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闲话老游戏的消逝

2017-06-20 00:04:44 来源:红网 作者:崔清林 编辑:夏熊飞

  十年前,我居住的城市一家报纸征集老游戏。此前,我已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们这代人年少时热衷玩的打梭、扔破鞋、哑巴官、来杏核儿等游戏整理成文,有许多已在报纸发表。于是,就从电脑中调出相关文章,发伊妹儿。那家报纸分几次刊发了我和别的读者提供的老游戏。之后的一天下午,应媒体之邀到某社区参加“邀你重玩老游戏”活动,和其他几位年少时玩过此类老游戏者一起,友情客串了一回“教练”。

  当日活动结束后,新华网很快以新闻图片“回放”了活动场景。次日的《人民日报》转发了新华社记者的图片报道。那家报纸也辟出版面对“邀你重玩老游戏”活动予以报道。

  参加活动的孩子们从没玩过攻城、闯大门之类的老游戏,一些孩子甚至从没听他们父母谈起过小时候玩过这些游戏,不知其所以然。在讲了老游戏名称、玩法和规则以后,他们才摸到些门道,渐渐玩出点兴趣,场面才变得热闹起来。由于受时间、场地和游戏道具的限制,那天下午只教了孩子们斗鸡、打梭、跳皮筋、开交等几个游戏。

  活动准备了一些小礼品,是奖给游戏优胜者的。游戏结束后,有部分孩子因为奖品的分配产生了分歧,甚至有孩子问:“下一个游戏有没有奖品?要是没有我就不参加了。”还有一些孩子看到好玩的奖品,还直接索要。个别孩子在欲“无功受禄”未获满足后,愤愤不平道:“有的发奖品,有的不发,不公平!”

  遥想当年,我们这代人小时候物质条件虽然有限,但却活得简单快乐。玩游戏都是自觉自愿的,能玩的游戏很多,推铁环、打陀螺、跳羊(也叫升级跳高)、斗鸡、抬花轿、跳皮筋,骑马打仗……玩的时候还吟唱着和游戏相匹配的歌谣,许多玩具都是自己就地取材亲手制作的。如今的孩子们玩老游戏竟需要号召、组织,没有奖品刺激孩子们就失去了玩的动力,可见老游戏真的合不上时代的节拍,适应不了现今孩子们的娱乐要求,从中不难窥出复兴老游戏之难。

  活动结束之后,我一直在想,老游戏这种民俗文化同别的文化一样,比如戏曲文化,一旦到了需要复兴的地步,就意味着它步入了末路。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对它“感冒”的人们越来越少,以至于有些老游戏濒临失传。但由此引发的思考并未止步,曾经流行的并使现在的中老年人在年少时兴趣盎然的许多老游戏,为何会在当下逐渐消失的呢?

  我们这代人小时候物质条件相对匮乏,大都是兄弟姐妹较多的家庭,父母普遍收入不高。在工厂“抓革命,促生产”忙了一天的父母累得要命,回家就忙着解决一大家子的温饱问题,根本无暇更无闲钱顾及孩子的游戏。这就给当时功课不紧张,家庭作业不多的孩子们“放羊”的机会。放学后,男孩儿们可以在院里或街上,由着性子摔书本纸叠的面包、拍烟纸叠的三角、弹多彩的玻璃球……女孩儿们可以丢沙包、跳房子……一直玩到家中大人喊回家吃饭。

  如今的城市家庭基本上解决了温饱问题,对祖国的未来——孩子的教育问题成了举国关注的大事,父母、学校和老师都特别关心孩子的学习成绩。孩子成了上足发条的学习机器,必学的各门功课和必须完成的家庭作业之外,许多家长还要逼着孩子上名类繁多的补习班。逼孩子就范的的理由很堂皇,为了他或她有个很美好,实际上很物质的未来。如此一来,孩子们哪还有玩老游戏的时间。

  话说回来,即便有闲了,当今的少年儿童恐怕也难以因陋就简,就地取材,玩少花钱或不花钱的老游戏。

  原因一:环境不允许。例如,弹樱桃核儿需要在土地上挖个小坑,可举目四望,城市背街小巷的道路和居民院内的路面早都硬化了,想在上面挖个小坑难且不说,问题还在于有关部门和物业是否许可这种破坏行为。再比如,过去每逢春天,少年儿童们就用较硬的纸张叠成简易的瓦片形风筝,或纸糊的以竹篾为骨架的各式风筝,在上面穿上引线,系上尾巴,便可在街上放飞自己的杰作。那时街上别说汽车,就是自行车也不像现在这么多。如今街上汽车成灾,交通安全成了重中之重,想在街上放风筝可能吗?

  原因二:观念不一样了。过去孩子们在课间休息时可以斗鸡,踢键子,玩升级跳高。现在的学校几乎都怕担学生在校内的安全责任,在甚至取消了跳木马体育课的情况下,具有健身功能的、又可能会因为不慎损伤身体的一些老游戏,自然也就成了必须根除的校内不安全因素。

  原因三:一些老游戏在现在的人们看来显得不高雅,有点不讲卫生。春末至秋初时的扔破鞋就属于这类游戏。几个少年,偶尔有假小子般的女孩儿掺合其中,玩时需脱成赤脚,每人出一只鞋,鞋尖朝上支在一起,然后站在数米远的一条线外,掂着另一只臭鞋使劲砸前面的鞋堆。先砸倒鞋堆者可免闻臭鞋之耻,笑看未砸倒鞋堆者紧皱眉头闻遍鞋堆每一只臭鞋的窘态。

  原因四:物质上今非昔比。那个年代谁家有台电风扇就让人感觉阔气得不得了,现在分体式空调、柜式空调和中央空调已成“草根”阶层眼中的寻常物。那个年代的冬天,教室里生个煤炉仍显得不暖和,孩子们就在课间唱着歌谣:“一个球咱俩踢,一踢踢到二十一……”或聚在背街小巷的墙角处唱着“挤呀挤暖和,挤出儿子吃白馍”,兴高采烈地玩踢脚取暖或挤暖和游戏驱寒。现在城市教室和市民家里不是开足了暖气,就是运转着空调,只有傻冒才玩这类令人忍俊不禁,土得掉渣的老游戏。

  现在的少年儿童玩电脑游戏、手机游戏和网络游戏堪称行家里手。我们这代人年少时哪有这等福气,时代发展使然啊。人都是在游戏中长大的,只是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游戏。

  文/崔清林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