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用户信息被卖,美团“撇清关系”式回应真的好吗

2018-04-26 09:38:46 来源:红网 作者:中原渔夫 编辑:田德政

  4月23日,新京报微信公众号推送了一篇记者调查报道《你订餐地址电话可能被出卖 万条外卖信息有人叫价2000》,读来简直让人心惊肉跳。记者卧底“电话销售群”并联系购买外卖平台的客户数据,10000条售价800元、600元,平均每条不到一毛钱,包括订餐者的姓名、性别、电话、地址、订餐信息,前一天、当天甚至用户刚刚订餐的信息也尽收其中。

  新京报文字报道中提到的人名都给拟了化名,一些具体事例也没对应订餐平台名称。不过,在所配发的4分半钟的视频报道中,则直言不讳地点出了美团之名。文字和视频两相对照,不禁让人感到美团外卖对用户个人信息的保护真是糟糕透顶!

  美团方面反应倒是挺快,当天立马作出了回应。除了感谢媒体和用户监督之外,还说已启动相关信息核实排查,并向警方报案。然后话锋一转,强调自己一直视信息安全为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公司多个部门都组建了安全委员会,并在业务及技术流程上加强了多道防线。接着辩解说由于外卖配送链条长,涉及平台、商家、三方配送等多个环节,可能有不法分子在其中获取信息。最后表态说对于此类事件,始终坚持严惩不贷、坚决打击的原则,将与公安机关一起,全力打击盗取、倒卖用户信息的不法行为,尽全力保护每一位用户的信息安全。

  不能不承认美团的回应很漂亮,态度诚恳,表态也好,虽然为自己作了辩解却并不惹人反感。不过,对照新京报调查报道,则不难发现美团在驾轻就熟的“公关”技巧掩饰之下,差不多把责任都甩给了别人。其言外之意无非是说,我已经很重视用户信息安全了,并且做出了诸多努力,但是因为这事除了自个儿平台,还涉及商家和三方配送,所以只能仰仗公安机关鼎力相助了。

  呵呵,真是巧舌如簧、无懈可击。然而且慢,我们还是好好琢磨一下美团方面的“说法”吧。美团说外卖配送链条涉及商家、三方配送等多个环节,好像自己无能为力似的。但是别忘了,商家和配送其实是受制于美团平台的,是否吸纳哪个商家,还不是你美团说了算?对入住你家平台的商家,如果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你能置之不理听之任之吗?新京报记者略施小技就能发现商家爬取和出售用户信息,你还能说自己不可能发现若无其事吗?真要这样,还谈何对用户的信息安全负责任?

  即便真的是第三方配送员出卖经手的用户信息,你们不也可以像新京报记者那样通过卧底“电话营销群”掌握蛛丝马迹,进而挖出到底是哪个商家或配送员所为,轻者直接解约商家或向商家施加压力令其解约配送员,重者向公安机关反映情况追究刑责吗?更何况,美团外卖的大部分配送员,还是由你们自己紧密联系直接管控的,查访违规行为并予以处罚还不是小菜一碟?人们记忆犹新的是,在4月初阻止滴滴外卖登陆无锡市场那场鏖战当中,美团曾经急调苏州200配送员增援无锡呀,能做到这样,不正好说明美团对配送员尽在掌握之中吗?

  遗憾的是,我们只看到了新京报报道中从配送员手里买到的用户订单照片,却并没有看到过美团处理这样做的配送员的相关新闻报道——我相信真有这种事的话,美团自己会很乐意大力宣扬的,毕竟这更能彰显自己保护用户信息方面的努力和成效。难道说查明配送员出卖用户信息就那么难吗?我相信读了新京报报道中说到的某个区域集中出现用户接到骚扰电话的现象,就会自然而然想到对应那个区域的配送员有问题。如果美团APP上开通并重点提示用户举报此类现象,我相信不堪电话骚扰的用户也会积极配合的。

  再说啦,美团总该管好自家员工吧?去年11月广东省阳江市江城区检察院曾对被告人方某、蓝某提起起诉,其中方某在犯案前是互诚信息技术公司阳江地区销售主管,而互诚信息则是原美团网和大众点评合并之后注册的法律实体,也就是法律意义上的“美团网”。简而言之,方某想获取阳江及广州地区的美团商户信息,就指使蓝某通过方某的美团账号密码,登陆公司内网盘古、apollo系统,利用自己编写的程序大量获取系统中的商户个人信息,窃取包括姓名、联系方式、地址在内的敏感信息。好在由于案发时间较短,两人还没来得及出售或转移,即被民警控制。大家想一想,连地区销售主管都非法获取和出卖用户信息,还让人怎么相信美团方面振振有词的重视保护用户信息!

  新京报记者从一个用户信息贩子那里了解到,他售卖的这些数据每天中午会更新一次,“数据是由系统内部人员提取的,每天更新4万条左右”。如果美团在保护用户信息方面真的做到位了,其最容易被怀疑的岗位上的员工何至于如此胆大妄为?

  新京报记者为采制调查报道而“购买”客户资料过程中,那些卖家并不低调隐晦,相反却有点大大咧咧。我想如果美团真的重视用户信息安全”工作的话,理应不难发现这些转卖用户信息的人和事,然后顺藤摸瓜找到源头。相反,这些并非难事的事却没见美团的相关报道,因此我不禁怀疑美团方面是不是真的安排了人手在做这种事,或者即使有人在做,其方式方法和工作效果也很成问题,竟然连临时客串一把的新京报记者这样的敬业都达不到,而你们作为外卖平台本来更应该比人家更重视自己用户信息的保护呀!

  既然新京报记者为了采写一篇调查报道,就能不怕麻烦卧底QQ和微信“电话销售群”获取线索,联系卖家套取更深入详细的情况,那么为什么作为外卖平台本身,却不主动用这种方法打击出卖和转卖用户信息的现象呢?是你们缺这几个人手,还是这事做起来难度太大呀?记者并未暴露身份,也没做特殊身份才能做到的事,只不过做了谁都能做到的工作,可以说,记者的所作所为,美团方面真想去做的话,并不难做到。如果美团真的像自己所说的那样对用户信息安全高度负责,还有什么理由不能像新京报记者这样如法炮制搞他几票呢?

  美团口口声声标榜自己多么重视用户信息安全,可实际上连这些基础性工作也不去做。所以,我们不能只听美团说好听的漂亮话,不光要察其言还要观其行,不能被好态度给蒙蔽了。前天有新闻报道说,比尔·盖茨后悔自己20年前在微软听证会上对国会议员们态度不好,不像如今的Facebook扎克伯格这样圆滑,否则微软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反观美团对新京报调查报道的回应,真像是得了小扎的真传。但是,美团应该明白,用户不会全是糊涂蛋,即便有人糊涂一时,也终究会有幡然醒悟的那一天。

  文/中原渔夫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