘余罪。

  抢劫章女士的嫌犯美国警方不得上手段,除了违法或违反正当程序外,还有一个原因,不敢。用刑“撬嘴”,一撬,法院不买账,兴许就是反帮疑犯的忙让他逃脱了。

  一般是不得撬嘴,也有新情况新考验。如果是恐怖分子在纽约安放了核弹,不上手段获取,就会让百万人包括审讯者及其妻子儿女失去生命,这时对抓获的知情者是不是严守法律保护人权不用刑,才是美国大法官也难以回答的真正两难。

  正因为政府不能对嫌犯上手段,所以,美国嫌犯除了不自由,往往牛得很,警察反倒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常常对嫌犯非常客气。比方说,审讯时,嫌犯打了个呵欠说:爷们昨晚睡得不好,今天不想说话。警方就会合上讯问记录陪笑说:辛苦了,那就明天再说吧。千万不能说“放老实点”,也不能说“你要再拖时间,晚上会少一道菜”或“让你晚上喝稀饭”,那是语言暴力,属于上手段用刑;警方自证清白不了,凶犯就可能逍遥法外自由飞翔了。

  美国警方的审讯程序,繁琐而又奇葩:在打开录音录像装置后,警察首先必须认真细致清晰地提醒疑犯:我们讯问你时候,你可千万不要随便坦白呀!等嫌犯点头说了“yes”后,才能开始审讯。

  世界上真有这么蠢这么贱的警察?美国警察说,法官规定,没办法,伤不起。

  文/吴忠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