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爱情啊,你姓什么?

2017-08-28 16:57:59 来源:红网 作者:温琼 编辑:夏熊飞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七夕节,在我国民间传说中,牛郎织女今天会在鹊桥相会,以解相思之疾,而人间的我们则用真诚、信任和希望搭建起一座沟通彼此的爱情桥梁。

  七夕节的本始意义并不是爱情,只是不知何时已成为“东方情人节”的表征,即便已经有着喧嚣的西方情人节、自嘲式的光棍节,大概是牛郎织女凄楚动人的爱情传说像极了现代人尴尬中又孕育着生机的内心状态:看似窘迫的处境,却还总能从一饭一蔬中得到希望。

  我们乐见如此,我们希望平日被都市生活层层分割的心灵能够再次跳跃、敏感,虽然国人集体都口口声称不再相信爱了,谈爱情在当下语境变成了很笨拙的事情,但是在骨子里,我们还渴望打捞着隐匿在骨子里的纯净。从六十年代的隐忍克制到七十年代的羞赧大胆,从八十年代的自由浪漫再到九十年代的感性早熟,时代变迁,爱情从来都是埋伏在内心深处的情感母题。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不管现实生活怎样无奈,我们每个人仍旧渴望从爱情中觅寻到浪漫主义的因子。倘若不说出我爱你,怎能去在心中升起三尺神明,在头脑上空仔细审视爱情的重量。我们一边“告别爱情”,一边又始终满怀期待:相依终老的婚姻,从来不曾消逝在古诗词里。

  张爱玲说,雨声潺潺,像住在溪边。宁愿天天下雨,以为你是因为下雨不来。

  朱生豪说,我是,我是宋清如至上主义者。

  三毛说,如果我不爱他,他是百万富翁我也不嫁,如果我爱他,他是千万富翁我也嫁。

  王小波讲:你好哇,李银河。告诉你,一想到你,我这张丑脸上就泛起微笑。

  就连《受戒》中的小英子都会在俯身明子耳边:我给你当老婆,你要不要?

  但同时也应坦诚,在一定程度上,我们都在无意识美化着爱情,爱情成为不了平庸生活的避难所。不敢、不解、不信,这是现代人集体的爱情困境。辨不清爱与欲,梳不明亲与爱,正是念想得纯粹,才让爱情猝然得悲壮。法国作家布里吉特·吉罗在《爱情没那么美好》一针见血道出爱情残忍的真谛:原来你什么都不想要。

  实际生活中爱情的范式大致多种多样,不一而足。不管在任何情境下,大时代的小爱情范本无论优劣,倘若用心去解读,都值得人感触体味,但人性天然有悦美心理,对王子童话式爱情倍加感动;镀金喧嚣时,又降低为中产阶级恋爱之钦羡,但爱情之事实哪有那么一帆风顺,一途美好,多贫乏,多寻常,多窘迫,这些粗糙的原始生态,我们又大为瞧不上眼。

  爱情容易么,遇上对的另一半容易么,爱情之本义无尽美好,但倘若在实际生活中看一看,大不如此。精准的人文水准和文化刻度贯双方所求,奈何这样的培育不单单是学校成果,更有家庭教育和社会经验所凝聚,遇上如此且适时年龄的另一半大为困难。有些人坚守到30岁且无可得,但更多人让渡于财物物质为衡量标尺,这均没错,是你个人选择的权利。遗憾的是,本基于我们个人权利的选择终要无由受到社会诸多无端猜测。

  此时此刻,我们有必要再次回归:七夕节,当我们互相诉说我爱你时,爱究竟是什么?它意味着什么?又象征着什么?

  你或许单身一人锦衣夜行,或许身处热恋眉目浅笑,也或许已至中年压根记不得今天节日所具有的浓郁浪漫色彩。但我们感谢你们每一位,正是差异化的爱情形态让我们感触着爱情并非由学识、财富这样的世俗条框所限制,最重要的是能够拥有让对方感知幸福的能力。不分年龄,不分身份,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我们看你灿若桃花,将精心预备的礼物送给对方;我们看你在工地上挥汗如雨,休憩之余和家乡妻子通上一个电话的皱纹舒展;我们看你在加班时孤独刷屏,内心深处依然对爱情有所渴望,期待在这城市中突然被爱情撞了一下腰。事实上,读者诸君,一场爱情不仅仅是在经营着一种简单的关系,更是在这繁杂尘世中诚恳面对自我,不断优化着自己的价值判断来面对整个社会弥漫的喧嚣和焦灼。

  1980 年,颜碧丽导演拍摄了一部名为《爱情啊,你姓什么》的电影,男主人公在最后深情点题:“爱情对于真正的人来说,不姓钱,不姓权,而是信任、是希望、是力量。”恭喜爱情,我们在这里给你恳挚祝福,我们祝你在今日搭上一座挢,到对方的心底瞧一瞧,去体会彼此什么才最需要。你从爱情中收获了甜蜜、喜悦,而我们从你的爱情中读到了这个社会的真诚,信任和希望所在。

  文/温琼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