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作者  林旻煜  
林旻煜,福州人,东南网时政部、东南观察网编辑,红网红辣椒评论前编辑,90后时评爱好者。
文章列表  
· 可以实现梦想的地方不止北上广深
· “负气出走”的帽子还是少扣为好
· 不必放大应试教育的“受害者情节”
· 没必要渲染无中生有的“跑路”情绪
· 需要摆脱的“地域歧视受害者情结”
· 月度之星收官战,中山大学伍瑞冰夺魁
· 带着暖意出发,遇见一路春暖花开
· 月度之星出炉 西南政法学子林曦摘冠
· 别把寻求道德解决笼统归为道德绑架
· 评论之星选拔赛开赛 万元大奖等你来
· “不是作秀”缘何需要“卖瓜”县长来自证?
· 是什么成就了“电信诈骗之乡”恶名?
· 邓薇的举重奇迹是如何铸就的?
· 运动员成为网红的隐忧
· 快递广告何时不再打“擦边球”?
· “女孩拒绝嗑药遭凌虐”的多重追问
· “奇葩证明”为何还不收“神功”
· 既是“自愿补课”,何必签署协议?
· 能击穿车窗的钢珠枪何以流入市面?
· 不定点实习,就能不发毕业证?
· 在节日“红包乞丐”泛滥中反思日常人际
· “部分中职生月薪超本科生”有啥好稀奇
· 处理医患纠纷永远不能指望自说自话
· 慈善公益何以沦为性侵工具?
· 救人佳话滋养暴风雨后的城市
· 我们在呼吁电梯维保,他们在赚黑心钱?
· 贪官老婆“捞人被骗”的反讽
· 首张驾校教练“性骚扰”罚单的未竟之问
· 福师大学生宿舍是有多需要调整?
· 还有多少“百房院长”仍屹立不倒?
· 是什么阻碍了学生公厕被殴事件曝光?
· 别对“学生自愿为老师打伞”上纲上线
· 不妨淡定看待统计数据“打架”
· 别把“担忧医患纠纷”当成筐
· 高考改革亟待纾解公平焦虑
· 女生整容热背后的心理根源
· 国足需要一个恒定的温度
· 女学生捐卵刺痛了谁?
· 贪官“贼喊捉贼”是不是一种病?
· 经营性公墓指标不够,靠“公益性”旗号凑?
· 读懂校园版“非诚勿扰”背后的反响反差
· 大学生休学创业尚缺“软环境”
· 舆论为何炒作“大学生自杀”
· 残联冬季送残疾男士裙子尴尬了谁
· “公交车猥亵”要不是乌龙呢?
· 规范奇怪建筑,更需规范乱伸的权力之手
· “国考热”降温能持续多久
· 官员开会为啥不习惯好好说话
· 斩断自考舞弊产业链有多难?
· 惊悉垃圾场环评报告也“涉密”
· “上面有人”,下面就有“亿元水官”?
· 欺负智商的“救护车用于采购”
· 政府官网为何还好意思“裸奔”?
· 绝对权力不除,奇怪建筑不止
· “豆腐渣”工程的花招不能再多了
· 愈加热闹的论文市场纯粹是自娱自乐
· 三亿元校友捐赠仅仅刷新了数字纪录
· 馒头办,不能一撤了之
· 豪华办公大楼也许就是反腐线索
· 沦为“镀金”的假学术有啥存在的必要
· 环卫工成高危人群是城市发展之耻
· 谴责暴戾也是在疏解安全焦虑
· 谁懂“市长闻到烟味要求查查”的尴尬?
· 打破教师终身制的好经别念歪了
· 是什么造就了就业红黄牌的专业?
· 被点名后的中华医学会究竟在干嘛
· 旅游城市以“宰客”闻名何其可悲
· 谁来搅动高校课程设置的死水?
· 任何旅游资源都不是高价门票存在的借口
· 老百姓半夜玩乐登记与官员财产公开
· 要求学生裸测的安大要如何自证清白?
· 请给抗震救灾小英雄不走寻常路的权利
· 四成毕业生啃老所折射的社会隐忧
· “家里不缺钱但缺个官”有啥潜台词?
· 还有多少校园负面传说在经久飘荡?
· 高考综合评价录取还须继续贯彻“自主”
· “走过场”的单独高考让公平与制度双输
· 权钱通吃下,如何洗刷高考之耻?
· 反对免死源于法治缺失焦虑
· 为英雄学子安排单独高考只能当特例
· 各地放开异地高考速度咋不合拍?
· “救命钱”垫得出,也要收得回
· “孝子杀母”案不只需要法律的温情
· 文章,你让我如何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