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该终结共享单车的“付押金骑行模式”了

2018-12-21 21:31:35 来源:红网 作者:于立生 编辑:王俞

  共享单车押金难退久经诟病。如今被推上舆论风口浪尖的是ofo小黄车。连日来,位于中关村的ofo总部被现场办理退押金的用户团团围住,百米长队浩浩荡荡;选择线上退押金的用户,只能拿到1000多万号的等待退押金的号牌。而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12月4日,北京海淀区法院即对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作出了“限制消费令”。(12月20日《每日经济新闻》)

  共享单车,早在2014年问世之初,尽管打着“共享经济”“绿色出行”“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诸如此类的旗号,听起来挺美妙,我却始终抱持存疑、观望态度。因为,抵牾于传统经济学理念处甚多。

  其一,经济学上有个基础理论,科斯定律。其要义为:“清楚的权利界定是市场交易的前提”。从表面上看,共享单车当然权属运营企业,貌似产权明晰;但是,实际投放到城市广大公共空间后,鉴于鞭长莫及监控跟不上,俨似成了任人先占先得的无主物,导致被盗、被损、被弃、被私自加锁、被沉河、被城管集中清理等事件层出不穷。

  经济学上又有个“公地悲剧”概念,指某项资源若共有共享,人人有权使用同时不能排除他人使用,势必导致每个人都基于自利冲动竭泽而渔,最终导致资源枯竭谁都用不成。共享单车的被人为严重损耗现象,倒似局部验证了“公地悲剧”理论。

  当人为损耗严重叠加其他运营成本,非租金收益所能覆盖,交易成本大过头,通常运营企业也就无以为继。去年6月悟空单车、3Vbike单车宣告倒闭,皆是归因单车大量被盗受不了。能扛住严重人为损耗艰难存活下来的,也多不是因自身有盈利;而是背后有风投资金进入在持续不断烧钱,或者是挪用了用户押金勉力维持,或者是两者兼而有之。

  其二,再说说押金问题。押金多见于租赁行业,公众本不陌生。比如到宾馆开一晚房,需交高于一晚房费的押金;所交押金,与某间特定客房一晚的租用权,是一一对应的关系。

  但共享单车的押金却又不然。按说,不用车情况下,用户本应可将押金退出的;但人有惰性,而车隔三岔五要用上,用户普遍将押金沉淀在租车APP里长期不动。在此种情况下,用户押金也就不再侧重于对应某辆车某个特定时段的租用权;如果转换视角,以车为本位来进行观察,平均一辆车最终倒可对应上N多个用户所交押金。打个比方,一辆单车成本300元,背后有10个用户,每个用户缴有199元押金都沉淀着,带来的沉淀押金就是1990元。循此逻辑,运营企业单车投放量和推广力度越大,所能带来的沉淀押金也就越多,而天量沉淀押金哪怕孳息都是十分可观的。

  而在此情况下,押金早已扭曲异化,偏离了本有的含义和功能。这究竟该当算是用户在使用单车前缴纳的预付费呢?还是运营企业以单车为质押,向用户筹资揽储,而且,还是“一女多嫁式”筹资揽储呢?共享单车运营企业,又何时从属于金融业了?

  这些沉淀押金,论其权属,毫无疑问,当归于用户;运营企业至多也就是代为保管而已。可是,又如何保证运营企业不对“唐僧肉”打主意、动手脚呢?尤其是在相关运营企业盈利艰难甚至巨亏资金链紧张的情况下。也正是意识到天量沉淀押金掌控在运营企业手里很可能带来资金安全问题,损害到用户权益,社会各界早就呼吁,甚至监管部门也要求对沉淀押金进行专款专存,托管给第三方进行监管。但相关运营企业阳奉阴违,置若罔闻。挪用用户押金,早就成了业内潜规则。

  从去年7月开始,小鸣单车、町町单车、酷骑单车等多家运营企业相继被曝出押金难退问题,当时有企业一度托词对用户押金在银行实行托管,但很快就被相关银行的回应打了脸。如今ofo小黄车又步其后尘。据去年12月18日《财新周刊》报道,当时ofo就已挪用了超30亿元用户押金;而与其一度并驾齐驱的摩拜单车,也不甘人后,当时挪用用户押金超40亿元。一家一家的共享单车运营企业,或因人为损耗过重难以负荷倒闭,或因挪用用户押金窟窿太大退不出来停运,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了下来。即便被美团收购得以续命的摩拜单车,据美团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至今每月仍处巨亏当中,同时尚有巨量用户押金待退。尽管自今年7月开始,摩拜单车已推出免押金骑行措施;但是,权属用户的押金该退还得早退,对“历史欠账问题”也不宜采用“拖字诀”。

  归根结底,共享单车的“付押金骑行”运营模式,是该彻底终结了。一方面,我国正逐步迈入信用社会,凭网络信用分及基于大数据的智能化管理已可对用户进行筛选,并对用户的行为起到约束作用。以押金给付来保障单车安全不再是必选项。另一方面,实践业已证明,大量沉淀押金掌控在运营企业手里又欠缺有效监管,容易带来资金安全问题,损害用户利益,甚至滋生社会不安定因素,实在是弊大于利。以押金给付来保障单车安全,也并非优选项。

  彻底终结共享单车的“付押金骑行”运营模式,从经济学角度来看,实质上,也是在给共享单车运营企业“去杠杆化”。共享单车若不“去杠杆化”,就难免用户一不小心给“割韭菜”。共享单车问世已五年,也到了该行业大洗牌的时候。既是做单车租赁的,就该回归到主业上面来,通过租金收益来盈利;而不是眼睛盯着权属用户的沉淀押金及其孳息,玩金融乃至搞挪用。

  如果能对所投放的共享单车的安全进行有效监控,租金收益可以覆盖掉包括损耗在内各项运营成本并盈利,那么,运营企业就可以健康地活下去。而反之,该倒闭、淘汰的就倒闭、淘汰;而不应把额外成本无限转嫁给用户,乃至由社会来承担。

  文/于立生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