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宋太祖只拍“苍蝇”不打“老虎”

来源:红网 作者:马良德 编辑:王俞 2019-01-04 22:24:04
时刻新闻
—分享—

  在外人看来,宋太祖赵匡胤反腐败够狠,强调“十恶、杀人、官吏受赃者不原。”北宋初建,社会混乱、政令不通,于是他从整饬吏治入手,严厉惩办了贪官污吏,在位十七年,可谓年年反腐败、隔三差五杀贪官,笔者按《宋史·本纪第一》(元朝脱脱等著)的记载粗略算一下,包括商河县令李瑶、右千牛卫大将军桑进兴、光禄少卿郭玘、殿中侍御史张穆、兵部郎中董枢等因坐赃和失察被杀官员达二十五人。

  建隆二年(961年)四月,商河县令李瑶(从七品)因坐赃,在宫殿门前,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被杖死,宋太祖这一招颇有杀鸡给猴看的架势。乾德四年(966 年),契丹横海节度使桑进兴降宋,宋太祖给了他左千牛卫大将军的闲职,宋太祖临时差遣他监督陈州粮仓事务而受贿,开宝四年(971年)春坐赃弃市,何苦来哉?想必他在横海节度使任上“吃拿卡要”惯了,套用时下的说法,那就是降宋后仍不收敛、不收手,难怪宋太祖拿他开刀了。

  看上去宋太祖的反腐轰轰烈烈,杀气腾腾,以为动了真格的,但仔细琢磨比对上述弃市者的官阶,不难发现,除右千牛卫大将军桑进兴官职为从四品外,其余都是六品以下“苍蝇”级别的官吏。那么,庞大的大宋帝国官僚集团中桑进兴以上者皆清廉吗?

  “老虎”总是有的,宋太祖朝“老虎”当首推宰相赵普,清朝学者毕沅在《续资治通鉴·卷第七》记载了赵普收取李煜、钱俶好处费一、二事:某日,赵普刚把南唐后主李煜送的五万两银收纳利索,宋太祖不早不晚来访,赵普心里没底就把收银子的事坦白了,说我把银子上交朝廷吧,宋太祖说你就收下吧,写信谢谢懂事儿的李煜,给使者几个钱花花。又某日,吴越王钱俶给赵普送来十瓶“海物”刚搬进宅院,宋太祖忽然来访,赵普没来得及遮掩瓶子。宋太祖问这瓶子里装的是啥呀?赵普说是钱俶送来的海物,宋太祖故作惊叹状:海味必佳!即命启之,皆瓜子金也。行贿者大多要掩人耳目,将钱币装入香烟盒,将金条塞入鱼肚里,都是一个套路。赵普见事情败露,吓得跪地叩头作无辜状:我还没来得及看钱俶的信呢,若知道是瓜子金,当禀报您而却之。宋太祖不阴不阳笑着说收下无妨,钱俶以为国家大事都是你说的算呢。尚不知被宋太祖弃市的二十余人坐赃、贪墨数额多少、社会影响恶劣程度如何,但一定远远在赵普之下。李煜、钱俶缘何舍得投入?宋太祖早有吞并南唐、吴越之心,这二位小国之君也知道那是早晚的事儿,只不过幻想着能挨过一年是一年、能偏安一天赚一天。他俩走赵普的后门,一是看中了赵普位高权重,与宋太祖走的近,能说上话;二是看准了赵普是一只“饿虎”,真金白银送去,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嘛。

  宋太祖像模像样地杀了一些低级官吏,岂不知宋太祖玩的障眼法:杀小吏以掩其奸,放“老虎”以售其私。盘点宋太祖放“虎”归山手段,不难看出,他庇护功臣、念亲。譬如赵普,参与策划“黄袍加身”“杯酒释兵权”等一系列重大政治事件和活动,是功臣,不能杀;譬如忠武节度使王全斌、武信节度使崔彦进、枢密副使王仁赡,领兵六十六天便攻下后蜀,蜀主孟昶率众投降,王全斌等将领私开府库,纵兵掳掠,引起兵变后又残杀降兵两万七千余人,按宋太祖当时搞反腐败专项活动的架势,群臣认为王全斌等人罪当处斩,但宋太祖念其有功,没杀;如宗正卿赵砺坐赃,因为是宗室,也没杀。

  为何大宋帝国高级官员腐败如此严重?盖缘于宋太祖在反腐败这个大是大非问题上没有一碗水端平。宋太祖曾对石守信、高怀德等将领酒后吐真言:人生如白驹过隙,一晃就老了,不如多积金、买良田美宅留给子孙,置办歌儿舞女颐养天年,你我君臣之间无所猜忌嫌,多好哇。某日,宋太祖问赵普什么时候能有桑维翰这样的宰相共商大事呢?赵普反驳道:倘如桑维翰在,您也不会采用,因为他贪钱。桑维翰是五代时期后晋帝石敬瑭的宰相,足智多谋而贪婪。宋太祖不以为然:苟用其长,亦当护其短,赐予十万贯,则塞破屋子矣!善于洗脑才是宋太祖看家本领,一碗迷魂汤泼出去,不怕文臣武将们不乖乖地任由摆布了。看得出,宋太祖对高官的政治思想工作抓住了两个重点:一是能用钱摆平的都不是事儿;二是勿担心奢靡之风、享乐主义,朕护短。问题是皇帝的赏赉是有限的,薪俸也是有限的,高官们乐享于歌儿舞女、豪宅美妇之中,则必须有厚实的经济来源,像赵普那样还琢磨走私、经营客店来着,何况他人?既然宋太祖有话在先,难保一些高官不放开胆子巧取豪夺、鱼肉百姓了。“上有所好,下必从焉。”欲谋高位、欲谋要职、欲谋便利,利益输送便不会停止,只是在不同历史阶段轻重有别罢了。宋太祖如此为政之道害了大宋帝国,可以说从大宋初建时起,“虎”“蝇”之患便自上而下蔓延开来了。

  文/马良德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返回红辣椒评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