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世纪的遗产:社会科学的“混血儿”简史

来源:红网 作者:都大伟 编辑:田德政 2022-07-29 15:08:16
时刻新闻
—分享—

□都大伟

《梦华录》的台词金句有言:“这个世界上,最不可测的就是人心。”今天,我们确实有一个试图测人心的领域——社会科学。“社会科学”一词,总会让人产生这样一个误解:既然叫社会科学,那一定是科学,但实际上并不尽然。严格来讲,社会科学是个“混血儿”,应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科学视角的社会科学,一类是人文视角的社会科学。这两大基础的形成,要追溯到社会科学的前身,即中世纪的哲学。

一、好雨知时节

中世纪有所谓“四大学科”之说,即神学、法学、医学、哲学(一称为文学)。其中神学负责人的精神活动,法学和医学则分别负责人的社会规范和身体状态,而除了这三个领域之外的其他领域,则统由哲学负责。中世纪的哲学,被称为是一种“处世”“现世”的学问,这跟现在的哲学有很大不同。而三大学科之外的所谓其他领域,在当时大概有两种:一是人所处的自然环境,二是人的道德情操,这两大领域是中世纪哲学的主要研究范畴。

把上述的这些领域——精神活动、社会规范、身体状态、自然环境和道德情操——整理加总后发现,其实这其中出现了一个很大的缺失,就是人的行为。中世纪是一个等级制度相当森严的、法国历史学家马克·布洛赫所说的“封建社会”,这个封建社会的普遍观念是:人有高低贵贱之分,高贵的人有能够掌握自身行为的理性,所有的行为都规规矩矩;低贱的人则没有这样的理性,因此后者的行为需要宗教的严格规范。这样的观念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了神学和法学的教育,但对人的行为本身的研究是缺失的。毕竟,在中世纪,所谓高贵的人都遵守着严密清晰的社会规范,所谓低贱的人则接受宗教的麻醉,他们的行为还有什么值得研究的呢?

当然,这样说并不代表当时没有任何关于人的行为的研究。自古希腊先哲以降,该领域的研究一直零星出现,但从未实现系统化和规模化,或者说没有形成的学者团体和成熟的学术道统。“好雨知时节”,此时还没有到社会科学萌发的时节。

二、当春乃发生

让上述这种“人的行为研究缺失”的状况发生改变的事件,是法国大革命。

法国大革命的一个意义在于,政治变革便逐渐成为欧洲各国的常态,追求个人的政治权利也逐渐成为欧洲普通民众的常态,这意味着往昔的社会规范被打破,越来越多的“越轨”行为出现甚至变得常态化,中世纪那种“人的行为规规矩矩、不值得去研究”的思想藩篱,也被一举打破。最终,一系列对人的行为的研究开始出现并蔚为大观,它们进而汇总、分类,终于形成了我们今天所说的社会科学。当然,社会科学形成的机制并没有这么简单,但我们依然可以说法国革命是社会科学诞生的重要背景和重要标志。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法国大革命使得一批人开始专门从事对人的行为的研究。而这种对人的行为的研究,继承的遗产便是中世纪的哲学。正如本文开头所描述的那样,中世纪的哲学研究分为对人所处的自然环境和人的道德情操两大方向,这两大方向逐渐分道扬镳,前者作为哲学研究的科学视角,在第谷、开普勒、牛顿的努力下逐渐注入数学因素,最终演变为自然科学;而后者将对人的道德情操研究继续细化,演变为哲学研究的人文视角。到法国大革命时,哲学的这两大视角均已成熟,被当时研究人的行为的一批学者直接拿来所用,分别成为社会科学的科学基础和人文基础。

这里顺便可以说一句,后来欧美本科生所在的学院常常被称为“科学与人文学院”,授予的博士学位被称为“哲学博士”(PhD/D.Phil),其实正是延续着兼顾科学与人文的中世纪哲学教育的古老传统。

三、随风潜入夜

但是,仅仅因为中世纪哲学留下科学和人文这两大遗产,法国革命时期的学者就一定要把这两大遗产套用到对人的行为的研究吗?这种解释未免有些牵强吧?

其实社会科学之所以形成两大视角,更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人的社会行为全部发生在所谓的“社会世界”中,而相比于看得见、摸得着的自然世界,社会世界中的许多概念,诸如国家、社会、关系、社会网络等,都是无形的。这种无形,让当时的学者出现了两种对立的判断:一种判断认为,这些概念所组成的社会世界是客观存在的,研究每进一步,这个客观世界里未知的东西就少一分;另一种判断认为,这些概念嘛,不过是人类主观创造出来的而已,研究成果也都是人类想象力的头脑风暴而已。

久而久之,“随风潜入夜”,这两种看待社会世界不同的本体论,就分别形成了社会科学的科学视角和人文视角:前者在认识论上讲求对社会现实的观察和解释,方法论上以量化分析为主;后者一方面是指对人和社会从应然角度去论证的规范性研究,另一方面是指对话语进行描述和理解的解析流派,其中解析流派的方法论以质性分析为主。

四、润物细无声

讲到这里,答案其实已经揭晓,社会科学并非纯粹的科学,至少不完全是大众所理解的那种科学,其中包含了人文的视角。但是,大概要拜奥古斯特·孔德的逻辑实证主义的发扬光大所赐,今天一个普遍的观念,是把科学视角当作社会科学的“正统”视角,颇有一股东风压倒西风之势。但人文视角在社会科学中所占的比例比我们想象得要高——社会科学的若干学科在初立门户时,占主导地位的都是规范性研究;而夺取并长期占据主导地位的实证研究,晚近时也遭到了解析流派的挑战。

综上,今后当我们再提及“社会科学”时,一定要记住,因为实证主义的势头强盛,使得“社会科学”就这样被将错就错地用了,但这个概念的“科学”成分远没有那么纯,在方法论上其实是实证、规范和解析呈三足鼎立之势。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很多学者更愿意把“社会科学”称为“社会研究”。严格来讲,社会研究确实更贴切一些。不过嘛,名字就是个代号而已,最重要的还是得把背后的内涵拎清了。

来源:红网

作者:都大伟

编辑:田德政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2/07/29/11574943.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