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我是你的垃圾桶

2018-09-30 21:47:32 来源:红网 作者:曾德凤 编辑:田德政

  你有一肚子烦恼,想向人倾诉,但因一再重复倾诉,周围的人都听得耳朵起茧子了,没人愿意再听你唠唠叨叨。他们或在你刚开始唠叨某件事儿时,机智地岔开话题,或做得更过分,见你来了,有意别开,那意思,是拒绝做你的垃圾桶。我则与这些人截然不同,非常非常乐意听你情真意切的倾诉,就是你把你的某个故事向我重复倾诉一千篇,我都会自始至终像听纽约爱乐乐团演奏小约翰·施特劳斯的《蓝色的多瑙河》一样听得如痴如醉的。如果我哪一回耳朵开小差了,你可以拿鸡毛狠狠地打我屁股一百大板的。

  我知道你很想说妻子那一坛子醋有多酸。你就是向老母猪多看几眼,都会招至她的白眼的。她防止你采路边的野花最厉害的一招,就是把你的私房钱压缩到只够果腹一餐两餐,根本没有余钱去寻欢作乐。她坚信无名氏提出的“男人有钱就变坏”的英明论断,你就是把钱藏在屁眼里,她都会福尔摩斯一样用纤纤玉指抠出来的。

  我知道你很想说你那些朋友。你得意时,酒桌上哥们热情得恨不得为你在酒杯里淹死,但一旦你倒霉了,想向他们借一文钱,都像在割他们的肉。能借一次有限的钱给你的,如野生东北虎,且那脸色,比铁还青,仿佛从此你们便化友为敌了。

  你也许想讲你的同事。那叫什么同事,甲是刘邦乙便是项羽,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蚂蚁一样的位置,一个个斗得乌眼鸡似的。要是没有律条约束着,拿大炮做决斗的道具,都嫌不够档次,导弹才勉强够意思。

  你的上司,也是你容忍不了的。他们鸡肠小肚,还是那种袖珍小鸡的。你稍稍地表现出一点才华,他们便防微杜渐放肆地打压你,生怕位置被你取而代之。他们的架子则大得不得了,好像他们是皇上,你只是奴才似的。你不源源不断地送他们马屁吃,他们便绝没有好果子给你吃。

  你也许想讲当年错过的一桩炒房的美事。那还是若干若干年前,你的一位北京的亲友来访,说是有急事要用钱,有一套三环内的90平方米的旧房急于出手,只要60万,现钱。你当时觉得太天价了,手头没有那么多钱,没有动心,错失了机会。不然到现在,房价涨得震耳欲聋,你不想做千万富翁都脱不了身。

  你也许还想给我讲越来越多的病痛,如不该突出的地方纷纷突出,什么腰椎间盘突出,胸椎间盘突出;不该高的高了,如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牙齿也叛徒了,一颗颗不是头也不回地逃之夭夭,便是如风中的芦苇。

  你说,你说。你还有什么要诉说的,我都会一一贪婪地笑纳的。

  需要说明一下的是,我不是只对你一人如此,我是个滥情者,对你之外的所有你你你,都如此这般,没有一丝水分的。

  鲁镇上的祥林嫂要是遇上了我,就不会为阿毛的悲剧诉说无门了。鲁镇人是太不厚道了,当然,喝过洋墨水的鲁迅除外。

  有人也许会觉得我做一个垃圾桶太浪费大好时光了。可我不这样认为,庸常人看到的我的桶里是满满的垃圾,智慧者看到的,恐怕不是垃圾而是满满的善意!是吗?阿弥陀佛!

  文/曾德凤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