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作者  石飞  
  江苏睢宁人。作家,副研究员,某报言论编辑。中国作协会员。已发表作品300多万字,出版作品专集9本,主编文学作品选集30多本。写作理念:弱肩不辞道义重,拙手也要著文章,时时关注弱势群体困境,刻刻警视强势阶层弄权,——为民鼓呼。
文章列表  
· 也说爱因斯坦日记
· 鲁迅后继有人了
· 撒谎鼻子会缩小?
· 借钱与讹钱
· 说“两位美眉营业员”
· “造福一方”与急功近利
· 官不能“惯”
· 露天烧烤已沦为城市公害
· 公交“方言报站”不利于“为民服务”
· 防冒领养老金并非很难
· 降网费需要强制措施
· 偷来的糖果吃了才甜
· 眼是孬蛋,手是好汉
· 地铁里的感慨
· 阎王爷是个欺软怕硬的家伙
· 享福折寿
· 纽扣服不应该稀缺
· 欠薪问题何时不再成社会关注热点
· 老百姓喜欢什么样的干部?
· 年终奖,想说爱你不容易
· “厕所革命”需要真抓实干
· 石飞:评论的前途依旧光明
· 愿“不要秘书代劳”成为官场常态
· 给城市修补匠一份安宁
· “现在知道蝎勾辫子的用处了吧!”
· 简政放权谨防昙花一现
· 服从命令与道德底线
· 从毛泽东要收条说起
· 不称官职称“同志”,关键在领导
· 官员不讲诚信也是种“腐败”
· 别把孙子带坏了
· 革除“语言贿赂”
· 为讯问现场执法录音录像制度点赞
· “发票腐败”源于权力滥用
· 39岁“啃老女”弑母悲剧的警示
· 警惕服务幌子下的犯罪行为
· 派出所别把自己当“千手观音”
· 铁腕狠治才能让警察养成文明执法习惯
· 为农民工追讨欠薪35亿是成绩吗?
· 养老金与“丹书铁券”
· 提高贪贿罪门槛,何谈“零容忍”?
· 居民日照权不容侵犯
· 政府真下决心,医保联网就不难
· 对“八项规定”还有多少地方玩忽悠?
· 权力任性,人祸难免
· “送温暖”无须领导躬亲
· 律师的眼睛
· 换个角度看玩手机坠河
· 志愿者应该名副其实
· 离岗“追星”不是小事
· 组织部长不在当地任职应成为常规
· 装憨是一种真聪明
· 律师参与信访法律服务政府应该买单
· 抄袭撤学位,理所应当
· 给“扬州千名游客早茶宴”泼点冷水
· 开会要坚持“有话则短,无话就算”
· 生二胎不可忽视头胎孩子的情绪
· 法制服务大厅更应该由政府出资筹建
· “推销”工会,务必让职工见实惠
· 报“家底”更要亮“家底”
· 门好进了,但不能唱“空城计”
· 莫被贪官“借”术遮法眼
· 不懂“什么是脸”就该扒掉研究员外衣  
· 应从重处罚窃取倒卖公民信息犯罪
· 超龄劳动者也应受劳动法保护
· “官骗子”为何一骗一个准?
· 莫让“带薪休假”沦为“扣薪休假”
· 工伤保险不是单位卸责的“挡箭牌”
· 孩子都要有能力“给妈妈做到道菜”
· 社区助“年审”可解老人之愁
· 一个80后妈妈的母爱
· 补充医疗保险,不能看客下菜
· 崇尚一技之长,要让劳动者体面尊严
· 户籍不应成为参加社保的拦路虎
· 制止权力任性,狠刹乱收档案费歪风
· 常年不开发布会,尽显官场慵懒散
· 工伤赔偿案风险代理费应由用人单位承担
· 异地就医结算为何难兑现
· 工会福利与企业福利不可混为一谈
· “项目参保”乃建筑业工伤兜底之良策
· 领导报告书画收入非常必要
· “重病乞讨团”成员被刑拘的启示
· 谁来给非公企业职工买“年金”?
· 行政审批限时办结是给权力上笼子
· 让行贿犯罪记录真正成为震慑之剑
· 是谁在导演讨薪“马拉松”?
· 法律被束之高阁,欠薪只会愈演愈烈
· 严禁在风景名胜区开会需要上下联动
· “啃农”不能止于吐出
· 不能光讲“师道尊严”
· 编外70人比掐局长脖子更严重
· 曝光剽客是媒体的责任担当
· 公正判决是抨击时弊的后盾
· 农民工办社保咋比中彩票还难?
