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影像表达的境界分野

2017-02-18 00:02:10 来源:红网 作者:陈庆贵 编辑:林旻煜

  有人断言21世纪是影像时代,是言不谬,中国全民摄影时代来临便是佐证。剥离施行娱乐功能,摄影本质上是借助镜头语言的影像表达。治学造园有三重境界,影像表达也有三重境界。套用托尔斯泰的句式,大抵便是:幸运的影像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境界各有各的不幸。

  美国人,新纪实摄影最重要旗手戴安·阿勃丝曾放言:“用相机表达出人类心灵最底层的东西,启开原本在每人内心深处的本性。”法国著名战地摄影师,多年报道世界军事冲突的菲利普则写道:“我在环游世界的时候开始拍摄照片。像每个人一样,为了明天做得更好,我必须记住今天。正因为我们都有遗忘的习惯,我才试着用照片的来提醒人们不要忘记。”

  事实上,大师们是从不同维度,异口同声描述影像表达之天然意旨。南非摄影师凯文·卡特的《饥饿的女孩》,乃1994年普利策摄影大奖经典作品。其再现影像为,1993年苏丹大饥荒时,一个全身赤裸的女孩因为饥饿,跪地仆倒,奄奄一息,女孩身后不远处,一只兀鹰虎视眈眈,伺机展翅扑食即将毙命的猎物。女孩硕大头颅与瘦小身躯比例严重失调,她已无力对悲惨命运做出任何抗争……拍下这张照片后,卡特上前赶走秃鹫,然后坐到大树下,点起一支烟,撕心裂肺地仰天长啸“上帝”,嚎啕大哭不止。数月后,33岁的卡特无法承受道义良知双重压力,在汽车里结束了自己的年轻生命。

  可以说,卡特用空前绝后的视觉冲击和人性震撼,揭示了非洲大陆生存状态的悲凉绝望,前瞻预警了社会丛林人性倾覆的高危风险,在成功唤醒举世目光聚焦非洲难民的同时,也完成了视觉境界与人生境界的双重升华。摄影家解海龙曾说,“我要用摄影唤起社会关注中国基础教育,用我的镜头替农家的孩子喊一声:‘我要上学’。”1991年,他的经典之作《大眼睛》作为希望工程标志推广后,画面强烈的视觉效果,引发全社会对失学儿童强烈关注。短短8个月时间,就募集到一亿两千万善款,希望工程由此真正打开局面,在全社会产生裂变式影响力。上世纪90年代,香港摄影大师陈复礼一幅《天上人间》获国际金奖名扬天下,促成婺源江岭成为“中国最美的乡村”和热点旅游目的地。可见,被悲悯情怀、人文关怀、良知启蒙定格的影像意义,已抵近“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之功德。为意义表达,堪称上境。

  为何摄影?美国摄影家爱德华·韦斯顿给出的答案是:“任何事物,不论出于什么原因,只要激动了我,我就拍它。”相形于经典大师“摄影是我的第二语言”“照相机是一个教具”之启蒙教化说;抑或,“一个摄影家知道在花朵后面有全世界的苦难,经由这朵花,他可以触碰到别的东西。”之悲悯情怀说,大多数“发烧友”体验的,庶几只是“重要的是情深,而不是景深”“最难为的是你不得不拍片”之性情。说白了,就是好玩,有趣,开心,快乐,简言之:有意思。魏群琪被《中国国家地理》称为“一个为鸟痴狂的中国人”,他从2013年开启拍鸟旅程,两年半时间出行36次,去过30多个国家地区,“打”到全球2615种鸟,成为名副其实的“鸟人”。不可思议的是,其全部旨趣居然止于“爱好”二字。为意思表达,大抵便如学者周国平所言:“一个人只要热爱生命,善于品味生命的乐趣,同时又关注灵魂,即使在一个无趣的时代,他仍然可以生活得有趣。”为意思表达,可谓中境。

  既没意思,也无意义,便为功利。现如今,无论专业摄影圈,抑或业余“发烧”群,为功利表达者不乏其人,且呈亦步亦趋前仆后继之势。环顾周遭,本末倒置,舍本逐末,为追求“语不惊人死不休”画面语言和“一鸣惊人”光影效果,PS画蛇添足狗尾续貂者举不胜举;不择手段,欺世盗名,为获得某某奖项,违反赛规造假甚或剽窃者前仆后继……盘点当代众多造假诓奖赝品,《雾罩天池》《广场鸽注射禽流感疫苗》《中国农村城市化改革第一爆》《藏羚羊》等,堪称最让影人蒙羞。无论如何,为功利表达,只算下境。

  对影像表达境界,尽管“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追求何种影像表达境界亦纯属个人自由;然而,在明文法律和主流道德两个度量衡上,境界高下优劣分野,既清清楚楚,更一视同仁。

  文/陈庆贵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