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弱者的教养

2018-08-06 22:00:02 来源:红网 作者:曾德凤 编辑:王俞

  谈教养的文字,铺天盖地。不过,谈弱者的教养的文字,到挺难见到的,也算找到了一个非老生常谈的切入点。我为自己码字的老奸巨猾窃笑了。

  进城的农民工,大都可以归为弱者一类。他们先前在农村,随地谈个痰随手扔个果皮纸屑什么的,司空见惯。而到了城市,便不能这样司空见惯了。俗话说,入乡随俗。进入城市了,也应该入市随俗不随地吐痰随手扔果皮纸屑才好。要知道,假使进入城市的人都随地吐痰随手扔果皮纸屑的话,那环卫工人就是忙成了孙子,城市还会像垃圾场一样,臭气熏天的。那除了逐臭的苍蝇,跳蚤都会洁身自好一脸嫌弃逃之夭夭的,人就更不必说了。农民工才进城不懂规则偶尔犯规,那是习惯使然,不能说没有教养的,但在知道了规则之后,仍不思改正,一犯再犯,就不能说有教养了。

  老人大多也可以归入弱者一类。一些老人在某些场合,遇到不被尊重的现象,便奋起自卫,指责对方的不是。不能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这是对方没有教养的表现。而你把自己摆在与对方一个层次上,针尖对麦芒,也不能说很有教养。有教养的表现,应该是不以为意,把这看成是正宗的世态炎凉,很多老人都可能经历的。当下媒体所津津乐道的极少数老人在社会上的某些极不当行为,就更不是有教养的模板了。有人对此调侃说:这都怪坏人老了。够刻薄的了。

  贫困者也可以归类为弱者的。救助贫困者,是文明社会的文明之举。就贫困者来说,接受救助不是耻辱,除非那是嗟来之食,但认为这是天经地义,我穷我有理,你就得救助我,不思感恩,那就不能说有教养了。总盼着天上掉馅饼,不思如何自救,那也不能说有教养。贫困不是你的错,贫困而不思摆脱贫困,说不定就是你的不是了。

  乞丐,是最应该归入弱者一类的。不过,以赚钱为目的的职业乞丐除外。乞丐乞讨,也是有有教养与无教养之分的。乞丐在得到捐助时欠对方一声“谢谢”的现象,还是很普遍的。旧时的所谓强叫化,以种种手段强迫对方捐助,那就是极没有教养的表现了。强叫化现在已经是文物了,但相近的现象还没有绝迹,如一些乞丐聚集的场所,见一人对某个乞丐捐助了,乞丐们便一拥而上,围着讨要捐助,而对方没有一次捐助多个乞丐的心理准备,弄得挺为难的,再拿钱出来已不是愉快的捐助而是无可奈何的了难。乞丐的这一行为,很令人头疼的。

  一些弱者,有经常抱怨的毛病。好像他们的肚子里藏的不是肝胆脾胰肠子什么的,而是一肚子的抱怨。跟这样的人在一起,乐观如李白者,久而久之,也可能牢骚疯长,一如牢骚之王屈原老先生。而屈原老先生有把牢骚化为千古绝唱的本领,他们却没有。他们的本事,是污染自己也污染了周围的人。人之所以抱怨,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是个体不能应付存在的现象与状况后的一种情绪表现,经常抱怨的后果,于个人来说,就是进一步加重了自己的无能感;于社会来说,添加了负能量。一味地抱怨,做一个彻头彻尾的怨男或者怨妇,是不是也失了教养?

  一些弱者,在外面受了气,不敢怎么地,回家却把一肚子气撒在妻子或者丈夫的身上。他们把对方当成了出气筒,并期望对方能统统包容,毫无怨言。他们没有想到,对方也是人,也需要起码的尊重。对方如果是受虐机器人就好了,但不可能是。他们的行为也太熊包了。从教养方面来说,也是差评到南极北极。

  还有,一些弱者喜欢学阿Q,欺侮比自己更弱的人。这可能是出于规避风险的本能。因为如果去惹比自己强甚至强很多的人,是没有好果子吃的,而欺侮比自己更弱的人,则没有多少风险。这种人,已接近于癌化,对他们谈教养,怕是对牛弹琴。不知老师的鼻祖孔子赤膊上阵的话,有没有能耐教导得他们有教养起来?

  文/曾德凤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