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韭菜烧鱼

2018-09-29 21:57:45 来源:红网 作者:氕氘氚 编辑:田德政

  我不是一个太挑食的人,却从不爱吃韭菜。我喜欢吃鱼,然而我吃过做得最好的鱼,却恰好是一道韭菜烧鱼。

  那年的我约摸七八岁吧,事情过去得太久太久,早已记不得自己当时确切的年龄。然而,却清晰地记得那是一个刚入初秋的夜晚,我和母亲正预备做晚饭,突然,屋外呼啸的狂风刮倒了村口那根原本就身量纤细的电线杆,原本星星点点的村庄也霎时间变得漆黑一片。村里依旧很安静,并没有因为突然断电而变得喧哗热闹起来,除了远处偶来传来的几声犬吠,再没有多余的声音。

  母亲从柜子里拿出蜡烛麻利地点上,笑眯眯地说:“看来咱娘俩今天要来一回烛光晚餐了。”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望着菜板上已经用料腌好的鱼,心中愉悦并未因停电而减少半分。母亲转身从碗柜里端出白日里买好的豆腐,却突然皱了眉,原来,是瓷碗里的豆腐有些变味了。那个时候家里还没有冰箱,所有的食物都没有办法很好地冷藏,初秋的白日,日头还有些大,所以早上买的豆腐,到了晚上就有些变味了。

  本来计划的家常豆腐鱼,却突然没了豆腐,这可如何是好?母亲犹豫着问:“要不……咱们换成韭菜?”一想起韭菜奇怪的味道,我嘴巴一下翘得老高:“妈,我不要吃韭菜!”“到时候你吃鱼就好了呀,为什么要吃韭菜?而且我保证没有怪味,好不好?”我偏着头将信将疑地问:“真的吗?”母亲肯定地点点头。我斜着眼答道:“那好吧,我就姑且相信你一次……”母亲用手指戳了一下我的额头,笑骂道:“你个小磨人精!”

  很快,母亲摸黑从屋外割回一把韭菜,仔细洗净,切好。开始煮鱼了。我撑着下巴坐在灶台前,一边添着柴火,一边摇头晃脑背诵第二天老师要检查的课文给母亲听。母亲轻手轻脚把鱼放到锅里,生怕锅里的汤汁溅起来烫着我,听我口齿清晰地背着课文,偶尔抬头笑吟吟的看一看我。锅里渐渐飘起一层白色的雾气,屋里逐渐弥漫的鱼香新鲜得让人稍稍有些发晕。而隔着一片雾气的母亲,笑容是那样的温和。记忆里的母亲,总是这样温和。

  鱼熟的很快。母亲利索的铲起来,笑道:“开饭!”望着桌上被韭菜“污染”过但依旧喷香的鱼,我谨慎得夹起一块肉,嫌弃的挑掉上面的韭菜。然而,入口的鱼肉却出乎意料的又嫩又滑又鲜,还有点微微的辣,浓郁的滋味瞬间在舌尖开出一朵花。母亲看着我,烛光里的眼睛晶亮晶亮的,“怎么样?没骗你吧。”我小鸡啄米式的点了点头。

  后来,独自在外求学,工作,却再也没有吃过味道那么好的鱼,也自己尝试做过韭菜烧鱼,却始终不是印象中的美味,我依旧讨厌韭菜的味道。

  而今,我早已不是当年灶台前梳着双马尾的小姑娘,母亲的眼角也多了数不清的皱纹。然而时隔多年,那个充满鱼香的夜晚和母亲温和的模样,却在我脑海里越发清晰。突然想起今年中秋前母亲打来的电话:“嘿,伙计,家里的桂花开了。”电话这头的我听着母亲欣喜的声音,鼻尖也仿佛闻到了桂花的香气。这桂花还是我小时候种的,那会儿它才和幼年的我一般高,如今,已亭亭如盖了。

  文/氕氘氚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