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记忆中的谭鑫培祖居

来源:红网 作者:夏元秀 编辑:田德政 2022-08-04 17:27:25
时刻新闻
—分享—

□夏元秀

应文友邀请,凭着记忆,我们来到当年的流芳街谭左湾寻访谭鑫培先生祖居,之所以说是寻访,皆因当年的江夏区流芳街已更名为东湖高新区佛祖岭街,问了当地居民才得知,当年的整个村湾已全部搬迁改造,先生的祖居也被拆除,听了,甚是遗憾。

幸好,八年前我曾拜访过先生的祖居,是春天,由风景迷人的藏龙岛穿过整洁的流芳居民还建新区,一路淋浴着白玉兰和油菜花香,眼前是已具庞大规模的富士康工业园,与之相比,比邻而居的谭左湾显得分外宁静。祖居的简朴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将我一路幻想的深宅大院、飞檐雕栋赶得无影无踪,眼前的祖居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20世纪民宅,从外表看,丝毫没有特别之处。

祖居坐北朝南,位于小村的第一家,门前是青砖铺成的晒场,成群的鸡鸭旁若无人地在砖缝里寻觅食物。一个石碾静静地卧在窗下,似刚刚热火朝天打场后的小憩。大门两旁两个圆形的石凳非常干净,似先生放学归来刚刚还坐在上面玩耍。

轻轻地推开虚掩的木制大门,映入眼帘的,是前后两重带着天井、分左右厢房和堂屋的旧式民宅。春日的暖阳从天井处斜斜地射在土墙边陈旧的风车上,几把锈迹斑斑的锄头和铁锹静静地倚在屋角,房梁上雕刻的花纹虽历经岁月的沧桑,却仍能清晰地看出繁茂的枝叶和怒放的花朵。

堂屋的中堂处,是先生青衣小帽端坐的画像,先生一脸恬静,温文儒雅。两旁陈列的资料上,简单地概述了先生的人生历程。先生生于1847年,十岁那年,酷有戏曲天赋的他随父亲到了北京,11岁入小金奎科班习武丑,后改武生和文武老生,1863年毕业。他以毕生的心血和精力,全面继承和发展了民族传统的戏曲艺术,博采众长化为己有终成一家,并成为京剧史上第一个老生流派——谭派创始人,被梅兰芳大师赞为“中国戏曲表演体系的总代表”,梁启超大师也曾为他写下“四海一人谭鑫培,声名卅载轰如雷”的诗句,可见先生当年的名望是何其之盛。1917年5月10日上午8时,先生因病逝于京城宣内大街大外郎营1号寓所,享年71岁。

在屋角高大的皂荚树下遇到一位热心的奶奶,她为我讲起了当地流传的关于谭鑫培先生的传说。

传说以前经常有走南闯北的戏班子来村里唱戏,有一年夏初,谭鑫培正在村后的池塘里捉鳝鱼,听说又来了唱大戏的,酷爱戏曲的他忙在水里摆了摆脚上的泥巴,就兴冲冲地跑去看戏。不一会儿,谭鑫培便被戏里的故事深深地吸引,忘情地跟着戏里唱起来,连篓子里的鳝鱼啥时候溜走的都不知道。戏班的班主早就注意到这个爱戏曲的少年,便请他上台试唱一曲,少年怯怯地走上梦中的戏台,有模有样地唱了起来,哪知这一唱便赢得班主的极度青睐。从此,少年便跟着戏班子走南闯北练就了一身的过硬本领。

虽然奶奶讲的故事和官方的传记大相径庭,但我还是被她绘声绘色的故事深深吸引,沉寂的祖居也因奶奶的故事而显得亮堂起来。

距今已有一百多年历史的祖居,虽经几代人的努力修整挽留,但最终,它还是未能幸免历史前进的浪潮。

近日,在百花奖甲子之年的晚会现场,谭鑫培先生的《定军山》再次引爆全场,震撼的画面,让作为江夏人的我颇感自豪外,也消除了我一直以来对谭鑫培祖居消失不见的耿耿于怀。虽然时光的长河淹没了先生的祖居,但记忆永在,精神永在,骄傲永在,一种值得我们代代传承的烈烈风骨永在!

来源:红网

作者:夏元秀

编辑:田德政

本文为红辣椒评论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hlj.rednet.cn/content/2022/08/04/11689841.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