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同等的英勇悲壮,为何孙揆比不上谭嗣同?

来源:红网 作者:刘吉同 编辑:张瑜 2021-03-12 17:01:51
时刻新闻
—分享—

文/刘吉同

孙揆是唐末人,进士及第步入仕途,历任昭宗中书舍人、刑部侍郎、京兆尹等职。890年5月,昭宗派大军讨伐割据河东的李克用,任命他为“副总司令”。孙揆从晋州出发,“建牙杖节,褒衣大盖,拥众而行”,大摇大摆行至潞州遭晋军伏击,数百牙兵随即散去,孙揆也做了俘虏。李克用厚礼待之并打算委他为河东副使。孙揆说:我乃天子委派的大臣,“岂能伏事镇使邪”。晋王大怒,令左右拖出去锯了。但人体是软的,刽子手锯不好。孙揆斥责道:“死狗奴!锯人当用板夹,汝岂知邪!”刽子手照办,弄来木板将孙揆夹住开锯,惨不忍睹。然而,孙揆“至死,骂不绝声”(《资治通鉴》卷258,下同,只注卷数)。

孙揆可谓英勇悲壮,铁骨铮铮;视死如归,气贯长虹。但是,他所殉的唐王朝和昭宗帝,就远没有这么高尚了,无德无品,腐烂腐朽,此时已是一具待葬的僵尸。这就使孙揆之死的价值和意义大打折扣,说白了,他不过是一个没落王朝的陪葬品而已,之外再也无法“拔高”了。假如把孙揆的精神比作鲜花,这可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由此告诉人们一个道理:并非所有的英勇悲壮都是有价值和意义的。

唐武宗病重时,与宠妃王才人有一段对话。“我死,汝当如何”,对曰:“愿从陛下于九泉!”皇帝随即送她一条绫巾,“武宗崩,才人即缢”(卷248)。宋江喝了朝廷御赐的毒酒后,自知很快死去,此刻他最担心的是死后李逵闹事,“把我等一世清名忠义之事坏了”,于是令李逵星夜赶来。李逵到来后,宋江把“下了慢药”的毒酒让他喝下。李逵知道真相后,说:“罢,罢,罢,生时伏侍哥哥,死了也只是哥哥部下一个小鬼!”返回后便死去。我家乡旧县志里,记载了明朝一位烈女,“王氏受张汝桂聘,未嫁,闻夫死,即同母往吊。其母归,请守丧三日,水浆不入口,自缢柩侧,节烈倾动邦国”。上之三人,都是慷慨赴死,义无反顾。然而,却毫无价值和意义,因为太愚昧乃至愚蠢了。

只有死得其所,其死才有价值和意义。唐高祖武德四年(621年),李靖率唐军包围了梁国首都江陵,皇帝萧铣在中书侍郎岑文本的劝说下,打开城门投降。何以不战而降?因寡不敌众,硬战下去梁国军民必然死伤无数。“奈何以我一人之故陷百姓于涂炭乎”,萧铣此语光芒万丈,应为他点一百个赞!投降后的萧铣对唐军说:“当死者唯铣耳,百姓无罪,愿不杀掠。”萧铣后被押到长安,因不承认有罪被李渊斩于闹市(卷189)。明朝思想家李贽,76岁高龄被朝廷逮捕下狱,他宁死不向世俗和权势低头,不放弃自己的“异端邪说”,最后自刎于狱中。清初文学家金圣叹因为民请命而遭清廷斩杀。

“生命诚可贵”,三人中至少金圣叹不愿“慷慨赴死”,也没有做好死的准备。“莲子心中苦,梨儿腹内酸”,何况还有许多才子书等着他的妙笔去评点。然而,朝廷却残暴地剥夺了他们的生命(李贽是间接剥夺)。尽管三位并非像前三人那样甘愿去死,但却死得其所,萧铣愿用自己的死换百姓的生,李贽甘为真理而死,金圣叹则是为抵抗官府的暴政而死。其精神永远令后人敬仰。

还有更崇高的,比如谭嗣同,他作为清廷四品卿衔的军机章京,并没有像孙揆那样,誓死去捍卫那个腐朽没落的封建王朝,而是献身变法。失败后能逃而不逃,用死去殉伟大的变法事业,用自己的鲜血唤醒国人,用生命向封建顽固势力做最后一击。谭嗣同是为拯救灾深重的中国而死,为推动中华民族走向文明而死,为谋四万万同胞的幸福而死,因此,他的死是一座不朽的丰碑。“死得其所,快哉快哉”,他因死而永生。

来源:红网

作者:刘吉同

编辑:张瑜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1/03/12/9085772.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