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相煎何太急

2018-07-02 19:56:47 来源:红网 作者:刘吉同 编辑:田德政

  我住的小区附近有个马路市场,自由度很大,摊位大都是约定俗成。一次,一位卖水果的摊贩把电动三轮停到了一家饭馆门前一侧,片刻功夫里面便出来了人,勒令摊贩立即走开。还有一次,一位菜贩将三轮车停在了一家小超市窗户下,很快就被超市撵走了。摊贩之间为争摊位吵架甚至大打出手的,也不乏其例。每每看到这些,心里总有些“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这样做损人不利己。比如那两位小贩,他们的叫卖根本不影响饭馆和超市的生意,但为什么又要强行将其撵走呢?其一,这样做很安全。小商小贩多是社会最底层的人,卑微如尘土,不要说撵他们了,就是轮上两拳,多也只有白受。一次在小区内,一个已一把年纪的业主,手掂榔头追打一个拾破烂的,说是检了他家的纸箱。何以如此肆无忌惮?关键是打了这种人没有什么风险。其二,“损人为乐”作祟。我不能受益,但也不能让你沾光,自己的快乐基本上是建立在别人的受损之上。其三,能收获“英雄感”。上之那些被撵被打的人,假如有一定的身份和地位,“开小饭馆”的断不敢去喝斥他们,说不准还媚笑着上去套近乎呢?如今欺负一下他们,会产生一种“英雄感”,瞬时人会高大起来。其实,暴露的恰恰是内心的丑陋。见了羊像狼,见了狼像羊。

  开小饭馆的也好,卖水果的也罢,还有开小超市的,实际上都是草根族层的“命运共同体”。挣钱不容易,生活很艰辛,理应互相照顾、抱团取暖,但何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从远处讲,与历史遗传有关。鲁迅说:“自有历史以来,中国人是一向被同族和异族屠戮,奴隶,敲掠,刑辱,压迫下来的,非人类所能忍受的楚毒,也都身受过。”这段话告诉人们,异族也好,同族也罢,无论谁坐金銮殿,老百姓一是活得都不像人,当牛做马,横遭凌辱乃至杀戮。二是大都生活在饥饿、贫困和苦难之中,在死亡线上苦苦挣扎。世世代代生活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很不利于健康人格和崇高境界的成长和形成,相反,倒利于诸如自私、苟且、冷漠、麻木、刻薄乃至残暴等性格的疯长。在中国生活了五十多年的美国传教士明恩溥在民国初年说道:中国人缺乏同情心,“对别人的痛苦所表现出来的冷漠,是其他任何文明国家都无法比拟的”(文津出版社《中国人的素质》P157),话虽难听,但却并非无稽之谈。今天社会上普遍存在的“杀熟”和“互害”现象,正是这种历史遗传的继续和再版。

  从近处讲,是官本位崇拜的的结果。官本位崇拜原本是个“老古董”,但这些年又遇到了“大好时光”故而“茁壮成长”,很多人把做官和做大官视为终生追求,视为人生成功的最大乃至唯一的标志。国资委原主任、落马官员蒋洁敏更是放出豪言,“生进中南海,死入八宝山”。相反,却把理想、信念、正义、人格、良知乃至党纪国法扔到了一边。乌纱和权力到手之后,这些人的观念很快又“转变”了,正如鲁迅所言,“其所以要升官,只因为要发财,升官不过是一种发财的门径”。他们口口声声喊着忠于党忠于国家,实际上是借之包装自己,然后大肆捞钱捞色。中国一向有“以吏为师”的传统,“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孔子的话道出的正是这个道理。这些年,社会上盛行金钱崇拜,“万般皆下品,唯有金钱高”,为获利而不择手段,甚至铤而走险,伤天害理。上文的“相煎何太急”与之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与蒋洁敏们的“示范”和引导有着很大关系。每一个贪官,都是污染社会风气的一个“污染源”,他们为世风的堕落立下了“大功”。

  由此可见,要实现社会风气的根本好转,达到“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高质文明,看来必须从严治吏,认真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政治文明是一切文明的基础,否则一切都是白搭。“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不可能在乱世和衰世中实现。

  文/刘吉同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