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单田芳之后再无评书

2018-09-12 21:32:31 来源:红网 作者:崔书君 编辑:田德政

  2018年9月11日,下午,我正在电脑前,边工作边听着单田芳的评书《千古功臣张学良》,单老当年录制完这部评书,当时张学良还未逝世,评书的最后一句话是:祝愿张学良将军永远健康长寿。2001年张学良逝世,享年101岁。这时我的电脑新闻弹窗出现:11日下午3点30分,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世,享年84岁。这是距离9月18日“九一八事变”纪念日还有一周的时间。

  单田芳陪伴我的整个少年时代青年时代之类的回忆,不再赘述,“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的由来。笔者用十六个字评价单老的一生:雅俗共赏,老少皆宜,永不过时,后无来者。看到这里,各位先不要急着批评,这四句评语实在普通,没有什么新鲜的。是的,这四句评语实在简单,并不是我的“原创”,而且这样的评语属于比较大众性的,通用性的,敷衍性的,如果评价一个人的艺术水平时,十有八九会想到这样的“水词儿”。但是,实际上能有几人真正做到?且听我细细道来:

  雅俗共赏。都说“雅中有俗,俗中有雅”,都说“大俗才能大雅”,很多艺术家也是这么追求的,可实际做到却很难。赵本山、郭德纲,不用多说,都是小品界、相声界的顶尖人物,很多人喜欢,也有很多人批评。马季、姜昆,这样的主流歌颂型人物,也有人赞有人骂。只有,单田芳的评书,那才真正的雅俗共赏,一张嘴说出各种人物,各种历史,各种故事,有“千古功臣张学良”,也有“细脖大头鬼房书安”,有正史,也有野史。你听到过大学教授骂赵本山丑化农民,你听到过主流相声界批郭德纲的相声三俗,可是你听谁说过单田芳的评书俗?本来就很俗,却没人敢说俗。交大博士敢提倡“公式相声”,你问他敢说“公式评书”吗?反倒常见百家讲坛的讲师用评书化的方式讲课。

  老少皆宜。“老少皆宜”这个词比“雅俗共赏”还要水,听到的更多,但实际上更难做到。雅俗共赏虽然难,但也可以适当做到,在一个人身上,有时可以雅,有时可以俗。白天西装革履,晚上睡衣短裤,温泉泳装露背,澡堂全部脱光,这是每个人都可以接受的。但是,老少皆宜实在难做到,因为人可以有意去雅,可以有意去俗,主观想做就能做到。但是老少年龄差异是客观的。不同年龄段的人,认知经历不一样,学历文化也不一样,小孩子笑点低,就是因为他幼稚,你逗一个小孩子哈哈大笑,只要做个鬼脸就可以,甚至吐个舌头就可以,但是你对成人可以吗?反过来,成人能听得懂的,小孩子都不知道在说什么。同是一个年龄段的,文化水平不一样,自然有听懂有不懂的,博士的相声只能大学以上学历能听懂,这话虽然居傲临下,但也是事实。可是,单田芳的评书,那真就是下至小学生,上到老年人,无论有无文化,都能听懂,而且都喜欢听。大头儿子的动画片,只能小孩子爱看,大人感到幼稚,可是大头鬼房书安,大人就爱听。小学生互相起外号,说他叫“臭豆腐”,小学生哈哈大笑,但老师听了一点不可笑,还严肃的说,不许给同学起外号,可是臭豆腐冯渊,单老起个外号,大人小孩都爱听。开封二坏大头鬼房书安和臭豆腐冯渊,那不就是评书里的熊大熊二吗?如果说武侠小说是“成人童话”,那单老的评书就是“成人动画片”。

  永不过时。曲艺艺术有个特点,歌曲戏曲,如果喜欢的话,百听不厌,可以反复听,君不见有的歌星一首歌唱一辈子?但是,相声小品这样的语言类艺术,一般听过一遍或者几遍之后就不爱看了,不是不喜欢,而是听完内容,知道了包袱笑料,就没有兴趣了。哪怕侯宝林、马三立那样的大师,也做不到让人百听不厌。但是,单田芳的评书就能做到,多少年前听过的,现在仍然爱听。这除了评书的特点,本来就是讲历史,而历史是永远不过时的,反倒过时了才能成为历史,另一方面就是单老的个人魅力了。把历史上的故事,讲得像今天发生在身边的事,把今天身边的事,讲得像历史上的故事。

  后无来者。请注意,我并没有用完整的八个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来评价单老。因为前一句“前无古人”固然也很难,但毕竟在客观上很多人做到,只要你是第一个做某件前人没做过的事情的,或者你是第一个在某件事情上做得比别人好的,那你就算前无古人,这是自己努力就可以做到的。但是,“后无来者”却不是自己可控的,除了自己的努力之外,还因为时代的变迁,行业的没落,后人的丢弃。评书毕竟是一门有局限性的艺术,除了真正爱好之外,现在还会特意去听的,可能除了司机,就是盲人了。

  我想说:单田芳之后再无评书。我无意去贬低其他的评书大师,别人的评书我也或多或少听过,袁、刘、田等大师的作品我也有喜欢的。但我认为,只有单田芳才能全面代表评书,才能叫普及评书,而且单老的评书数量之多,范围之广,是任何评书大师都不能比及的。在武侠小说界,有人喜欢金庸,有人喜欢古龙,有人说金庸武侠作品少,那是只写精品,是好事,古龙的作品固然也好,但有点多,就有滥的了。但也有人说,古龙那样多产作家,才让人看得过瘾,对得起喜欢他的人,而金庸作品少,还反复修改,没有必要,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多写点新作品,让读者过过瘾。而单田芳的作品多,精品又多,几乎个个是精品,这才是最难做到。

  单田芳逝世了,不会有新作品了。但值得欣慰的是,单老用一辈子说评书,他的评书足够每个人听一辈子,这就够了。

  单田芳逝世了,不,是评书逝世了。

  文/崔书君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