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华商报:不要让弱者在寻梦的路途中绝望

2013/6/9 15:39:41 [稿源:红网] [作者:田德政] [编辑:易木]
  “勇者愤怒,抽刀向更强者;懦夫愤怒,抽刀向更弱者。”鲁迅老先生曾经这样说过。伟人之所以为伟人,总是因为他们能把一些问题看得很远,想得很透,让后来者总是以自己的言行来证明他们的远见卓识。
  
  6月7日,厦门发生一起公交大火惨案,造成数十人死伤。经公安机关缜密侦查案件告破,犯罪嫌疑人陈水总被当场烧死,疑犯因自感生活不如意,悲观厌世,而泄愤纵火。家人称其可能因低保被取消迁怒社会,另有说法是,与其到公安局办理年龄更改事宜未果有关,抱怨公安局和信访局互相“踢皮球”。
  
  陈水总之怒,可不是“伏尸两人,血流五步”,而是让40多名乘客为其愤怒殉葬。不管陈水总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迁怒于社会,迁怒于那些与自己无冤无仇的平民,让那么多人拿生命为他的愤怒买单,都是可悲可耻的!但从那些逐渐明晰的原因中,可以看出因为缺乏一个合适的解决问题的途径,才让他对社会产生了深重仇恨。当暴力成为弱者的武器,加害的就是更弱者。陈水总的性格自然是狭隘的,甚或是畸形的,他的诉求或者也是带有胡搅蛮缠的,但若没有“被踢皮球”的受挫,或可避免无谓的牺牲。
  
  按我们的生活经验可以预知,惨案发生后,少不了要来一场公共交通安全的整顿。往往在管理者们看来,只有开展一次这样的“运动战”,才能达成最快消除问题的目的。此套路功效必定会有,但毫无疑问是短暂的,因为这种手法注重的只是表象,往往没有在问题的症结上发力,一阵风的整顿也只能是治标之策。
  
  惨案的制造者陈水总,不管是因为低保被取消,还是因为更改年龄受阻,此类事宜在有关部门看来都属“鸡毛蒜皮”。但对于一个社会底层的百姓来说,这就是关系到他们生存的大事。有许多像陈水总这样的上访者,他们多年执著上访,其实本身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正是因为这是一些芝麻小事,往往无法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最终酿成惊天惨剧。
  
  记忆犹新的是,2009年成都公交车大火,造成27人遇难,纵火者张云良就是一个社会边缘人,无正当职业,家人对其失去了信心,于是产生了悲观厌世情绪。不管是厦门公交惨案的制造者陈水总,还是成都公交惨案的制造者张云良,他们无疑都属于时代的掉队者。如果他们能够得到拯救或者救济的话,也许就能避免那种极端行为。
  
  在此类惨案中,我们在谴责纵火者人性泯灭之外,更应该探究此类事件产生的深层次原因。为什么社会底层的弱者一有怨气,总是迁怒于更弱者?为什么社会暴力的燃点这样低,有些人一不顺心就“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在常人看来,一件稀松平常的小事,都可能引爆成惊天大案,一个火星就可能引发一场大火,个中原因不得不深思。
  
  说白了,还须在我们自身寻找答案。也就是说,我们的社会机制应当努力去融合对立者,而不是只顾着追求速度与效率而去制造更多的对立者。社会应该给弱者提供更多便捷的诉求通道,让失意者不至于沉沦,让怨恨得到疏解。只有用公平正义来消减社会的燃点,稀释弱者的愤懑,类似的公交惨剧自然会大大降低发生的几率。在无辜的生命面前,改变是必须的,而且是能够实现的。
  
  现在,从上到下都在为实现梦想而努力,但在全民族寻梦的同时,必须要关注那些掉队者,不至于使他们在寻梦途中感到绝望。如果当我们身处的社会让弱者看不到任何希望的话,那么就绝不是他们个人的罪与罚。
  
  我们不可否认鲁迅是伟大的,他总是能一语成谶。如果我们的社会能够让每个弱者都能有尊严地行进在寻梦的路上,我们宁可让他伟大的箴言成为历史的记忆,而不必用那些淋漓的鲜血,来一次又一次证明他的伟大。
  
  文/田德政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