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官不能“惯”

2018-08-04 20:02:23 来源:红网 作者:石飞 编辑:田德政

  儿提时代听过这么一则故事,一个刚满15岁的青年盗贼,因为抢劫杀人,被官府判了死罪。死刑犯在法场上向监斩官提出一个要求,希望临死之前能见上母亲一面。监斩官答应了他的要求。死刑犯见到母亲,恳请吮一口娘奶再上黄泉路。慈母爱儿,泪如雨下,便解开了怀。那青年盗贼竟然狠恶地一咬,咬掉了生母的乳头。原来,死刑犯幼年时,每偷一次人家的东西,母亲就夸奖他一次,他的盗窃恶习完全是母亲的夸奖声滋长成的。如果在他初染偷盗之始,其母亲能严加教训,怎会落个斩立决的下场。

  几十过去了,我对这个故事仍记忆犹新。我一直觉得那青年盗贼临死之前执意要惩罚其母的行为,不失为一种壮举,其警世作用昭然。由此我联想到了腐败和不正之风的问题。过去说,百姓是官吏衣食父母;而今说,干部是人民公仆。“儿女”“仆人”腐败了,恐怕“父母”“主人”难辞管教不严的责任。“干部腐败,百姓有责”之说,不无道理。一些地方少数干部之所以腐败严重,不正之风泛滥,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老百姓“惯”(迁就容忍)出来的。

  我有一位要好朋友,是个“地地道道”“货真价实”的廉政干部,多次荣获省市“廉政荣誉证书”。其人虽然在时髦实惠吃香喝辣的部门位居“一把手”,却在任8年干干净净。他曾给我讲过一段掏心窝子的话:“猫贪腥,人贪财,人猫同理,都是本性所致。问题是如何让猫不敢贪腥,让人不敢捞财。我没有捞,完全归功于群众瞅得紧。我们单位“刁民”多,我稍有“不轨”,就有人出来干预,要么当面质问,要么写人民来信告状。收人家两条“红塔山”被写过,造私房临时借用单位1吨水泥被写过,用公款招待被写过。“刁民”的监督告状,把我搞得胆小如鼠,不敢越雷池半步。”他说他诚心诚意地感谢单位里的“刁民”,若是没有这帮“刁民”看着瞅着,说不准早摔跟斗了。我还认识一位农村先进党支部书记,他也是这个观点。他说:“官要逼,我这个先进完全是村民逼出来的。每当我迈邪步踏歪道的时候,村民就出来‘闹’。村民一‘闹’,也就胡来不成了。”

  官不能“惯”,一“惯”就毁。在经济上,如果当官的一伸手,就有人捉,他哪里还腐败得成?在政治上,如果当官的稍一独断专行,就有人顶,他哪里还不民主得了?基层的小官如此,上层的大官也如此。反腐倡廉,政治民主,不能依赖官员们的“自律”来实现,“自律”是靠不住的。周永康、陈希同、薄熙来、陈良宇、成克杰、苏荣之流,在垮台之前,都自诩是“自律”的模范吗?

  西方哲人有句名言:“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一条万古不易的经验。”惟有约束可以抑制权力的滥用,一是法制的约束,二是组织的约束,三是群众的约束。不管是哪一级,领导层之外的人都可以称之为群众。相对于“官”来说,他们都是“民”。所不同的是,“民”的层次不同,有基层和上层之分罢了。国家兴衰,匹夫有责,对各级官员的约束就是这种“有责”的体现。事实证明:民逼官廉,民逼官清;民“惯”官腐,民“惯”官恶。贪官污吏最惧怕群众监督,他们把敢于起来抵制其不轨不法行为的群众诬蔑为“刁民”。恰恰是,哪里的“刁民”多,哪里的干部就相对的清正廉洁。党风社风民风的根本好转,共和国的民主富强,寄希望于国民素质的提高,少一些再少一些唯上唯官唯唯诺诺的懦民意识,多一些再多一些爱党爱国秉公仗义的“刁民”精神。愿所谓的“刁民”们,敢于善于依法行使公民的监督权力,约束监督各级官员兑现清正廉洁的承诺,当好人民公仆。

  当然,不管是在地方、基层,还是在高层,做“刁民”总是有风险的,被打击报复,往往难免,甚至需要付出牺牲。这种风险和牺牲,正是公民责任意识不可或缺的精神。没有这种精神,“国家兴衰,匹夫有责”也就免谈了。

  文/石飞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