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作者  朱兆龙  
  朱兆龙,家住江苏东台市,江苏省作协会员。
文章列表  
· 五四运动中的戈公振时评
· 给残奥运动员鼓掌,别再压金牌包袱
· 珍惜灾难赐予的沉甸甸的厚礼
· 莫让“劳动光荣”蒙尘
· 祭鲁迅,兼论先生的“官场岁月”与“研究”
· 《农民工之歌》:一株不负众望的艺术新葩
· 原罪 ·新罪 ·功罪
· 想念“人民”银行
· 威武文明的军歌永远向着太阳歌唱
· 你看,你看,贪官笑得多么灿烂
· 邓平寿的哭令人佩然起敬
· 为了总理深情的嘱咐
· 娱乐场所开的什么司法年终总结会?
· 奥运服饰:期待创新出民族的“华服”
· 志愿者被疑与“副部长”被信
· 全免学杂费,我听到了孩子们的欢笑声
· 濮阳豪宅:关注滥用纪检权力谋私利的腐败
· 春晚《心里话》何以让人眼含泪花
· 老“剪刀”的咯吱声
· 杂文不是“糠菜团子”哟
· 请给书记、县长培训班上“保护文化遗产”课
· 星汉灿烂,我们的信念更加坚定
· 县委书记担任人大主任不利于监督
· 教育乱收费,倒霉的校长们成了曹操的头发
· 农民赵本山的小品离农民越来越远
· 春晚优秀小品应投《民工幼儿园》的票
· 总书记炸年糕与温总理吃饺子让年味更浓
· 上报财政收入也打“间谍战”?
· 郎咸平的两顶帽子应当摘掉
· 岂能让贪官与奸商如此“改革”
· 让新闻时评与廉政文化建设合力共振
· 从洪洞“文化先进县”被撤看基层文化事业困境
· 三千多万国有资产何时完璧归国?
· 法律怎么变成了“橘子”
· 岂能让抗日将士的英灵不得安宁?
· 将军的“吃相”与“吃品”
· 壮哉! 当代中国军人的浩然雄风
· 医得眼前疮,剜却心头肉
· 人民币升值,请勿制造噪音
· 家庭助廉教育是预防腐败的一项好措施
· “共产党万岁”的时代意义
· 九个亿的数字泡沫缘何生出来
· 当心“民心工程”中的“贪心工程”
· 让收红包“虽不高尚,也不卑鄙”见鬼去吧
· 感谢咱们的好“祖宗”
· 时评界,请向华西人学习
· 先进性教育岂能“有待进一步”
· 像整治“洋毒红”一样监管“土毒红”
· 美哉!《千手观音》
· 过个没有任何灰色收入的坦荡愉快年
· 郭晶晶的恐怖与刘翔的愤怒
· 政府的门户网站咋成了“门面网站”?
· 郎咸平是在“狗拿耗子”吗?
· 应当挤掉那29.9%里的水份
· 赵家富向我们讲解崇高
· 自来水也被注水说明了什么?
· 是谁“误读了鲁迅”?
· 当心慈溪成“黄溪”
· 警惕“仕场经济”中的政治诉求
· 赵本山这些年卖了些啥?
· 化肥,涨价的理由站得住吗?
· 果子狸致孔雀、鸵鸟书
· 年关,廉关,如何实时监控“车水马龙”
· 董文华应公示"消失"和"复出"的缘由
· “棋圣”身份值几何?
· 走出“GDP综合症”的误区
· 竟然还有“算命一条街”
· 不评先进不提拔就能防止重、特大事故?
· 美男作家 的“信仰”"智慧"与"超越"
· 岂能发证让小姐们“合法”上床
· 林则徐广场因何竟成“小姐广场”?
· “敲打中国”不是个好主意
· 该不该给按摩女以爱心救助
· 车牌照,掀起你的盖头来
· 政绩、诸葛亮、诸葛亮广场
· 全球男性认为中国女性最性感?
· 五城会何来偌多“少年郎”
· 党政机关全面招商应反思
· 金大侠老矣,还欲秀否?
· 究竟是谁在“性趣盎然”
· 珠海500黄色娘子军从何而来?
· 五星红旗在心中飘扬
· 让“隐形冠军”继续隐形争冠军
· 鹰鹬来仪与天鹅逃荒
· “资本家”、“大锅饭”与“轰炸世贸菜”
· 戴手铐上访被裁决拘留岂不冤枉?
· “300港元茶水费”何以吃官司?
· 贪官抗拒反腐败的三着棋
· 并不入耳的“爱国哨”
· 托名首长专机是一种噱头
· 牛栏里的硕鼠与程维高的制度论
· 招商三步曲:请商、冷商、气商
· 竹杠向当官的头上敲去
· 投药陷害运动员为何无法治罪
· 也说“他们为什么上访?”
· 纪念八一:水缸漂流记与军舟渡民图
· 扣100元工资就能保证廉政吗?
· 质疑受到表扬的“样板案件”
· 万元“破处费”,拍案不再惊奇
· 组织卖淫为何成了贪官的“三产”?
· 应妥善处理公众对女贪官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