· 职工应该有表达不满的权利
· 欺骗愚弄百姓比违规更恶劣
· 代写民主生活会心得何以生意兴隆
· 职工维权法律援助机构要让职工能找着门
· “豪华公厕臭气熏天”的警示意义
· 从“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说起
· 要让官场老赖付出沉重代价
· 水土不服的“周薪制”不搞也罢
· 医保账户封闭管理,让医保基金正使正用
· 金饰纪念品不能一退了之
· “打错人”乃恶习成自然
· 重奖招用当地人企业涉嫌激励用工歧视
· 让“踢皮球”者“伤筋动骨”
· “民告官”可口头起诉是实在的利民 
· “假市长”呼唤“真市长”
· “专项清理”何以总是理不清?
· 政府应做不欠薪的模范
· 让债台高筑的官员动弹不得
· 企业年金、职业年金加剧收入分配不公
· 机关养老保险改革不能玩忽悠
· 公职人员“廉洁年金制度”应当缓行
· 对单位行贿罪应该提高惩罚标准
· 开学典礼上“丑话”说在前更是种鞭策
· 治理“舌尖腐败”需要制度保证
· 切不可把心思用在拿捏员工上
· 有一种腐败温床叫“评比”
· 有一种腐败温床叫“评比”
· 给劳务派遣工及时转正是敬畏法律的表现
· 红辣椒评论缘何凝聚力日益强盛?
· 要让维权胜诉职工不丢饭碗
· 当“刁民”有感
· 有一种腐败的诈术叫“借”
· 有一种腐败的诈术叫“借”
· “净身出户”是对挂职干部的关爱
· 对政府“买断索赔权”的多重追问
· “不超过六个月”是劳务派遣的底线
· “居住证积分制”是更深层次的歧视
· “维权手机”凝聚维权真情
· 只要法官尽责,农民工讨薪无忧
· 警惕“合法”旗号下的腐败者
· 莫让工会经费成为监管真空
· 环保部门为何替污染企业撇清
· 打击“四非”保健食品需要“暴风骤雨”
· 警惕企业“逼人离职”的损招
· 休让“企业文化”遮望眼
· 别拿“国家秘密”忽悠老百姓
· 国企滥发奖金以私分国资定罪的警示意义
· 反腐不能对“清水衙门”麻痹大意
· 必须扯下违章建筑的“惠民”遮羞布
· “超龄农民工”不应成劳动执法盲区
· 冷漠的公权给工商认定打上“死结”
· 有一种腐败叫“垄断供应”
· 工会不缺席,才能遏止高劳动定额
· “超龄劳动者”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 举报有奖却无人认领的三个启示
· 私家车遭“虐”有几多“咎由自取”
· 保护女工特别权益是道德企业的表征
· 公务接待“紧箍咒”莫变“松紧带”
· 为银川社保“并轨”鼓掌
· “约法三章”给地方政府树立了标杆
· 环卫工感受是地方幸福指数的晴雨表
· 农民工“苦苦讨薪”的凄诉何时终止
· 给农民工改称谓不如落实权利保障
· 为社保转移跑断腿:是谁在折腾劳动者
· 为了一个座位,岂能要“肚皮”不要脸皮
· “禁酒令”不能是一阵风
· 工会干部要当好职工的“服务员”
· 要让无良企业“偷鸡不成蚀把米”
· 督促落实加班工资,执法部门不能缺位
· 治欠薪,劳动监察部门切实履职是关键
· 社会保险不宜对个体劳动者“捆绑销售”
· 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应当严格自律
· 官场挥霍铺张成风,何来社风民风的俭朴
· 但愿“两会”新风能产生“连锁效应”
· 规范劳务派遣的核心是落实“三性”
· 追讨缺乏“常备战”,就难免“攻坚战”
· 农民工下跪讨薪,跪塌的是公权诚信
· 提倡和鼓励实名举报并不人性化
· 闯黄灯暂不处罚,折腾只会让公权蒙羞
· 年终检查不妨多些“突然袭击”
· 公交土话报站违法又悖理
· 修法硬杠给劳务派遣戴上了“紧箍咒”
· 劳务派遣同工同酬是多赢的倒逼机制
· 公权岂能把医改当作宰割药企的砧板
· 消弭养老金缺口须在改革制度上下功夫
· 官员财产公示理应“上行下效”
· 改掉开会“念稿依赖症”得靠“勤政”
· 官民社保“并轨”需要更进一步
· 违规建筑是腐败的炫耀书和举报信
· 依法维权,你需要先勇敢地站出来
· 治理交警收“黑钱”,嘴狠更要“手狠”
· “企业欠薪政府担责”应成为一种常态
· “收黑钱”的“匪盗交警”该当何罚
· 修改考核制度,让公交车不再急刹车
· 农民工子女教育需要公平  
· 农民工养老金缘何比较低?
