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作者  夏熊飞  
网络小编一枚。
文章列表  
· 没必要戴有色眼镜看靓号炒作
· 执政为民当始于说百姓听得懂的话语
· 月度之星出炉 陕师数学系强德平摘冠
· 评论之星选拔开赛半月,百所高校学子参赛
· 不具备骑行条件的校园是如何走车的?
· “你下线我收编”的竞争手段目光太短浅
· 让每一次执法都经得起公众拍摄的考验
· 外文表述,何时不再笑料百出?
· 首届鲁迅杂文奖揭晓 红辣椒作者多人上榜
· 王言虎摘评论之星 许斌等八十五人获奖
· 谁在帮“万岁”村支书打江山?
· 教材进校园不等于京剧进校园
· 人性化配置厕位比例的步伐应再快些
· 晒A4腰,爱美还是病态?
· 科研树苗被偷,“护花使者”何在?
· 网络直播低俗化,呼唤行业标准尽快出台
· 宁静校园经不起脱缰网贷的野蛮冲撞
· 38万买国外手表,国人真傻吗?
· 药店取消夜间售药,政府当伸有形之手
· 期待开在吐鲁番的梦想之花永不凋谢
· “前造谣大V”受聘宣传员不必一棍子打死
· 26万大奖遭拒兑的尴尬需靠修法破解
· 从一张午休床看代表委员履职的民生视角
· “最好”炒货店被罚20万缘何引争议
· 安监局长挂断书记来电中的喜与忧
· 时刻新闻评论频道上线 手机看评论就选它
· 对抗性别歧视,不能只靠女生在校生子
· 红网评委、作者分获范敬宜新闻教育奖
· 学生文集 朱紫薇
· 村主任辞职给儿办婚宴里的规则意识
· 张家界24小时:发展是对留守儿童最长情的告白
· “张家界低价团”事件中的高调与低调
· 师生反目,一场没有赢家的闹剧
· “公审”郭美美,罪有应得?
· 强制让捐款变味爱心受伤
· 带薪休假,想说爱你不容易
· 曝光不文明行为更需程序文明
· 北大清华对掐,中国教育斯文扫地
· “农民就是农民”的回执有多少可信度?
· 高考状元学车被撞身亡的悲剧该如何避免?
· 医托何以能“专注行骗二十年”
· “南大”之争,主管部门不该和稀泥
· 怀孕须排队,也并非全是槽点
· 控烟缘何难于上青天
· 提速降费,市场比市长靠得住
· 删除游戏没收电脑能让学生远离网游吗?
· 书记推车,别用老汉思维挑刺
· 导游行业也应“仓廪实、衣食足”
· 退役,告别即是新生
· 官员在裸泳,权力在裸奔
· 孙杨读研,宽进之后能否严出?
· 7人溺亡的悲剧,为何没能避免?
· 广场舞还是大妈的好
· “被动的受贿”为何不能主动地拒绝?
· 砌墙禁外卖救得了高校食堂吗?
· 医疗检查结果“互认”难在哪?
· 8天“春假”的幸福感可以复制吗?
· 大学生寒假回村办“春晚”抢了谁的戏
· “政府APP”成“僵尸”,问题出在哪?
· 观点表达,也应留有余地
· 节日、纪念日相关评论写作注意事项
· 打假非要等到“3·15”?
· 莫让便民健身器材成管理盲区
· “钉子坟”也是种门好进脸好看事难办
· “麻将局长”逢赌必赢只因权力太任性
· 治霾应少一些急功近利的“军令状”
· 市长哭穷换不来社会的理性对待
· “提笔忘字”与恢复繁体
· 3·15晚会何时不再承载太多期待
· 以立法的手段关闭网吧是开错了药方
· 致敬,并非对牺牲民警的最好告慰
· 构建良好生态链,促大学生成创业主体
· 专项体育课,让体育语文老师各司其职
· 建筑工薪酬秒杀白领的正常与不正常
· 老人优先政策不该靠插队来落实
· 取消四五星评级,让旅游厕所回归本真
· 不是每次事故学生都“幸好放假了”
· 登报点名只是将打人的板子高高举起
· 如何推倒二三本学生实习的“歧视墙”?
· 列车盒饭遇冷,无关客流量被分流
· “一定要生下两个”的建议还需善意解读
· 别给市民留下暴打假驴友的机会
· “家门口不再有大小便”的新年愿望说与谁人听?
· “混得不好”的游子如何才能回好家?
· 医院“生病”,谁来开药?
