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号贩子转战APP”监管措施必须跟上

2018-09-11 22:41:19 来源:红网 作者:丁家发 编辑:田德政

  知名大医院一号难求,已成共识,而众多“号贩子”哄抢号源牟利,更加剧了患者就医难度和就医成本。北京卫生部门近年也推出“非急诊全面预约”挂号改革“新政”,拉开了“PK”黄牛党的序幕,患者可通过“京医通”微信、自助挂号机、电话等多渠道,实名预约7天内号源。但在挂号改革“新政”之下,仍存一号难求,除了求医者数量庞大之外,“与时俱进”的号贩子也转战到挂号移动终端抢号,各种挂号APP平台也随之诞生。(9月10日《新京报》)

  在优质医疗资源较为集中的北京,每天都在上演着医院、患者与号贩子之间的博弈,北京卫生部门近年来通过微信、自助挂号机、电话等多种渠道方便患者预约挂号,以遏制号贩子抢号加价牟取不法利益,然而,号贩子却“与时俱进”转战APP,摇身一变成了所谓的“就医助理”继续赚取暴利。笔者认为,打击APP号贩子监管部门必须快速跟上,卫生、网络监管等部门应采取有效措施,斩断其在网络上的“黑手”,才能充分保护广大患者的合法权益不受损害。

  据“北京挂号网”APP显示,其可提供北京212家医院的代挂号服务,患者在此下单付款后,“就医助理”便可在“优医岛”平台上抢单。一边是患者下单预约挂号,一边是号贩子接单代挂,号贩子和平台基于“互联网+炒号”并平分暴利。一名资深号贩称,除了在医院放号时段替人抢号,他们还自己挂号抢占号源,在APP平台上找到买主后,退号又立即刷新,用真实患者的身份信息重新预约抢号,“这一招屡试不爽”。

  或许有人感到疑惑,患者有那么多的渠道来预约挂号,为什么还要选择多花数百元“服务费”找号贩子买号呢?背后原因却令人心酸,许多患者不远千里来北京看病,都希望能早一点看上病、挂上专家号,但面对各种渠道预约挂号早已“挂满”的情况,与其天天等着能不能抢到号还是一个未知数,还不如通过APP花钱找号贩子“可靠”。而号贩子有“屯号”或通过一些“技术手段”,能很快为有需求的患者挂上号。在如此现状之下,卫生等部门的各种防范和打击号贩子措施也就形同虚设了,号贩子转战APP后很快就形成了“供需两旺”现象,号贩子和APP平台则从患者身上大发不义之财。

  其实,号贩子霸占医院号源,严重侵害患者正常挂号的合法权益,增加了患者的经济负担,必须予以坚决遏制和严厉打击。原卫生部、公安部《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通告》中明文规定,倒卖医疗机构挂号凭证的,由公安机关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予以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因而,在公安等司法部门严厉打击和惩罚号贩子的同时,针对号贩子转战APP更加隐蔽的新情况,监管部门不能仍用原先的思维和措施来整治,必须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一方面,在实名挂号的基础上,增加患者指纹、脸纹等识别信息,以防止号贩子“占坑屯号”和代为挂号;另一方面,对医院放号的具体时段要向广大患者公告,对退号采取随机延时放号的措施,不给号贩子“同步退抢挂号”可乘之机。这样,将能最大限度保证挂号与患者本人信息一致,让号贩子无计可施、无利可图。

  此外,APP平台也有审查和监管的责任与义务,一旦发现有号贩子借助平台从事违法行为时,应及时采取屏蔽、删除、下架等措施,将号贩子拒之平台外;如果APP平台和号贩子“同流合污”勾结参与倒号并平分暴利,显然属于共同违法行为。对此,网络监管等部门要加强对APP平台的日常监管工作,如发现APP有违规违法行为,应依法予以严厉查处直至关闭,并严肃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进一步增加不法人员的违法成本,从而敦促APP平台能严格自律,在国家法律法规允许范围内合法运营。

  简而言之,打击转移“阵地”的号贩子,卫生、监管等部门必须与时俱进跟上,及时采取相应措施予以迎头痛击,才能有效遏制倒号等损害患者合法权益的不法行为。

  文/丁家发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