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自污能救命

2017-05-17 00:05:55 来源:红网 作者:曾德凤 编辑:王俞

  王翦是战国时期秦国著名战将,效命于秦始皇麾下,为秦始皇统一天下立下了汗马功劳。可就是这位王大将军,却在始皇面前显露了自己贪婪的一面。秦始皇攻楚失利,登门请王翦出兵。王翦借机提条件,要良田屋宅土地。秦始皇满口答应,他这才率六十万大军征楚。王翦率军行至关口,贪心又爆发,五度派使者回朝向秦始皇求良田。原本一脸忧郁的秦始皇不但没有恼怒,反而如释重负,笑逐颜开。

  初一看,王翦似乎是个十足的庸俗之辈,他带兵打仗,不是为了建功立业,留名青史,而是为了钱财。是这样的吗?他在做这些的时候,他的特别亲近的部下看不下去了,一再提醒他不要太过贪婪。王翦这才对特别亲近的部下悄悄说出了自己的良苦用心:秦王生性多疑,如今秦国全国士兵尽交到自己手中,此时唯有向秦王提出诸多要求,才可以表明自己除了钱财以外别无它求,借此消除秦王怕他拥兵自立的疑惧,以防不测。

  也是的,作为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国君,土地是他的,城池是他的,人口是他的,美女就更不用说了,一切的一切,包括一花一草,都是他的。拥有的越多,怕失去的担心越强烈。就是一只蚂蚁从对面爬过来,他都怀疑它的后脑勺是否生有反骨。一个人走过来了,就是对方手无缚鸡之力风都能刮倒,他也可能觉得对方很像是图穷匕首见的恐怖的荆轲。对于手握重兵的王翦,他不防,除非大脑冷冻了,但那时还没有冷冻技术,不可能的。也是的,六十万大军呀,如果瞬间轰轰烈烈地开过来,别说一座小小的王宫了,就是整座王城,都有可能被碾压成粉末。那他这个国君也就做到头了,死了死了那是铁定了的,不身首异处,就是最好的结局了。每想到此,秦始皇不寒而栗,夜不能寐。就是强大的安眠药阿普唑仑穿越到了秦国,秦始皇那小子一把一把吃豆子一样,都难见效果的。有的只是梧桐树,三更雨,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的漫漫长夜。秦始皇见王翦如此小儿科的作派,焉有不如释重负,笑逐颜开之理?

  秦始皇被王翦那老匹夫耍了。那老匹夫的手段,是自污,通俗地说,就是往自己身上泼粪,把名声弄臭。这一招的护身功能还真是了得,王翦躲过了杀身之祸,得以善终。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不但杀身之祸难以避免,而且,可能会死得很惨。秦始皇在商鞅身上试过的车裂,很可能也是用来招待王翦的。所谓车裂,就是把人的头和四肢分别绑在五辆车上,套上马匹,分别向不同的方向拉,这样把人的身体硬撕裂为六块,所以名为车裂。有时,执行这种刑罚时不用车,而直接用五匹马来拉,所以车裂俗称五马分尸。受刑人身受的痛苦可想而知,真个是惨、惨、惨!

  与王翦一样遇到了同样的人生大考的还有不少,萧何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个。

  萧何为汉高祖刘邦夺得天下立下了大功。他这人,在钱财方面原本没有嗜好。起初,他力辞高祖的封邑,并拿出许多家财,拨入国库,移作军需。刘邦在前线征战,每次萧何派的送军粮的使者来到前方时,刘邦都要问:“萧相国在长安做什么?”使者回答,萧相国爱民如子,除办军需以外,无非是做些安抚、体恤百姓的事。刘邦闻之,总是默不作声。心里指不定在想:好个萧何,如此这般,莫不是怀有异心?

  萧何得知刘邦这么关心他,琢磨来琢磨去,终于悟出了道道,惊出一身冷汗。从此以后,他大肆聚敛财富,时不时与民争利,贪婪得像换了一个人。萧何的贪婪,还招致了老百姓的投诉。刘邦接受百姓投诉,不但不恼,内心里还十分高兴,对萧何的怀疑也逐渐消失。萧何运用自污的智慧,得以远祸全身。他比他的那个战功赫赫的同事韩信能干多了。韩信如果效法同事萧何及前辈王翦,玩弄玩弄自污这个法宝,就不会被吕后那个更年期女人一时焦虑屠宰于未央宫了。可惜历史不可以倒车,韩信就是再后悔,也没有后悔药可吃,只能在阴间学得乖一点了。

  文/曾德凤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