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一饿治百病

2017-11-28 00:03:03 来源:红网 作者:曾德凤 编辑:夏熊飞

  现代都市人,除了桥洞下的流浪汉等,基本都已越过了温饱线。绝大部分人,不但越过了温饱线,要红烧肉红烧鱼打牙祭慰问慰问嘴巴,天天都可以的。偶尔山珍海味一回,也不在话下。

  这本是天大的好事,但好事有时也有副作用,那就是什么都能吃到了,却什么都食之无味了。这种食之无味症患者特别多。虽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可以不治,但若大批大批的人长久地食之无味,也辜负了食物,还是治一治的好。治这病,医生并不一定拿手,我倒是有一秘方,药到病除。什么秘方?此秘方曰饿。一个人,如果饿他三五天,一度遗失了的味觉便会不找自回。

  与食之无味症类似的还有厌食症,只是病情更为豪华一些。食之无味症见了食物只是味同嚼蜡提不起兴趣而已,而厌食症患者却变本加厉,不但提不起兴趣,而且厌恶得不行,就像反应特别凶猛的孕妇见了油腻的东西就肚里翻江倒海想一吐为快一样。治厌食症,也是饿。不过,饿的时间可能要更长一些,可以适当地饿他三五个月,更长一些时间也无妨。长久地饿,能把厌食症彻底搞定,见到餐桌都想咬的。长久地把自己的胃调整到杨白劳模式,那会饿得肚子贴着背脊骨,很难受的。不过,为了与厌食症一刀两断,忍一忍又算得了什么?

  食之无味症尤其是厌食症,反应在精神层面上,便又生成了一种新的疾病,那就是对进食缺乏幸福感病。这病症的药也是饿,但饿的时间可能要更长一些。经一饿再饿的残酷折磨,几乎把人折腾成饿死鬼,那糙米饭那卑贱的白菜、萝卜都成了海参、鲍鱼了,吃起来那个香呀,简直是冲天香气透长安,那幸福感自然便欣欣然回来了。

  由食之无味症、厌食症、缺乏幸福感症等演变而来的,便是对食物缺乏敬畏之心病。古人长期处于食物匮乏状态,对食物是怀有深深敬畏之心的,有诗为证: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不但古人对食物怀有深深的敬意,就连动物也是。松鼠大量囤积松子以备过冬,就是一例。而由于食物不再匮乏,人们对食物的敬畏之心,渐渐地淡薄了。大学食堂里大量丢弃的白面馒头、米饭等,就是对食物的大不敬的注脚。这种疑难杂症,处方也是一个字,饿。一饿再饿,危机感便回来了,危机感回来了,自然而然便产生了敬畏感,便不会对食物轻慢了。

  饿,还能治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即所谓的三高。三高的主要危害是谈虎色变的中风与心肌梗塞等。当下,我国成年人中,与三高不搭界的,打起灯笼都难找。三高统统中标的,不在少数,有其中两高的人遍地都是。人们因三高花费的医药费,恐怕堆起来高过喜马拉雅山。其实,一分钱都不要花的,大家半封锁嘴巴,经常饿一饿,便能轻而易举把三高踩在脚下。

  走在大街上,大腹便便一副官儿模样的人,比比皆是。肥胖带来的危险也显而易见。治肥胖的方法五花八门,最残酷的办法,便是把患者庞大如太平洋的胃切成跳蚤的胃。其实完全没有必要这样法西斯的,经常饿一饿便万事大吉了。饿的时间久了,别说把猪八戒饿成孙悟空,就是缩龙成寸都有可能的。

  饿还能治积食、胃胀等等。

  必须解释一下的是,这里所说的饿,不是粒米不进,视情况小猫一样优雅地进一点食还是可以的。如果有人误解了我的药方粒米不进,饿成了风中的芦苇,出了人命,那就麻烦了。我最怕麻烦。到时,别说我不肯担责枉为男子汉。

  文/曾德凤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