· 少放鞭炮,不只为了环卫工早回家过年
· 官员干部不应满足于“监狱里没亲人”的幸福
· 金箔入酒,公权涉嫌为既得利益者背书
· 骂街可以放肆,但评论就是克制
· 整治旅游市场别患上“节假日依赖症”
· 微信公众号,不该成抄袭者的天堂
· 官微喊话媒体“求暗访”不是理性的表达
· 奇怪建筑横行,亟需专业主义归位
· 公交车上的惯偷是谁“惯”出来的?
· 廊桥下的微型田径场是可复制的全民健身样本
· 嫌疑人用概率论质疑证据缘何成奇闻?
· “监狱发明家”与钱学森之问
· 代工厂遇寒流,煮青蛙的温水终于开了
· 针扎不进水泼不入,更证改革迫切性
· 官方通报为何总不说“人话”
· 真实的卡壳比彩排的顺溜更具示范价值
· “约炮”神题能成性教育荒漠的普罗米修斯吗?
· 养老金并轨,患不均更患寡
· 乱用引号是种病,治不治由你
· 投稿前,请务必通读几遍自己的文章
· 评论作者不能只做个信息的二手贩子
· 校车事故频发是撤点并校的后遗症
· 二胎,想生其实并不容易
· 竹片代替钢筋,监管不能开玩笑
· 治雾霾,等风来?
· 如何熬好国庆长假这锅“黄金粥”
· 献血加分,公益还是功利?
· 如何看待评论写作中的“炒剩饭”现象
· “让座暴力”与“坏老人”
· 抄袭者,请爱惜自己的羽毛
· “冰桶挑战”:快乐慈善 慈善快乐
· 500万为猕猴搭桥是在还生态的债
· 改革高考加分政策迫在眉睫
· 毒品横行,娱乐圈何以成法外之地?
· 编辑札记:评论写作,还是长话短说的好
· 警惕批评与自我批评成新的形式主义
· “老大”称呼易改,“小弟”心态难移
· 吃盐多者,方称得上既智且富
· “寻猪之路”坎坷,“寻租之路”却无阻
· 雾霾常有,而奥运会不常有
· 杭州敢拿限牌政策的“泄密者”开刀吗?
· “植物大战小贩”,占道问题依然无解
· 就业质量是检验“技能型”高考的试金石
· 不能让民办幼儿园只跑却不吃草
· “虚荣”不是病,何必要治疗
· 讨薪也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 性侵犯:离孩子近若咫尺的罪恶
· 期待“竞争发言资格”的鲶鱼效应
· “夺命快递”背后的小量危险货物运输困境
· 大计谋而后定,大势察然后行
· 一场企业毕业生双赢的对接会
· 雾霾到了,雾霾补贴还会远吗?
· 高校领导“西游”能取回教育“真经”吗
· 孩子不该成为检测社会漏洞的“小白鼠”
· “洗脸死”式的自辩,是权力的一贯做法
· 屏蔽外文缩略词,这次唱的是哪出戏
· 矿难事故责任不要每一次都推给“上帝”
· 治理三公消费需要权力直面公众“裸奔”
· 偌大的维权需求不能仅仅寄托在315这一天
· “三七女生节”走俏值得反思
· 莫让“打黑”成为“黑打”的形象政绩工程
· 公立医院改革,雷声阵阵后是否下雨
· 坐大卡车视察也未必能看清百态世象
· 公权的傲慢把半数地方政府网站变成了摆设
· 成为“辟谣者”的地震局如何承载公众安全
· 罪名成立却免于刑事处罚是“功过相抵”吗
· 急需对质检部门自身进行一次“质检”
· 张家界雷人标语,看广告更得看疗效
· 会有人因上座率仅8%的怪现象被免职吗
· 行政魅影护航下的国产电影只是温室的花朵
· 城市,能否让“拆迁”更美好
· 网民评选的“09最具愤怒感城市”更靠谱
· 告别“被时代”期待更加主动的2010
· “原因不明”下,民意无处安放
· 听证会的话语权为何屡屡“被代表”了
· 互联网运营商,做生意更要做良心
· “最严重灰霾天气”是否经济复苏下的蛋
· 且看乱收费淡出与学校借甲流敛财如何碰撞
· 劳民伤财的吉尼斯纪录不创也罢
· 民间资本退出不该遭遇“暴力拆迁”
· 垄断乌云下的哈尔滨出租车只能乱窜
· 已成鸡肋的毕业论文弃之不可惜
· 当爱情逝去,需要分手快乐
· 迟到的“班主任批评权”
· 撤职校长是封杀奥数的替死鬼
· 该取消的应该是中国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