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不安的世界,需要英雄主义再度回归

——评尤·奈斯博新作《幽灵》
2017-07-22 00:06:02 来源:红网 作者:黑暗之刺 编辑:夏熊飞

  经过《猎豹》与《雪人》两部作品的先后洗礼,我想挪威作家尤·奈斯博创造出的北欧警探哈利·霍勒系列故事已经给人留下太过深刻的印象了。对于重度类型小说爱好者而言,哈利·霍勒的一举一动都牵动人心,废寝忘食绝对不是形容词,高潮迭起时夜不能寐也相当正常。这位挪威酒鬼警虽然屡破奇案,却因为特立独行的行事风格和肆无忌惮的言论成为正常社会形态下最不受欢迎的人。简单地说,为了正义与警察的尊严,他几乎失去了一切,职务、友情、爱情还有亲情,以及一截手指。于是乎,他采取了自我放逐的方式远走香港,离开奥斯陆这个伤心之地。

  虽然远离伤心地,但是哈利·霍勒依然关心自己所爱的人。当他听闻昔日情同父子的欧雷克不仅沦为毒虫,甚至犯下枪杀重案被警方关押之后,第一时间赶回奥斯陆,试图找出真相。为了拯救他誓言守护的少年,他掩藏好破碎的心灵,强打精神去接触方方面面的人士,包括昔日最爱、律师、警队挚友与对头,甚至还有警方内奸与俄罗斯毒贩。随着调查的深入,他不仅发现案件的疑点,还发现如今的奥斯陆在黑帮操纵下早已成为毒贩的乐园,官方不仅视而不见,甚至还将表面成果视为政绩而沾沾自喜。无论如何,哈利·霍勒骨子里的警察基因再度激活,于公于私他都必须行动,哪怕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警察哈利·霍勒誓言找出罪恶背后的幽灵。

  在《幽灵》一书中,读者会注意到哈利·霍勒远走香港,慢慢适应职业讨债人的新工作,试图忘记以往在挪威的一切。他戒酒,慎言慎行甚至学会穿上西装。但是事情来临时,他却能够瞬间转换角色,再度回归警察的思维。失去警察身份为他办案带来阻碍,他不得不敲诈线人、亲自试毒、坟场掘墓,甚至武装突袭毒巢。他事实上并不想做英雄,不想多管闲事,他只想守护自己誓言守护的人。在某一刻,他甚至试图放弃调查,带着爱人回到香港,去过他内心向往的生活。直至他意识到撕裂这一切的其来有自,而他必须阻止。在这一刻,哈利必须掩饰欲为人父的真情实感,强迫自己面对曾经誓言热爱与守护的一切,根本就是当下痛苦的来源这一可悲的真相。峰回路转的情节并没有改变哈利·霍勒的决定,男人的誓言并没有阻碍警察对真相与正义的执着,他没有让人失望,我想这就是读者为什么热爱哈利的原因之一。

  与之相对应的,则是死亡少年古斯托与俄罗斯黑帮分子的纠结,真相同样让人意外。尤·奈斯博采取多线叙述,通过凶手-动机-真相的倒推,慢慢接近案情的真相。在调查的过程中,案情一再反转,带来的震撼感如怒涛迎面而来。就我个人而言,难以抵挡的不是哈利·霍勒被误会、被枪击,而是萝凯身处机场抬头微笑的那一幕。难以想象,与暴力平行的宁静美好,却拥有撕裂心肺的杀伤力。有那么一刻,我联想到吴宇森电影《喋血双雄》,职业杀手小庄在教堂中枪惨死,盲女却还在痴痴等待。我不得不承认,《幽灵》是哈利·霍勒系列中感情戏份最多也是最为真实的一本,甚至连以往追捕凶手和哈利本尊沉沦的往事,在《幽灵》面前都显得略显苍白。

  尤·奈斯博的系列作品无疑是类型小说,拥有畅销书的一切特质:讨论的主题极具话题性、叙事手法多元、人物遭遇更富冲击力、情节盘根错节等等。但是,却又不局限以此。尤·奈斯博的作品已经突破类型小说的约束,他所做的就是将哈利·霍勒这个人物不断解剖,面对生与死、善与恶;法律层面、政府层面甚至精神层面,所有的发展都可以被视为是自我检视,使之真正回归人与生活本身,哪怕不惜将他再度投入黑暗的深渊。通过哈利·霍勒的调查,冰雪覆盖的美景其实只是幻觉。东欧黑帮的入侵,政府碌碌无为,警政界相互勾结的腐败新常态以及青少年迷茫的地下世界,无不让人触目惊心。在这个不再安全的世界,曾经消逝的英雄主义再度回归,通过对人性的挖掘,让读者再次有机会确认,天煞孤星哈利·霍勒是否真的一无所有?答案显而易见。

  文/黑暗之刺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