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看手机我如何戏弄人

2018-11-04 23:20:15 来源:红网 作者:曾德凤 编辑:王俞

  手机我戏弄人的本事,远远胜过赵本山之流。我是戏弄界的鲸鱼,赵本山顶多算得上是虾米,而且是那种骨瘦如柴的模特虾米。

  人应该是有休闲空间的,最让人陶醉的便是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了。而面对我的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极端诱惑,人们哪还有菊花,哪还有南山?不仅大块的时间被我几乎全部俘虏了,点点滴滴的时间,也差不多被我统统霸占了。听人一脸正经地唠叨“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简直笑掉下巴。

  曾有报道说,青岛市民张先生与弟弟、妹妹相约去爷爷家吃晚饭。饭桌上,老人多次想和孙子、孙女说说话,但面前的孩子却个个抱着我玩不鸟他。老人受到持续的冷落后,一怒之下摔了盘子离席。有人因之调侃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我们坐在一起,你却在玩手机。“我把亲情冲得寡淡的,找盐味,疑似找外星人。

  先前,夫妻上床,亲热亲热,是个经久不衰的保留节目,而今,这个节目终于被我给颠覆了。许多夫妻一上床,便各自兴致勃勃地捧着我这个小情人,把玩得如痴如醉,就是身边躺着的是林志玲或刘德华,都心如止水。

  低头玩我的人比比皆是,且一低头就是半个钟头一个钟头若干个钟头。许多人把颈椎弯成了一张劲道十足的弓,不过不是用来射大雕,而是目标集中于我的屏幕。二十岁的年龄,八十岁的颈椎,已不是天方夜谭。得利的不是渔翁而是医院。

  许多人经常目不转睛盯着我瞧,好像我是国色天香。至于伤不伤眼睛,不在考虑之列。尤其在漆黑的夜里,对着贼亮贼亮的我狂刷屏,眼球受到强光的频频冲击,患视网膜病患白内障等眼病的风险成倍成倍地增加。我成全了眼科医生,他们嘴巴笑到了耳朵后根去了。

  许多人经常拨打我以及把我不关机放在床头,我长时间辐射人的大脑,轻则奖励他们记忆力减退,重则奖励他们中年、青年半痴呆。他们不想得奖那只是一厢情愿,授奖者态度坚决他们无处可逃。

  许多人在驾车这种须集中注意力的时刻,也忘乎所以地恋着我。此时,温柔的我,已化作恐怖的鬼头刀,随时准备取人性命。因之被我取了一条多条性命的新闻,时有所闻。这样的新闻,赅是赅人,但对一些人来说,赅过三分钟,便抛在脑后了。真乃英雄胚子。

  一日不见如三秋兮,那是描写情人间受感情煎熬的情景的,而我之于人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几个小时不见我,许多人便抓耳挠腮了,别说一日了。我对于他们来说,胜似鸦片,就是用黛安娜来换我,他们都会坚强得头摇得如拨浪鼓。

  文/曾德凤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