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老爸不黑

2018-07-17 22:16:48 来源:红网 作者:夏元秀 编辑:田德政

  高考分数终于出来了,260分,看到这个结果,老爸没有像他曾说的那样,要是考不好就打死我。那是高考前一个月的事,他下班后突然来学校接我放晚自习,我又像平时一样,和一帮很“烂”的同学躲在学校的院墙边抽烟。他生气地将我的手臂拉得生疼,我甩掉他的手叫他滚,说他整天在外面花天酒地,凭什么管我?那晚,他的眼神很伤心很失望,而我却有一种报复后的快感。

  后来老爸突然变得很哥们,不仅请我吃麻辣小龙虾,而且还安慰我说,今年没考好,明年再来。我坚决地说不想复读,老妈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我,我安慰她说考不上大学我一样能挣钱养她。赶了几次招聘会无果后,我终于答应跟着爸去他们工地上做了一名保安,每天三个人24小时轮班。38度的高温,岗亭里却没有空调,电扇的风吹在脸上都是火辣辣的,那些高楼上的工人师傅更是如浴火般的煎熬。

  白天上班时间我很少看到老爸的影子。他是当官的,肯定在空调房里享福了。妈总是这样忧伤地说。

  偶尔看到他,也是在吃饭的时候。他没有像妈的说那样每天大鱼大肉、进出大小酒店,老爸和我们一样,吃着青菜淡饭,脸也和那些建筑师傅一样,晒得黑黝黝的。但妈说,爸那脸不是晒的,是天生的黑,和他的心一样黑。

  下夜班了,卧室里像着了火般的让我无法入眠。妈在电话里说,叫我去找爸,他的卧室里肯定有空调。

  我到处都没找到老爸,打电话也没人接。妈在电话里幽幽地说,她打电话爸也没接,不知又躲到哪里快活去了。

  为了如期交工,工地上的灯彻夜不眠,夜风仍是热的,工人师傅脸上的汗水并不比白天少。我看到了同乡李叔叔,他告诉我,我爸正在第五工地上抢修起重机。

  第五工地离我们有十几里路远,等我好不容易坐上一辆顺路的送货车到达时,已是凌晨四点。和我们工地的热火朝天相比,这里有一份难得的宁静。起重机上的灯光直冲云霄,老爸正和他的同事紧张地做着检修工作,汗水顺着他黑得发亮的脸不停地淌着,他没擦,没时间擦,因为“头儿”已一再催促,凌晨五点务必准时开工。

  工人已陆陆续续地来上班了,起重机仍没修好,几辆小车火急火燎地驰来,然后是爆跳如雷的骂娘声,老爸像没听到似的低着头忙碌。平时老妈埋怨他,他也是这样一声不吭。

  当妈又一次来电话抱怨说,她气得一夜未眠时,我用从没有过的慎重语气告诉她,老爸不接她的电话、不能每天晚上回去陪她、她上次病了没有回去照顾她,不是花天酒地去了,爸很忙,很累。他的脸是真的晒黑的,要不然,他被衣服挡住的部位怎么那么白?他每天都在七个工地间来回地巡逻,别人下班后他也不能休息。老总心情好时叫他一声“夏工”,心情差时叫他“老夏”,生气时就开始骂娘……

  六点,当火红的太阳将老爸的脸照得发着黑光的时候,起重机终于修好了。我去食堂帮老爸买了一份早点,这好像是我为老爸买的第一份早点吧?他低着头吃得很香,我突然发现老爸的头发白了好多,他理的是板寸头,一根根黑白相间的短发如一张辛酸的网,织得我心里的后悔如海浪般泛滥。假如高考那天我不是故意迟到让物理和数学失全分,老爸的白发或许会少很多吧?

  我对老爸说,我要辞职,我要复读,老爸笑了,笑得满脸的泪水。

  文/夏元秀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