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林子大了”正因“什么样的鸟都有”

2017-07-24 00:08:27 来源:红网 作者:陈庆贵 编辑:王俞

  俗语“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意思大抵是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不足为怪。换言之,既然“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属天地常态,则不怕“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只怕“林子大了,只有一种鸟”。

  存在即合理。“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是因为各种鸟都有其存在合理性,对维护自然界生态平衡不可或缺。恐怕连幼儿园小孩都知道,鸟类靠捕食农林害虫,维护着自然生态平衡。比如,一对家燕在每年二次育雏中,要吃掉虫蛾蚊蝇五十余万只;一只杜鹃鸟一天可吃掉三百多只松毛虫;有“外科医生”美誉的啄木鸟,一对就可保护二百余亩林木免受蛀杆害虫危害;灰喜鹊可谓捕食农林害虫的“单项冠军”,每年吃掉一万五千多只害虫;猫头鹰则堪称捕鼠“顶级能手”,一只一年捕食田鼠逾千只,相当于从鼠口中夺回一吨粮食;即便位卑音轻的小麻雀,在夏季育雏中也主要以蚂蚱棉铃虫为食;大天鹅乃黄河三角洲湿地常客,称之为维系湿地生态平衡的功臣一点不为过分……可见,自然界之所以“林子大了”,正是因为林中“什么样的鸟都有”。

  有人常常基于主观好恶,将鸟分出吉凶类别。比如,喜鹊就被冠以“吉祥”象征。传说喜鹊能报喜,且有故事为证:贞观末期,有个叫黎景逸的人,家门前树上有个鹊巢,他常喂食巢鹊,人鸟日久生情。一次黎景逸被冤枉入狱,令他倍感煎熬。一日,他喂食的那只鸟停在狱窗前欢叫不停,他暗忖大约有好消息要到。果然,三天后他被无罪释放。有类似有鼻子有眼睛的故事印证发轫,民间画鹊兆喜流俗随之滥觞且花样翻新:如两只鹊儿面对面叫“喜相逢”;双鹊中加一古钱谓“喜在眼前”;一只獾与一只鹊在树上树下对望曰“欢天喜地”。流传鼎盛者,当为鹊登梅枝报喜图,又谓“喜上眉梢”。“同是天涯沦落鸟”,乌鸦则鸟运多舛,向来被民间视为“凶物”,一些国人唯恐避之不及。事实上,乌鸦本类属留鸟(编者注:不随季节迁徙的鸟),与其他鸟类相比,其特异功能在杂食性。它除了以谷物、果实、昆虫等为主食外,还嗜食发烂恶臭腐肉。其嗅觉异常灵敏,能及时发现地上动物死尸,且能闻出地下散发出来的腐尸味。更为要命的是,它常于新坟墓地呱呱乱叫,甚至还能在房前屋后飞过时,捕捉到危重病人临终前散发出的特殊异味,然后在附近发出异样叫声。可以说,乌鸦常常于乡间预言并见证人的死亡过程,且能以口无遮拦方式提前发出预警讯息。加之它生就一身黑羽,自然少不了以“神秘阴冷”形象示人。难怪有人常常将乌鸦与“死”联系,“乌鸦嘴”成为不受待见的不谐之音。只是,人类已然演进至信息化时代,冤屈的乌鸦们至今仍被人为加戴着“不祥之物”帽子,这不能不令人叹为憾事。

  不无讽刺意味的是,人为抹黑并不影响乌鸦作为鸟类存在的天然合理性,并非所有地球村人都将之视为不祥之物。“北人喜鸦恶鹊,南人喜鹊恶鸦。”东北满族人就将之视为吉祥鸟和保护神。缘于乌鸦喜食腐尸,成为游牧民族清理腐尸的“义务清洁工”,消除牛马身上虱虫蚊蝇的“保健员”,被尊奉为神鸟可谓实至名归。加拿大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动物行为学家莱菲伯弗尔研究发现,世界上最聪明之鸟并非人们想象中的学舌鹦鹉,而是久罹人类不公待遇的乌鸦。尼泊尔人更视乌鸦为吉祥鸟,将每年秋季首月10日定为传统“乌鸦节”。

  “林子大了,只有一种鸟”,显然不仅有悖自然常识,也不合丛林法则。须知,“只有一种鸟”的林子,不是自身失衡的病林,便是外部人造的赝林。

  文/陈庆贵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