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警惕少数高校教师“职权霸权化”之弊

2018-10-22 22:25:20 来源:红网 作者:肖玮 编辑:田德政

  ——本文系红网第四届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参赛作品

  近日,川大某学生因家人去世向老师请假被拒。隔天,该老师在全年级合唱课上公开拿该生隐私做例,并表示:“如果这学期你家里面有四个人去世,那么不好意思,我这门课,你只能重修”。目前,该老师已被严肃批评,并主动与学生及其家长联系沟通、表达歉意。(10月21日新京报新媒体)

  没有人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孝老敬亲,人伦之常。当事老师不仅不批丧假,还在“家里面四个人去世”这种诅咒式演绎上做文章,已经僭越了“毒舌”的底线,而成为霸权式冷血的样板。如此“三观”、如此“师威”,是一晚上“严肃批评”就能立地成佛的吗?

  我想这个问题的答案不太乐观。历史早就反复证明,当个人私德成为公共事件的时候,道德诘责最是大而无当的。换句话说,学生丧假被拒仅仅是个道德问题吗?亦有人说,敢管敢较真的高校老师是为珍宝,舆论实在没必要在这个倒霉的老师头上踩一脚。这种捣糨糊的辩证法,其实不过是不分青红皂白地诡辩罢了。“敢管敢较真”的前提是依法依规,不然,凶蛮的霸道总裁式老师岂非要成了“双一流”高校的标配吗?

  “你可以回去,必须回去,那是你的职责。你没来上课,我要扣分,那是我的职责”。抛开语言文字上的语病分析,这里其实还有两重深层次的隐喻:第一,我的地盘我做主。让不让你通过、遵循怎样的规则,一切都在“我的职责”里。这个“我的职责”,就像电信运营商在花式套餐上的“最终解释权”一样,是可以自由演绎的、是格式合同的。第二,你没有商量的余地。除了接受、只能接受,这种绝对化的自信背后,是学生请假权救济通道的缺失。说得再直白一些,他不准你假,你又能奈之若何?若非媒体“好事”与舆情鼎沸,这“扣分”的定论还有一丝半毫反转的余地吗?

  这是最叫人绝望的现实:学生请个丧假,竟然也要动用舆情资源,而不是基于权责对等的师生关系。遗憾的是,此事并非孤例:2016年11月,青岛大学生于某因姥姥病重请假,被老师回应“你姥姥任何情况下都得支持你学习,这才是正确的人生态度”,并被告知,如果非要去将会按旷课处理。问题是,即便“教师必须尊重每一位学生做人的尊严和价值”的共识需要隔三差五来重申,可《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中有关“请销假”的章节难道也是纸糊的吗?

  一切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异化。老师也是人,是人就跳不开制度的铁律。说穿了,丧假难请的个案,折射的是少数高校教师“职权霸权化”之流弊。太大的权力和太小的监督,形成了诡谲的断层,这才有了乱象纷呈、群魔乱舞的空间。当事学校大事化小的说明来得很迅速,但想请教的两个问题是:第一,当事教师批假如此任性,合乎校规吗?第二,致歉与谅解都到位了,此事就如同家务事般翻过去?

  其实,疑似被导师逼死的研究生和被拒绝丧假的当事人一样,遭遇的恰恰是少数高校教师“职权霸权化”的合法伤害。限权与制衡、制度与法治,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姿态。从这个意义上说,一纸不痛不痒的情况说明之后,“丧假难请事件”也许还远远没有结束。

  文/肖玮(山西大同大学)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