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造福一方”与急功近利

2018-08-08 23:14:05 来源:红网 作者:石飞 编辑:张瑜 实习生 邓琛

  西汉思想家、政治家、哲学家董仲舒(公元前179年-前104年)有句名言:“仁人者正其道不谋其利,修其理不急其功。”(董仲舒:《春秋繁露·对胶西王》)意思是,贤明之士,应当遵循正道,不应急于取利;应当恪守理性,不应急于求成。反言之,急于取利者,多走邪道;急于求成者,多悖理性。然而,在董仲舒死了2120多年之后,一些地方“大员”却不懂这个道理,偏要“急功近利”。

  对一个地区来说,特别是贫困地区、欠发达地区,全面“脱贫”,实现“小康”和“富裕”,实在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不可能立竿见影,需要一个实事求是脚踏实地苦干实干拼搏奋斗阶段,发展工业需要一个过程,发展农业也需要一个过程。一个“长”,想在一个县一个乡乃至一个搞出像模像样(休说卓著显赫),真的而不是假的,实的而不是虚的政绩来,没有三年五载的艰苦努力,可能性是不大的。一贫困地区,一年半载就实现了“全面脱贫达小康”,只能是牛皮胡吹,天方夜谭,鬼都不相信。

  然而,有些地方“大员”就是受不了、耐不住、等不迭这个“过程”。人生苦短,仕途有限,咋能经得起三年五载之泡?一年两载也难熬!他们心急如焚,急于造形象,急于出政绩,急于扬名声,急于要弄出个“新天地”来供上司观赏,以便攫取政治资本,赚得更大的乌纱。不“急功近利”行吗?于是就把共产党的宗旨,就把国家的法规政策,就把人民的利益统统抛到脑后,就不顾老百姓死活(有的一年搞几次集资捐款,不惜把老百姓的腰带紧了再紧,把老百姓的口袋翻了再翻)地大搞所谓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前些时候,某贫困县的一位朋友来函,说他们那里有两座县城,一旧一新。新城是县委新班子在一年之内造成的,街道宽阔平坦,楼房漂亮时尚。遗憾的是,营业楼无人租赁,居民楼无人购买,一年到头唱“空城计”,数亿元投资换来个巨大的包袱。老百姓的顺口溜说,“县太爷真是能,一年造起一座城。不图效益图‘好看’,有了‘政绩’能升官。为的就是往上爬,哪管百姓骂爹妈。”后来,上级来视察看了新城,果然认为政绩斐然,真的就把县里党政两个“一把手”提拔走了。他们人是走了,“包袱”和骂名却一直留着。

  “急功近利”的鬼把戏,往往成了开启仕途之门的“金钥匙”(神奇速效),所以就激励更多的官迷争相殚精竭虑地盘算演绎五花八门的所谓“形象工程”“政绩工程”。此等丑闻,新闻媒体时有曝光,新华社曾经披露两起,一是江苏淮阴市清浦区,在宁连公路两侧搞大农业示范带,好好端端的蔬菜园被废,建什么千亩“天下第一花卉园”。结果,只搞四五百亩就宣告流产,圈地、造门、搭花架,耗资数百万,什么示范作用也没有起。一是皖北某县在合肥至阜阳公路旁搞农民新居示范点,一排10多幢,清一色的欧式两层别墅,彩瓦屋顶,铝合金门窗。对此,农民兄弟一肚子埋怨、不乐意,原有住房好好的硬被扒掉,别墅豪华交不起房费,农具家什没法放。既然农民兄弟反对,何必非要盖?关键是地方“主宰”“急功近利”的思想作祟,想要以此去标榜炫耀“政绩”。

  在“急功近利”的地方“主宰”中,不乏见钱眼开的贪赃之徒。他们在捣弄所谓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的同时,大搞权钱交易,疯狂攫敛钱财。此类案例不少,且说个陈旧的。沈阳市原市长慕绥新置全市60多万下岗工人、60多万离退休人员的艰难处境于不顾,上任伊始便大搞“形象工程”建设,修百里环城公路,造百里环城水上带状公园,以及交通主干道、立交桥、广场、草坪等等一大批项目。“急功近利”的“大手笔”,不仅使他成为舆论关注焦点,还荣获了联合国“人居奖”。与此同时,他通过给房地产商违规批准项目、违规减免税费,进行权钱交易,大肆收受贿金,数额特别巨大,被依法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许多地方官员经常吆喝:“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要真想“造福一方”,就不能“急功近利”。“急功近利”那套鬼八卦、花花绕,只会恼民、殃民、伤民、害民,遭民唾骂。所以,是“急功近利”,搞所谓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还是扑下身子,沉下去,给老百姓办实事,办好事,是衡量一级党委、政府是否真正树立“人民至上”的标志。

  文/石飞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