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基因抵抗

2016-09-21 00:03:00 来源:红网 作者:曾德凤 编辑:田德政

  面对生活中的种种问题,人们都会下意识地进行抵抗。有的抵抗,是低层次的,而有的抵抗,则明显地技高一筹。本人是研究基因的天下第一牛人,拟利用基因改造,把一些困扰人们多年的严重社会问题,彻底抵消之。

  高医药费,是当下许许多多人所诟病的问题之一。你到医院一游,就是一个虾米一样小小的感冒,也有可能豪华地治出一个大病的费用来。对于不少医生来说,小病当大病治,野蛮地把病人统统当贵宾,轻车熟路。开药吧,尽开洋的贵的,机器检验吧,尽开能大把大把吞食钞票的。怕你揣着药方到外面药店去买相对便宜的药,药方写成天书的有的是,有些医院还灵泛些,医生干脆把药方打在电脑里,直接传到药房,你只有乖乖地到药房里拿药一条康庄大道可走,到外面药店买药,药方的没有,徒叹奈何,患者作弊的可能性轻而易举地被彻底抹煞了。医院在斗智斗勇中,似乎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但我能以一己之力,彻底打破此种不正常的格局。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嘛!我的办法是从基因改造入手,给所有人植入抗所有疾病的基因,这样,人人都健壮如牛,与疾病背道而驰,就是迷路走错了,也不会悍然闯入医院的大门。炙手可热的医院,立即便会成为寒冷的南极北极,人迹罕至。从医院的盘剥中解放出来的人们,一个个脸儿幸福得像解放区的天。

  高入园费,是当下许许多多都市年轻父母面临的难堪。在我所居住的这个中部省会城市,好一点的幼儿园,幼儿每月的园费高达一两千元,压得不少中低收入家庭气喘吁吁,恨不得把孩子关在家里,当宠物一样养起来,费用低廉得多,但又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心情相当纠结。

  我的办法十分给力,就是给所有的儿童植入天才基因,使他们具有不同凡响的能力,根本不需要到幼儿园去按部就班地浪费时间,越学越丧失灵气。这样,一桩棘手的问题,立即迎刃而解。所有的幼儿园均门可罗雀,看你入园费还疯长不疯长。说不定到那时,入团费会贱得一塌糊涂,市场经济吗,水落船低。但那时已晚,水落船低也无人问津,谁叫你恶人做在先。

  高房价,也把不少都市人逼得快要疯了。有人算了一下,在一线城市,若你不是赚钱机器,而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薪一族,就是辛辛苦苦一辈子,也难以在较好的地段买到一套相对体面的商品房。房子,如镇压孙悟空的五指山,沉重地压在都市人的背上。不少都市人,一谈到房子,苦水便如黄河长江,滔滔不绝从嘴里喷涌而出。

  这座大山,对普通人来说,可能束手无策。但对无所不能的我来说,仍然小菜一碟。我的办法还是从基因改造入手,就是给所有的人植入一个壳基因,使人人都像蜗牛一样,自然而然长出一个坚硬的壳来,这个壳,就是人的天然的房子,不需要在此之外再建什么房子了。如果你烧包了,要建什么房子,那是你的事,别人管不着,但那纯粹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如此,社会上所有的房子都会空置出来,供蜘蛛结网,供老鼠遮风避雨。房价一泻千里,房地产商无所事事,纷纷到海滩上去边晒太阳边捉虱子,不过,很可能肚子油水不足。可怜的房地产商们!但广大的都市市民,是彻底地解放了,谁也不需要房子,谁也不会动不动再被房子压得喘不过气来了。他们偶尔谈起房子,也仿佛在谈兵马俑什么的,好像离自己十万八千里。房奴是再也没有了,只在历史的烟尘里可以找到。

  哈哈!你说我的抵抗完不完美?

  文/曾德凤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