· “让职工做主”应当成为一种常态
· 家政工不愿上工伤保险缘于好经念歪了 
· 派出所民警怎么管起劳动工资来了
· 未成年人“前科封存”是一种社会进步
· 宋瑞峰事件:公权力决不能“痞化”
· 不妨把每一个药品广告都当作举报
· 民警“进农家干农活下乡助农”合适否
· 公权力决不能“痞化” 
· “特供”“专供”亟待彻底查禁 
· 农民工为什么不要“五险一金”
· 法律“空转”让劳动者很受伤
· 要“100%”,不要“101%” 
· 不平等的官员财产公开不搞也罢
· 厕管员与公厕“同居”12年让谁汗颜
· 劳模不应总以“拼命”的形象出现
· 官员家底应该怎么晒?
· 政府花钱替企业招人是在戏弄市场经济
· “培养干部不容易”不是护犊的理由
· 不能让“喜报”遮蔽公权不作为的过失
· 儿童代农民工父母讨薪实是公权之耻
· 打死人有钱赔,公权岂可混同于“匪权”
· 12年办不下见义勇为证,只因公权缺德懒政
· 终结“试用陷阱”需执法部门“耳聪目明”
· 强抢农民工褒奖款是对大爱精神的践踏
· 公权“打酱油”,劳动者还如何维权?
· 为见义勇为者兜底医疗费不可顾大舍小
· 如何看待“‘九○后’不好用” 
· 关爱劳动者贵在办实事
· 企业用工别总想着“吃现成饭”
· “最美打工仔”在为社会驱散冷漠
· 企业经营者的政治身份该与什么挂钩
· “仲红丽式”的优秀少年的另一面
· 身份平等是规范用工的最基本原则
· 强烈的责任意识是企业家最可贵的品质
· “史上最细”公务接待标准尚缺“配件”
· 面对600万尘肺病农民工,政府不能躲猫猫
· 中航油岂能打着“关爱”的旗号继续违法
· 警惕“过冬论”干扰“稳中求进总基调”
· 期盼新法从源头上治理劳务派遣乱象
· 诚实守信应是主政者的最基本素质
· 当加班成为“加班文化”
· 媒体“前说话后摆手”太伤社会诚信
· 中国养老金缺口乃财政欠账所致
· 一位台湾母亲西部坚守的双重震撼
· 社会文明进步需全民共唱责任之歌
· 就是要倒逼企业杜绝违规滥用劳务派遣
· 劳务派遣公司工会应先“清理门户”
· 狱警饭碗重于人命?
· 受贿父子兵:腐败集团化令人忧心
· “救火补贴”暴露官场多重丑态
· 企业改制不是抛弃员工的理由
· 薪酬公平有待于“两头给力”
· 警惕“义务”被当作侵犯职工权益的马甲
· 是规范劳务派遣,还是乱上添乱
· “公务灶”能刹住大吃大喝之风?
· 主流语境应消弭“临时工”
· 让权力诚惶诚恐,百姓才不会提心吊胆
· “上班2小时断4手指”的多重教训 
· 社保卡“迟到”缘于劳动者权益被漠视
· 薪酬1300元心安与薪酬3000元心烦
· “工龄工资”是留人的务实之策
· 劳务派遣乱象须待“猛药”狠治
· 安装电子监控设备就能遏制刑讯逼供?
