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无证之罪》让东北背了黑锅

2017-10-07 00:05:02 来源:红网 作者:程振伟 编辑:夏熊飞

  《无证之罪》落幕,据澎湃新闻网的剧评介绍,这很可能是年度最好的网剧。存疑的只是《无证之罪》和《河神》孰更优。考虑到《河神》的无感结尾,还是《无证之罪》更胜一筹吧。

  《无证之罪》不是要拼智商,而是拼人性。高智商法医骆闻和冷面袄叔李丰田露面,故事所有的悬念基本揭开。然而,剧情继续向着炸裂的方向推进,张力不减反增,靠的正是人性的未知性,和演员的超常演技。

  而人性之为人性,就是在极端环境挤压下的极限表现。譬如骆闻,出差回家发现妻女失踪,警察查无可查,宣布是失踪,只能独自走上寻找妻女之路,设计出一条自己杀人诱导警察寻找疑似杀人犯的高智商查案路径。而编剧显然将同情交给了骆闻,他甚至得到男主角严良的尊敬,而他的含恨而终甚至成为严良最后孤独破案的原始动力。

  而相比骆闻,异族郭羽的“报复社会”之路,则更让人震撼。这个实习律师,在律所受尽排挤,内心争强的少年成为同事的笑柄,他在接触到高利贷线索过程之中,贪婪和狠毒的一面彻底被唤醒,一步步走上算计、借刀杀人、以罪恶自肥,甚至自身成为最大恶之化身的疯狂之路。有人说,郭羽的黑化值得同情,可是以我看来,相比骆闻、李丰田的外表之恶,郭羽的隐性之恶,更让人不寒而栗。其实他不是变坏,而是一直就坏,剧中朱慧如哥哥一再反对妹妹与郭羽相处,虽没有直言,其实是编剧在暗示,他已经掌握郭在高中时已经羽蔫儿坏的证据。

  感谢《无证之罪》,为我们奉献了一朵经典的“恶之花”——李丰田。他是一个社会的弃儿,一直活在社会的底层,就像野草或野花,从无人关注,但他以对生命的收割如草,以野性的破坏力量,让文明和生命变得无力而苍白。一件棉袄邋遢又面无表情,重复性的抽烟动作,节约到不能再节约的话语,冷静到如呼吸的杀人动作,对血腥的安之若素,让这个杀人者甚至上升到美学亢奋的高度。而导演在处理他的杀人行凶过程时,要么是长镜头特写,要么是省略全过程,背后传达的震撼感,和想像余地的处理,让观众既怕又忍不住想看。那么不禁想问,这个杀人魔王,哪里来的杀人技?哪里来的高智商掩盖杀证据本事?他的生活简单到一无所有,究竟有没有这样的人?如果说骆闻和郭羽的恶有迹可循,而李丰田的恶,就像是大自然天生赋予的野性力量,甚至可谓是对人性之恶的天然惩罚。

  或许是为了服务犯罪片的设计,剧中的社会环境放在了东北,而不是原著中的浙江杭州。这里除了天寒地冻,就是脏话废话,还有黑社会以及小人物的蝇营狗苟,而我一直很纳闷,高智商实习律师,在这么一个老板都借高利贷东躲西藏的律所,受尽欺辱为何不换一个实习环境?这在江浙富硕地区简直难以想像,难道东北的就业环境恶劣如此,非得与挂相上的坏人为伍?人之恶,有些是被极端环境逼迫下的生存手段,剧中除了警察,出现的人大多受到环境逼迫,发达的人不是涉黑,就是出卖灵魂,难道是在暗示,东北的没落,某种程度上是因为人文环境的垮掉?即便是剧中正义的化身,那些警察,他们的办事效率显然也不够高效,当李丰田杀了高利贷老大,杀了爱多事的律师,杀了黑社会混混,他们毫无反应,或者干脆认为是出门或失踪。

  原著故事是发生在其他地方,艺术上让人有无限逼真感的《无证之罪》,只怕是让东北背了黑锅。

  文/程振伟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