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卑鄙也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2018-07-24 21:58:55 来源:红网 作者:陈庆贵 编辑:王俞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是北岛诗歌代表作《回答》中的名句。其实,反观人类历史,卑鄙又何尝不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尽管,卑鄙或因为尊者讳暂且被屏蔽尘封,抑或未必能消减高尚者的高尚光坏,但卑鄙一定会被拾遗补记在世道人心的墓志铭上。

  纯粹意义上的高尚完人,大抵应当符合中国古人发明的两个标准。一个是《左传·襄公二十四年》提出的“三不朽”: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再一个是被哲学家冯友兰概括为“横渠四句”、北宋张载《横渠语录》中的名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说白了,两者强调的都是做人、做事、做学问臻达至境的完人标准。问题是,世上“人无完人,金无足赤”,尽管流传吾国史上符合“三不朽”标准者,只有孔子、王阳明和曾国藩(半个)“两个半人”之说,然而,这究竟只是一种说法罢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就像高尚未必会成为卑鄙者的墓志铭,但卑鄙一定会成为高尚者的墓志铭一样。对一些生前被加冕“伟大”桂冠的高尚人物而言,相对于其高尚,虽然在世时卑鄙瑕不掩瑜,大可不以一眚掩大德,甚可“四舍五入”忽略不计。然而,“人在做,天在看”,“上有天,下有地,头顶三尺有神明”,老天爷从不会因为被谁的高尚所遮蔽,而对其卑鄙哪怕只是白璧微瑕视而不见,而在墓志铭上选择记载为尊者讳。诚如鲁迅先生在杂文《死》中所写:“欧洲人临死时,往往有一种仪式,是请别人宽恕,自己也宽恕了别人。我的怨敌可谓多矣,倘有新式的人问起我来,怎么回答呢?我想了一想,决定的是:让他们怨恨去,我也一个都不宽恕。”历史的耻辱柱,对卑鄙者也是“一个都不宽恕”。

  国人耳熟能详的励志名言,譬如“知识就是力量”之类,不少出自费朗西斯·培根的“不朽”“立言”。作为世界近代哲学和近代科学的开山鼻祖,培根许多杰出思想彰显了新时代曙光,足以烛照百代彪炳千古。毋庸置疑,他是一个伟大的天才。然而,伟大与卑鄙非但从非水火不容,相反,二者常常眉来眼去暗中苟合。因为在世时德行瑕疵屁股未擦干净,培根被后人称为“伟大而卑鄙的天才”。他青年时为谋一宫廷职位,厚颜求人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为追求一位富有高贵的寡妇,竭力诋毁情敌;为邀宠女王,不惮以雄辩才华对挚友恩将仇报;为讨新国王赏识,竭尽阿谀奉承之能事;生活放浪形骸,日常挥霍无度,终因受贿而锒铛入狱……罗曼·罗兰说过:“真正的英雄不是永远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远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培根显然够不上“真正的英雄”。历史老人从来不会老眼昏花,也不会因为某人伟大而装驼鸟,“伟大而卑鄙的天才”,便是写在他墓志铭上的补笔。

  无独有偶,与培根堪称难兄难弟,牛顿也被后人称为“伟大而卑鄙的天才”。牛顿之伟大举世公认,有人认为,如果当时设诺贝尔奖,牛顿凭借万有引力定律、光学和化学之贡献,至少能得奖三次;另外,凭他在微积分上的造诣,起码还能得一次菲尔兹奖(数学最高奖)。然而,牛顿的成就贡献历来饱受史学家质疑。他最重要贡献乃发现万有引力定律,但史料佐证并非其一人功劳。胡克早于其前就发现了“引力大小与距离的平方成反比”现象,并帮助牛顿纠正错误概念。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牛顿不但否认曾得到胡帮助,还坚称自己早就证明定律。在《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一书中,胡提出承认自己优先发现定律,被牛顿以“万有引力完全是个人发现”拒绝,并将书中大多涉及胡的引用删除。牛顿因《原理》出版而声名鹊起,建树颇丰并被誉为“英国达尔文”的胡克却被打入冷宫。牛顿被指倾轧同行不止此例,后人在其墓志铭上插入一句“伟大而卑鄙的天才”,看来不算冤枉。

  唐太宗李世民有“盛世明君”光环,在位时开创过史上著名的“贞观之治”,为嗣后唐朝百余年盛世奠定了基础。判若两人的是,他也有过屠城记录,以及杀害兄弟、劫持父亲,篡夺皇位、纳弟媳为妃的不光彩历史。而且,这家伙“做秀”水准不在今人之下。史书记载,他杀死兄弟后见高祖,吮着高祖乳头大哭。还故意于史书留下一段故事,表示自己无权过问史书记录,正所谓“此地无银三百两”是也。无论此公墓志铭上的丰功伟绩有多大,“残忍、嗜杀、好色”的差评肯定无法格式化。

  文人,被誉为文化传承之使者,民族崛起之脊梁;当然,只有那些人文俱佳德艺双馨之人,才配享此誉。拥有双重人格,众前华丽篇章,人后寡廉鲜耻者,则另当别论。初唐诗人宋之问与陈子昂、李白、孟浩然、王维、贺知章等并称“仙宗十友”,被誉为律诗奠基人之一。作为诗人,宋少时即知名,“尤善五言诗,其时无能出其右者。”从《宋之问集》及《全唐诗》所收作品看,不乏“百尺无寸枝,一生自孤直”之类佳句。在做人上,他却因道德败坏、人格分裂、奴颜屈膝、恩将仇报“四宗罪”,留下了“史上最无耻、最龌龊、最卑鄙的文人”之骂名。朱熹不仅贵为宋朝著名思想家、教育家、哲学家和诗人,还是儒学集大成者。悲催的是,主张“存天理灭人欲”的朱公,自己却留下了不少桃色传言。《宋史》记载,南宋宁宗庆元二年,监察御史沈继祖上书弹劾朱言为伪道学,罗列十大罪状奏请处朱死罪,其中两条便是桃色新闻。朱在德行上苛求别人,自己却知行不一,墓志铭被添加“伪道学”,实乃自作自受。在那场史无前例的文化浩劫中,同为文化名人,有人面对迫害坚守气节,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有人卖身求荣告密陷害,让一世英名蒙羞抹黑;有人丧失学术良知和做人操守,沦为被后人质疑诟病的争议人物……某位集多“家”桂冠于一身的文化名人,曾被鲁迅骂为“才子加流氓”,不幸此骂一语成谶,骂语被永远定格在墓志铭上。

  “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对高尚者而言,卑鄙,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卑鄙,也不见得因为生前有多么高尚,而不被镌刻于身后墓志铭上。拿破仑开示:“从伟大到可笑只有一步之遥。”对“星粉”们而言,在潜规则泛滥盛产“两面人”的时代,无论如何,别被狂热盲从蒙蔽了“雪亮的眼睛”,从而在“集体无意识”中沦为无谓的“造神”“捧星”工具,甘当“皇帝的新装”的群众演员;对普罗众生而言,我们也许做不到高尚,但我们起码可以远离和拒绝卑鄙。

  文/陈庆贵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