· 权力之下编制不过是根“魔绳” 
· 公务员养老金制度咋成了“金书铁券” 
· “医保联网”难行在于权力难舍肥水
· 学雷锋不应只是群众的“专利”
· 政府的“触角”不该有空缺
· 还有多少“周广山”发了拆迁安置财
· 书记助女吃空饷,警告免职太轻巧
· 如果把公务员改称为“臭狗屎”
· 广告岂能煽动百姓向领导送“生日钞”
· 亟须制定职工福利“最低标准”
· 政府岂能拿职工合法权益进行“钱权交易”
· 保障房成“闹心房”症结在监管缺位
· “备用金制度”疑似“舍本逐末”
· 违规使用派遣工最该“一票否决”
· 必须严惩“体检结论有误”的幕后黑手
· 黑老大“茁壮成长”,谁人在“施肥”
· 农民工成“举报冠军”,重奖举报应全面推广
· “和陌生人说话”没那么可怕
· 岂可把违建的“遗祸”转嫁给农民工
· 规范劳务派遣用工的突破口在哪
· 半数农民工没办社保在抽谁的耳光  
· 官员借欠公款是一种损公肥私的“腐败”
· “N年问题一朝解决”为何了官员的政绩炫耀
· 特权车可优先加气,权力寻租无所不在
· 当务之急是要给派遣工“拨乱反正” 
· 政府官员不宜受聘“工资集体协商指导员”
· 无良企业何以能戴上模范劳动关系企业桂冠
· “贪坚强”与“贪涕泪”是贪官策略的两面
· 无罪判决书长眠25年,不能光打发点赔偿
· 城市亏欠“无人照顾的农民工子女”太多太多
· 惟有有效监督方可让官员“守身如玉”
· 党委换届工作:有效监督比空承诺有意义
· 没有必要圈定楼市限购范围
· 维护政府公开信息的严肃性
· “官赖”难耐,治失信需用铁腕
· 苍南敲警钟——警惕官员以权自肥
· 质量终身责任制应是保障房的铁规
· 向“中石化内鬼”致谢
· 对疏于监管者必须狠治
· 为连提案6年官员财产公开的人大代表鼓掌
· “恶意欠薪罪”三个概念亟需界定
· 日益严峻的用工荒是农民工权利伸张的契机
· 新春伊始先抓好维权
· “和尚”逃薪“住持”垫付应成常态
· “史上最牛工资表”暴露违法用工
· 谁最该给生命垂危的环卫工送上救命钱
· 不论有意还是无意,偿还欠薪是硬道理
· 用“三百”链条遏制欠薪
· 权力与恶棍“混血”,公民惟有遭罪的份
· “竹林法则”值得借鉴
· 要及早做好社保法施行的准备
· 一件维权实事胜过一万张“小广告”宣传
· 昌平警察执法带“黑匣子”值得推广
· 一个难以兑现的法规
· “择优进城”是对农民工的整体歧视
· 亟需对劳务派遣进行专项整治
· 现行制度下,“合同工”就是“正式工”
· 档案造假办退休,谁最该负咎
· 走在南京的大街上
· 农民工亟需文化救助
· 愿恩泽民生的公租房能让天下寒士俱欢颜
· 为环卫工人撑起安全作业的“保障伞”
· 看这两个法院是如何玩弄法律的
· 工资集体协商,需要法律这把“保护伞”
· 工会不能由“娘家人”堕落为“红娘”
· 《官员报告规定》仍需完善
· 政府为企业培训埋单之喜与忧
· 社会的道德底线正在被一部分强者践踏
· 为“镇官”当“村官”吃饭而忧
· 偷拆、错拆、强拆,“匪闻”没完没了
· 改变歧视农民工的语境,媒体该有所作为
· 劳务派遣疯狂蔓延严重冲击我国基本用工制度
· 律师应在公民教育中发挥自身的法治优势
· 侵犯职工权益者不能评选先进,值得称赞
· 劳务派遣不是逃避社保的“防空洞”
· 贯彻《准则》禁止公款为官员读文凭埋单
· 上班第一事,先把劳动者的加班费发了
· 讨薪事件不断恶化背后是权力的互相推诿
· 己所不欲,勿施于保姆
· 官员财产公开的“瓶颈问题”亟需解决
· 官员财产公开根本没必要无限试点
· 遏制非法建筑需要权力监管的未雨绸缪
· 新兴矿难印证国有大矿并不都是“安全岛”
· “同工同酬”需要跨越多少个坎?
· 社保钱随人走,外来工的贡献还在
· 余秋雨大师有点太“幼儿园”了
· 一人独吞200个特奖的信任危机
· “天价礼品”是官场的“毒品”
· 警惕光环下面的可怕“罪恶”
· 根治“小金库”先要清除潜规则
· 又一个反腐“盲点需要引起重视 
· 企业领导要养成向工会报告的习惯
· 该为恶意讨薪获罪的民工做点什么
· 职工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工会在哪里?
· 列车故障可理解,部门霸气难容忍
· 7800名农民工保洁员为什么无处栖身
· 社保档案管理应当摒弃部门利益 
· 多少公车沦为官员的摇钱树
· 污染企业的赖性痞德是怎么养成的
· 酒文化之殇及酒驾、醉驾
· “软监督”与“硬监督”
· 反贪局长缘何成了“江湖老大”
· 就是要“任何人任何事都受监督”
· 莫让群众监督沦为“盲人猜象”
· 逯军的话是个警诫
· 替职工维权不缺办法缺真心
· “秃头虱子”与“小金库”
· 愧赧的记忆  
· 旅游商品“扣称短尺”现象须严肃查处
· 道德建设也需两手抓
· “香槟酒杯痰”与“文化差异论”
· 科学理解最低工资标准
· 越是时艰越要确保不欠薪
· “医保互通”还须稳步推进
· 提高执法素养是和谐警民关系的关键
· 官员学习带“陪读”让人恶心
· 社保转移接续不应将农民工打入另类
· 奥运精神关键体现平等相待互相尊重
· 中国在展示博大的胸怀
· 让“一诺千金”蔚然成风
· 强化信访责任追究:执政为民之必须
· 重大安全事故无人负责说明什么?
