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想起了那位有形有款的意大利司机

2018-08-22 22:41:59 来源:红网 作者:易国祥 编辑:王俞

  从杭州来湖北湖南5日游的一对老年夫妇,通过一封感谢信,在今天的《长江日报》上讲述了这一趟温馨之旅,向读者推介了一名服务堪比航空标准的旅游大巴司机“旺旺”。

  读着这名司机平凡而又感人的事迹,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今年上半年到欧洲旅行,想起那位陪伴了我们十多天的意大利老司机,他有形有款,完全不像司机;他的故事,也出乎我们所料。

  如果他不是坐在驾驶室,手握方向盘,我首先想到的是维也纳金色大厅里,那气势恢宏的乐团前面的音乐指挥。一头黑白相间梳向侧后的卷发,一袭燕尾服式的上装和牛仔长裤,一格子衬衣系着品牌级领带,最主要的是那1米8以上的挺拔身材,和那欧洲男人不苟言笑的正经脸庞。如果他穿着粗粝一点,我就会把他同古罗马武士联系起来。

  是的,他就是罗马人,50多岁。祖上是不是罗马武士我就不得而知了。同行的中国全陪女导游介绍的什么名字,估计没有一个游客记着,我以貌取名,认他为“酷男”。介绍之后,我们照例是给予掌声,希望他一路上能够配合导游,给我们带来安全和便利。

  出国旅行,几乎每个人都有一个中大号的行李箱,每次出发,需要逐个码放在大巴车底部的储藏间里,大家初次在一个团队,其中有些年轻人或者男士,就主动把身边大的行李箱送到里面去,其中不乏有人想减轻一点司机的劳累,没想到,“酷男”把一个个放进去的箱子,不太耐烦地统统拉出来,然后自己再一个个摆进去。大家一时不解,旁边的导游说,码放和取出行李箱,在欧洲是司机的事,大家别动手。尽管“酷男”的动作有些粗暴,我们还是朝好的方面去理解。我呢,也算长个见识,国内国外有别,别自作多情了。

  后来,长了见识的我们,就把行李箱放在那,等他一个人去弄。但还是有好心的人把放得比较远的箱子提到“酷男”伸手接得到的地方,算是给他递一递,没想到,他每次都粗暴地用手将递上来的箱子使劲地拍打到地上。有人当时就火了,“你不让我们递给你,好好说不行吗?”发怒的人此时忘了,他根本听不懂你说的什么意思。

  后来,大家就眼睁睁地看着“酷男”,一个人上装下卸行李箱,也看着他把一些小的行李箱直接往大的行李箱上扔过去,那就是我们常说的“野蛮装卸”。随行的中国导游看到游客心生不满的表情,只好劝慰大家,这司机脾气不大好,请大家原谅哈。导游的劝导我们懂,别把他搞恼了,在路上开车撒野,那可就掉得大了。

  在国内旅行,旅客与司机也交流不多。在国外,语言不通,全车人与这位意大利司机就根本谈不上交流。可是由于这家伙长着一幅欧洲人高傲的脸,可以说,他与大家连眼神都没有“确认”过一次,这与我们在欧美一些公共场合,看到的并不熟悉的对方,往往会主动与我们打招呼表达友善完全不同。

  离开意大利,往北走,天气渐冷,记得在开往法国的一个服务区里停车稍事休息,我想从箱子里取件衣服添在身上,一来语言不通不好交流,二来这家伙那盛气凌人的样子,我只好请导游跟“酷男”说一声,我要从箱子里取件衣服,没想到,导游也觉得为难。导游借此向我们普及知识,欧洲的司机比中国的司机更讲“规矩”,不该做的,你要他做了,是要收费的;该做的,一般他也不含糊。言下之意,找欧洲司机帮忙或者方便,对不起,不好商量。

  那就算了呗。没想到,在离开法国到德国法兰克福的路上,“酷男”通过导游跟我们游客商量起来。她说,司机要绕道到卢森堡去加个油,理由是,在计划线路上的比利时加油,价格是1.6欧元,而绕行到卢森堡加油,则只要1.1欧元。中国游客都理解,司机赚钱也不容易,虽然大家对“酷男”并无好感,但没有一个人提出反对。

  开了好长时间,终于到了卢森堡的一个加油站,“酷男”不仅让大巴饱饱地喝足了一肚子油,他还从后备箱取出一个大号白色塑料桶,又灌得满满的。

  等到我们赶到德国的法兰克福,已经是下午5点多钟,而旅游行程安排,应该是赶到这里吃中饭,至少整个下午应该是团队的游览时间。为了成全“酷男”贪这个便宜,他至少浪费了我们3个小时。而“酷男”不仅买到了可观的便宜油,而且免除了直达路线的高速费用。这家伙原来跟我们中国人一样精啊。

  到了行程后期,对“酷男”,团队有些敬畏的眼神开始变得有些不屑,大家开始议论起这个意大利司机。有个同行的男游客告诉我,在一处临时停车的地方,当导游带领众多旅客去上收费厕所时(欧洲公共场所和景区厕所都收费)时,这家伙找到一树林草丛中,乘人不备,脱下裤子,就地方便,恰好被没有上厕所的这名男游客看到。

  行程就要结束时,导游还是提醒自己的同胞,欧洲人习惯于给小费。不管“酷男”如果对大家不友好,有些行为怎样龌龊,但毕竟保证了大家的安全,一路上倒是没出什么大的险情,基于此,还是有不少人在取完行李时,给了“酷男”多少不一的小费。

  从递小费的人的表情来看,仪式大于内涵。但此时的“酷男”,在伸出双手接小费的同时,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并不灿烂的笑容,也许,他已经感觉到手中接到的小费并没有多少份量吧。我当时想,他会嫌少了么?他在意在我们心目中的分量么?

  那位杭州老年夫妇通过一封信,表扬了一个人,光荣了一座城。我的这段回忆,却不代表我对整个欧洲形象的否认。因为那里毕竟是很多不同的国家,有着不同的历史文化,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任何地方都有左中右。“酷男”打破了我们对欧美人笼统盲目崇拜的定势,和完美无缺的期待,就像我们在巴黎大街上时刻牢记出国前导游的嘱托,不闯红灯,而在我们的眼皮底下,那些金发碧眼高个的欧洲人,大大方方,无所顾忌地闯红灯,这也是初次旅欧的一种收获吧。

  好在我赴欧洲之前,浏览过几本关于欧洲的书,其中有本书就讲到,地中海地区的审美观——外表比其他一切都重要。全陪导游也当着“酷男”(反正他也听不懂),侃过那个法国英国和德国都瞧不起意大利人的段子(原话不记得了),她似乎为我们认识这个罗马司机作了铺垫。

  罗马虽然有着辉煌的帝国史,但它的正史就自称狼就是自己的祖先,并且罗马本身就是一个由逃亡者组成的城邦,不缺人渣。但丁的《神曲》就有阿雷佐人是狗,佛罗伦萨人是狼,比萨人是狐狸的说法。经过希腊文明的哺育薰陶和耳濡目染,整个罗马及意大利肯定随时代发展会进步会文明,而“酷男”就权当是一个返祖的另类吧。

  文/易国祥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