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一个老友

2018-01-20 00:05:11 来源:红网 作者:林春 编辑:王俞

  听说以前的老友要来县城,我很开心,毕竟已有两年未曾见面,于是,这天我早早地起床,穿上很久没穿的西装,把放在柜子里的皮鞋拿出来刷得光亮,穿着好之后对着镜子左看右看,穿上自己认为最满意的衣服上县城去了。

  到达县城之时,我打电话给老友,他说已经在车站,我顾不得形象,一路狂奔到车站,发现他正和他的几个朋友在聊天,于是,我悄悄站在了他的身边,他过了好一会儿才看见我,没有电视剧里面的热泪盈眶,也没有一个大大的熊抱,也没有握手,有的只是平淡的问候,这一刻,我怀疑了。

  老友和他的朋友在谈论如何赚钱,如何去拉生意,可惜这些我并不感兴趣,我就在旁边静静打量着老友,两年未见,他胖了,脸圆了,头发中竟然长出些许白发,眼角的皱纹很多,眼窝凹陷,但是手上却戴着一块不知名的手表,感觉很高级,穿着一身休闲装。看完老友,我又开始看老友的朋友,可能他那两个朋友发觉我在打量他们,看到我一个人在那插不上话,感觉到了我的尴尬,便建议找个地方坐一坐,于是,我便默默跟随他们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商店,坐下来慢慢聊天,服务员很热情,我们一坐下来就上来服务,可是老友的一个朋友说老婆要来得走了,另一个是推销保险的,他们聊的都是与钱有关的话题,这一刻,我再次产生了怀疑。

  于是,老友的一个朋友顺理成章地走了,只剩下我、老友、老友的另一个朋友,我们坐下来开始聊天。他那个从事保险的朋友一开口便问我从事什么职业,老友很大方地将我所有的底细交代得一干二净,就差拿户口簿来证明我是谁了,老友的朋友便开始跟我推销人寿保险,很热情,热情得让我有点害怕,但是,我们却聊得很和谐。我这时转过头,想找老友聊聊天,发觉他好忙,不时一个电话,不时又出去一下,这种状态持续了好几分钟才结束。老友进来时终于舒了口气,说哪个单子又怎么样,可惜外行的我只能无聊地看着眼前的冷饮,不停地搅拌着,而且我竟然在冷饮里发现了一个一毫米左右的小虫。

  我就静静地坐着,听着他们谈论着所谓的大生意。终于,老友将话题绕到我的身上,我当时还小小诧异了一会,他很平淡地问:“你要走教育这条路?”我说:“是的。”老友和他的朋友却忽然沉默了许久,老友忽然抬起头说:“教育穷啊。”我其实在和老友朋友聊天的时候,已经知道老友月工资过万,而我还是奋斗在底层的小人物,但是,我很快乐和自由。我知道老友是为我好,他也希望我有更好的发展。在他眼里,可能我的能力远不止如此,但是从事着自己喜欢的职业,我觉得这就够了。我们三个就这样没头没尾、东一句西一句地扯了半个小时。突然,老友起身说汽车要走了,于是,我们往汽车站走去,路上走得很慢。忽然,老友再次问我是否铁了心,我坚定地点了点头,然后老友没再说什么,只是深深叹了口气,左手搭在我的肩上轻轻地拍了下,老友的朋友也皱起了眉头,没再说话,我也皱起了眉头。这时,我竟然得到了片刻的安宁。

  上车前,老友一再告诫我,要我不要太单纯,多学人情世故。我理解老友的苦心,老友一再邀请我去他家玩,我都拒绝了,因为我感觉我们之间多了一丝陌生。终于,车发动了,老友走了,头也不回地上车了,剩下我和老友的朋友在车后面聊了几句,然后散了。

  多年未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感动,却多了一丝陌生,没有以前那种单纯的同学情,彼此却多了份讲不清的隔阂,也许这就是人生,这也就是生活的无奈。生活会让人变得陌生,我不喜欢老友拿着社会上那套来应对朋友,这样会显得很虚伪。也许两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每个人的追求不同,自然也会走上不同的道路。我想,我和老友下次的见面会遥遥无期。

  文/林春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