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代写论文之祸,根不在论文

2018-07-23 22:14:20 来源:红网 作者:肖玮 编辑:张瑜 实习生 邓琛

  日前,教育部发文打击学位论文代写、买卖行为,这让大学生论文“掺水”的话题再度被聚焦。记者在某电商平台搜索“代写”,便自动联想出“代写专业伦文”。出现的店铺数量多达92页。虽价格不菲,但每家商铺的付款人数都基本过百甚至上千。(7月22日中国新闻网)

  大学“分手季”,也是“论文供需两旺季”。据媒体报道,早在2009年,武汉大学的一个调查研究显示,中国的论文代写市场就达到了10亿以上的规模。时隔几年,这事儿到底是淡而化之了还是愈演愈烈了?教育部刚印发的《关于严厉查处高等学校学位论文买卖、代写行为的通知》,大概既说明管理者的态度坚决,也说明论文买卖的交易猖獗。

  论文是学术界的硬通货。毕业升学要论文、职称晋升要论文、课题结项要论文……感觉论文就是一把尺子,衡量着一切领域内的学术研究水平。不过,时下高校论文买卖成风,这大概离不开三个原因:第一,学术风气败坏,学生有样学样。去年,国际科技出版商斯普林格(Springer)以涉嫌同行评议造假为由,集中撤销了中国作者发表在《肿瘤生物学》上的107篇文章,为学术诚信敲响了警钟。这些年,论文腐败已经成为中国学界的顽疾,高校固然是重灾区,其他领域恐怕也并不干净到哪儿去。

  第二,学校论文审查机制牛栏看猫,给了代写产业广阔市场。学生论文到底是不是自己写的?这个问题,在当下的高校还真是个头疼的问题。师生关系淡漠、教学关系稀疏,老师连学生的名字都叫不全,还指望对论文的水平“心中有数”?披露代写论文能蒙混过关,肇事学生固然需要责罚,指导老师可以安然无恙吗?

  再一个,就是论文代写产业火上浇油。电商上赤裸裸的“论文代写”招牌固然是少了,但隐晦的链接、暧昧的服务依然招摇过市,说好的企业社会责任呢、说好的关键词过滤机制呢?

  教育部这回祭出的撒手锏是蛮狠的:《通知》指出对参与购买、代写学位论文的学生,给予开除学籍处分。此外,参与代写论文学生的指导老师也将被连带追责。说实话,早该如此了。不过,谁来甄别论文代写行为呢?如果学生和老师在代写问题上形成某种利益默契,这个怪圈靠谁才能打破?别忘了,《普通高等学校学习管理规定》中早就规定,对以作弊等学术不端行为或者其他不当手段获得学历证书、学位证书的,学校应当依法予以撤销;对存在抄袭、篡改、伪造学位论文等严重学术不端行为或者参与代写论文、买卖论文的学生,学校可开除籍。换句话说,尚方宝剑不是没有,关键是何以奏效。新政一定比旧政好?别看广告,看疗效吧。

  更值得反思的是另一个问题:比如本科毕业,非要所有专业都靠论文玩通关吗?2016年,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从扩招前的不到10%跃升为42.7%。高等教育在变化、课程体系在变化,学位评定标准为什么就要一成不变呢?当然,即便要论文兜底,如果大学能够改善教学方法、提高教学质量,平时加强学生对于论文体系的研究与练习,区区一篇论文,又怎会到了毕业才叫人愁肠百结?

  论文之祸,根子恐怕并不在于论文之上。

  文/肖玮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