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如果能对马茸茸的痛苦多一点理解

2017-09-13 00:03:14 来源:红网 作者:宋沅君 编辑:夏熊飞

  2017年8月31日,26岁的榆林产妇马茸茸忍受不了待产的痛苦,在向医生请求剖腹产、向家属寻求同意几度未果的情况下,从手术室的窗台纵身一跃,母子双亡。十几天来,有人质疑医院处置失职、监管缺位,有人谩骂家属冷血、没良心,有人更是向全社会不拿女人生孩子当回事儿的男人发起谴责和炮轰。

  而事情的真相仍旧未明,究竟是产妇下跪哀求家属同意剖腹产,还是产妇疼痛难忍下蹲?对于监控录像里的这一幕幕,家属和医院各执一词,各自推脱责任,仿佛只要找到了充足的证据,就可以与马茸茸之死撇清关系,就可以毫无愧色地卸下心头重担,像拂略掉身上的灰尘一样忘记这一场惨痛的死亡。不管马茸茸之死还有多少疑团没有解开,现在,医院和家属已经达成赔偿协议,舆论也已经冷静下来。

  生孩子到底有多难?常言道,女人一旦怀孕,就等于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而一个孕妇在临产时要耗费的能量,相当于跑完一个马拉松,这42.195公里的跋涉,是对分娩的一次极为形象的比喻。最重要的是疼痛,分娩的疼痛达到了人类所能承受的最高疼痛级别。综上所述,顺产就是忍受着最高级别疼痛的马拉松。剖腹产,是对这一过程的强行中断,以对产妇的身体造成更大伤害,来换取产妇和胎儿更大的生存几率。近些年来,各医院严格控制剖腹产指标,提高顺产生育率,就在产前讲座时大量宣传顺产对孩子的各种好处,越来越多的人认可并选择顺产方式。医生会把剖腹产指标分配给那些真正符合剖腹产指征的孕妇,像马茸茸这样的情况,只有顺产过程中出现难产、也就是剖腹产指征,才能转为剖腹产。

  以上所述,是就一般情况而言,对于那种认为生孩子没那么难、生孩子也就那么回事儿、谁还没生过孩子之类的人来说,不具备任何意义。在现实中,绝大多数产妇都从疼痛中劫后余生,但总有那么一小部分产妇,在分娩时没能忍受住疼痛,要么身体崩溃了,要么心理崩溃了。从马茸茸的死来看,她属于后者,虽然我们不知道她在跳楼前是不是身体状况也已经崩溃了。

  很多人由此追问,女性究竟有没有、应不应该有自主选择分娩方式的权利?答案毋庸置疑,应该有、必须有。但我认为,马茸茸之死或许与此无关。一个痛得要死的产妇,她自己选择了顺产,事先肯定预见到了这种疼痛,她需要的只是在真正体验这种疼痛时,别人给予她最大程度上的关怀、帮助和照顾。之前她两次走出分娩室,到走廊上求助,家属只是给予象征性的安抚,他们相信医院对产妇的判断,包括签署的那一纸同意书,却对产妇本身的感受视而不见,也没有及时采取积极主动的措施。恰好此时,医护人员忙于抢救别的出血的产妇,忽略了貌似正在正常待产的马茸茸。

  在马茸茸最后一次从家属眼中消失,到坠楼的这45分49秒时间里,她的身体和精神崩溃到了何种程度?如果有人在她身边认真陪伴和关注,有人愿意为减轻她的痛苦而切实做点什么,有人意识到了她的真正想法而给予纾解和开导,而不是一句简单的“加油吧,再忍忍”,她的人生一定会是不一样的结局。即便对生孩子、顺产和剖腹产再怎么无知的人,只要认真地对待弱者的痛苦,设身处地地去理解,向她伸出援手,事情都不至于发展到最坏的地步。

  跟忽视产妇的剖腹产意愿比起来,对产妇缺乏人道主义关怀,对分娩的疼痛缺乏理解同情,这更应该成为我们反思的问题。不管时代如何进步,社会对女性角色的定位仍旧陷落于陈腐的窠臼之中。生孩子历来被认为是女人的天职,是顺其自然的一件事,因此可以不需要过多的重视。马茸茸的死,只是一种微弱的声音,她像是在宣告:我太痛了,不想生了,与其痛死,不如我先死。谁又能责怪她的软弱呢?

  是否同意剖腹产,也许只是一种策略上的安排,但对产妇痛苦的忽视,是医院与家属潜意识里的一种合谋。9月10日,榆林市卫计局已经决定对医院负责人和妇产科主任停职,并责成医院即刻对管理方面存在的问题和薄弱环节进行整改。医院与家属达成的调解协议中有一条规定,马茸茸家属不再接受媒体采访。最终,他们谁都没有勇气再谈及此事了。

  文/宋沅君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