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竖刁曾经很吃得开

2018-04-09 00:14:34 来源:红网 作者:马良德 编辑:王俞

  竖刁本来身体各个零部件齐全,大概荷尔蒙也不少,但为了挤进齐桓公姜小白的“朋友圈”,一刀下去把下身那话儿给割掉了。能自行阉割,是个要命的狠角色,有广告词忽悠道“男人就该对自己狠点”,那是让你咬牙掏钱,狠狠地掏,只是把兜底掏漏了不过是月光族而已,不要命。竖刁的狠非彼狠,是心狠,人若太狠了,也便没了人性。易牙也没人性,齐桓公说没吃过人肉,易牙便把自己三岁的儿子给蒸了,齐桓公说这肉香嫩。管仲是明理人,早看到内里的玄机,“人情莫过爱其身者,竖刁不爱其身,岂能爱君乎?”告诫齐桓公远竖刁、易牙,但他哪里听得进去。人不作死就不能死,后来齐桓公患病,二人乘机作乱,可怜一代霸主被困饿而死,小人得志,一定有下三滥手段。

  有的人不理解小人为何总是下流无耻,岂不知,不下流不足以谄媚,不无耻不足以谗奸。竖刁与易牙,一个割己,一个烹子,要么有大欲望,要么有大阴谋,其实他俩盯上了齐国的王位。权力这东西有一种魔性,像瘾君子嗑的药,让许多人,以及貌似君子的人疯掉了,一茬又一茬的。

  但从另一个侧面看,做小人容易,但做名小人难。难就难在一要脸皮足够厚、诡计足够多、心足够狠手足够辣;二要绝顶地聪明,小聪明不足以成事,唯有大聪明才能混出个模样来,要懂得走旁门左道,或算计他人、暗里下黑手使绊子,或踩他人以高位,要善于耍手段,人前人后阴阳脸、事里事外两面三刀、台上台下两个人,大奸似忠;三要在关键时刻舍得付出,有大舍才有大得,竖刁、易牙深谙此道,于是割掉下身,于是活烹儿子。都说投资有风险,但无耻可以交易时尤能卖上大价钱,所以有人出卖灵魂,有人出卖肉体。

  古来从君王到官府多被竖刁似的小人所染指,自然出于小人的套路深所致,但根子却在君王们乐于被忽悠上,那个舒服。海瑞乃耿介之人,买了棺材后上书死谏,指责嘉靖皇帝崇信道士、亲昵后宫,“嘉靖者,言家家皆净无资产用也。”话尖酸刻薄,直冲嘉靖的肺管子,顿生杀念,转而将海瑞扔进监狱,嘉靖到死也没放他出来。而同朝为官的严嵩却是个“高人”,《明史》称其“惟一意媚上,窃权罔利。”把明朝折腾得元气大伤,但在嘉靖手下确是个大红人,红得发紫,一路吃得开,难怪后人将其列为明朝六大奸臣之一了。严嵩混官场的功夫似乎在竖刁之上,名副其实的名小人,他们拥据官场,一门心思琢磨弄权媚上,纵横捭阖,善于做局,即使最初打定“近君子,远小人”主意的人也难免不入其窠臼。

  以希进用而自宫由竖刁使,其后不绝,明宣德年间,金吾卫指挥同知傅广似乎看准了“商机”,也把下身那话儿割掉了。按说傅广已经官居三品,相当如今的部级干部,算得上高官了,仍贪恋高位而跟自己那话儿过不去,可见其一定是怀有某种非分之想的。不过,明宣宗非齐桓公,对此事不糊涂,将傅广下法司问罪。倒霉蛋傅广下身白挨了一刀,那话儿丢了,官也弄丢了,算是亏大了。

  人与人之间有太多的褶皱,藏得下兜兜转转故事,对于君子,你看到的是他的格局,对于小人,你看到的是他手腕的翻覆。几千年的宫廷、官场争斗,反复演绎着类似的情节剧。

  文/马良德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