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日子疯长》给这个时代的重新审视与凝望

2018-07-24 21:58:50 来源:红网 作者:李玥 编辑:王俞


  新闻链接:一个人的文艺复兴|龚曙光首部散文集《日子疯长》深圳首发

  相关书评:《日子疯长》:梦溪之梦 赤子长情

  相关书评:《日子疯长》:历史如海命如萍,日子疯长重千钧

  相关书评:《日子疯长》:乡愁是浓情的记忆和幽思

  相关书评:回归只为超越——龚曙光散文集《日子疯长》读后

  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乡下伢子立志誓要脱离乡土社会的低级平凡,跻身于繁华都市;记不清是什么时候,曾经熟悉的老屋瓦砾、羊肠青砖小道,或是颓败不堪或是被陌生的连排洋楼取缔;记不清什么时候,那些扛过了日军扫荡和文革考验的邻里长辈们,在小镇上悄然辞世。因为熟稔,我们很少回望、注视,只剩下感叹记忆中的乡土似曾熟悉却又模糊。翻开《日子疯长》的那一刹那,时空之门也随即被缓缓推开,那山、那水、那人一一跃然纸上霎时惊叹,我的故乡便与这书上的乡土人情一般模样。

  紫云英、野蔷薇满地满眼铺排而来;“红婆娘”“黄婆娘”在那早年间菜的地里镶嵌的如钻石一般;看似平淡无奇的打猪草活技,也让那个年代的少年们把玩得妙趣横生;夏季的浩瀚星空下以天为盖地为庐,却不曾想,一不留神便沾惹了虚无飘飘的晨露,只为坚守那份满载而归的喜悦。也正是那样一个贫瘠孱弱的年代,为了填满灶膛里一日三餐的柴火,孩子们逃过了看山人的围追堵截,却避不开脚底的荆棘,抵御不了压在稚嫩脊背上沉甸甸、锋利如刀如剑的茅草杆子,鲜血汩汩而出,钻心的疼,让少年往事多了几分血色和无奈。侵华日军的炮火下,祖父堰塘边的梨树却生长得格外苍劲有力。正是这样的乡土社会,人类生命的襁褓,社会发展的奠基石,终归是赋予了村里人向阳的乐观与豁达,同时也磨砺、锻造了人们顽强不屈的坚毅性格。

  梦溪古镇,看似是二十世纪乡土社会中平淡无奇的万千小镇之一,却让龚曙光这样一个在经济浪潮中泅渡二十余载的弄潮人,直至中年,仍不舍提笔追忆小镇野蛮人生、悲欢离合。细细品读之下,他笔墨之间敞露着的乡土赤子情怀让人豁然顿悟,

  十几个章节的散文集子,有梦溪小镇上的农舍、田埂、青山秀水的怡人景致,有对父母往事庄重而深情的回眸凝视,也有那些卑微到叫不上名字的贩街走卒,以及那个年代象征着文化人的下乡知青。共同谱写出动荡时局下小镇的贫瘠孱弱、封建守旧、冷血与激昂、猥琐与大义、含蓄而永恒的温情,交织在这一方乡土里,牵动着游子的心。没有太多过分修饰的华丽辞藻,有的只是低沉长吟,但也不乏浓墨重笔之处,每一个字眼里都饱含着游子那份已经根植于骨髓的乡土文化情怀。

  本书中最令人动容的是,小人物却有着令人折服的品质:桥底下的叫花子脱离了沿街乞讨的本性,转而自食其力帮助身为老师的父亲;出身卑微,连自己名字都写不全的韩麻子,却有着造福一方百姓的功勋政绩;看似羸弱的父亲,却有着“九条命”的顽韧,为之信仰的人生教条也是当今很多父母所不能企及的;美丽柔弱的母亲,敢于叫嚣背叛一种制度。读来之余,除了错愕与惊叹,似乎再无合适的字词可以描述得更加贴切。

  鲁迅笔下的《孔乙己》,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具有的个性特征和悲惨结局,折射出的是这个社会某些不光彩的本质,《日子疯长》中也可见斑驳。“三婶”的失贞因“三叔”的丑闻得以平衡、金伯好赖前几天才被众人托举得像受难活佛,后一秒竟被批斗成为反革命、财先生儿子成立开店却无辜被抄,个中缘由又有谁能说得清楚,也许只有当读者细细研读之后,才能领悟。

  合上这本书时,日子依旧在疯长。如此乡土小镇,写满了道德礼法、复杂人性、世事无常、悲喜人生,那些被忽略许久的父母亲人需要多加关注,重新审视、凝望。这也在告诫,珍惜当下富足生活感恩那乡土社会的凄美献祭。更是在警醒世人,不忘祖辈们世袭传承优秀乡土文化的本性。

  文/李玥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