· 房价需要继续“打压”
· 上海袭警案应该异地侦查审判
· 警察莫充当突发事件的“导火索”
· 雷州“官赖”赖掉了什么?
· 权力需要“人走茶凉”
· 反腐败必须做好保护举报人工作
· “职工有困难找工会”很不够
· 应禁止劳动部门从事劳务派遣活动
· 固话停机保号被宰的启示
· 让我们一起走进“哀悼日”
· 震灾面前彰显自信强力
· “首长接待日”冷清些好
· 会议咋越精简越泛滥?
· 要让群众分享药品市场整顿的成果
· 人大代表的资格神圣不可侵犯
· 指导抗灾切勿扰民
· 何必在猜测领导心理上动脑筋
· 书记的衣袖被老百姓扯掉以后
· 应“封杀”村官的土地动用权
· 晒晒“送温暖”
· 劳务派遣必须上“紧箍咒”
· 如何让工人享有“拒绝权”
· 疫情信息岂能打折扣?
· 没有时限的政令必然乏力
· 对《职工年休假规定》的四条意见
· 宋德福的情操
· 尊重退休返聘人员的劳动
· 发展永远是硬道理
· 农民工不需要专门立法保障工作时间
· 没有“一视同仁”就没有农民工的“温暖”
· 十年的“铁规”居然成了“新大陆”
· “异体监督”优于“体内监督”
· 农民工为什么对工会不感兴趣?
· 官博雇“枪手”是官员之耻
· 岂容如此公开歧视农民工?
· 破解企业退休待遇差距畸大难题
· 给廉租房建设开个排行榜
· 警惕“公事私办”行贿犯罪
· 铭记《纸做的包子》虚假报道的教训
· 关爱农民工的背后潜在着歧视
· 用多少“机”想百姓生活
· 《劳动合同法》给劳动者撑起了“保护伞”
· 律师“归公”以后怎么着……
· 由企业PK电老大看政府的无奈和势利
· 政法委书记当法院“第一责任人”有悖宪法
· 对生产事故死亡必须“零容忍”
· 70万、700张、1.9斤吃喝欠条抽谁耳光
· “农民工养老保险办法”喜耶?忧耶?
· 为省长立“军令状”叫好
· 人大岂能是犯罪嫌疑人的“防空洞”?
· 贪官污吏垮台,老百姓咋高兴不起来?
· “嘴唇抹石灰”式的规定请免出
· 警察的“家丁”现象
· 政府养医是遏制看病贵的抽薪之策
· 侯马市处置违规任命的是与否
· 警惕“空编”演变成腐败温床
· 警惕虚假的社保“赤字预算”
· 唐晓冬案突显工会软肋
· 警惕官场另类腐败:“私账公抵”
· 中国官员财产公布咋就这么难
· 村庄行路难难在哪里?
· 博客实名制势在必行
· 官员招商引资凭什么再拿奖金
· 领导责任追究制不能泛化
· 不能让鲁迅“断子绝孙” 
· “终身禁驾”、“终身退市”与“终身禁官”
· “演新闻”也是腐败
· 陈良宇倒台溯源
· 撞上了“恶霸”
· 徽县血铅超标事件教训之最
· 1871万农民工有了工伤保险喜耶忧耶
· 富士康案了犹未了
· 工会维权的目的在兴业,见鬼去吧!
· “农民工节”让人好兴奋
· 奉劝官员戒戒“感情交往”
· 莫把“廉政”挂“旅游”
· 工会的“拿来主义”值得推广
· 大学生应丢掉“架子”和“清高”
· “养老助理员”服务模式值得推广
· “农民工专用合同”是“护身符”还是“紧箍咒”
· 稿酬与腐败
· 如何保证农民工拒绝冒险作业权
· 职务消费的黑洞不能再黑下去了
· 谁能保准撞不上败类警察
· 匿名举报功臣不站出来也罢
· 党委换届工作应实行“实名负责制”
· 如此金奖要把孩子引向何方?
· 要治“托”更要治“托主”
· 新农村建设应该与什么挂钩
· 面对畸形房市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 儿子得奖,老爸想哭
· “网评”啊,想说爱您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