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我想做狐狸

2017-09-14 00:02:43 来源:红网 作者:曾德凤 编辑:王俞

  我是个在人界混得很不怎么样的家伙。如果让我在人界与动物界进行选择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动物界的。原因呢?自然有原因。

  我在官场上混,混得很不理想,在我的上面,是层层叠叠的上司,而在我的下面,则除了地板,再也没有什么了。这也没有什么,最接地气的公务员也要人去做的。关键是,我对上司总是下意识地表现出一副奴颜媚骨来。对上司奴颜媚骨,大多是指望得到恩宠,提拔重用。而我却根本就不是这一路货,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上司不要提拔重用我。因为我的能力虽然比大猩猩强了不少,但于人而言,则惭愧得很,就是傻瓜碰到我,都有可能羞辱我一番的。我能在现在的岗位上混吃混喝,已经很满足了,不愿意再给自己揽些什么东东,到时管理得一团糟,于我于单位,都是巨大的损失。有个洋人提出了一个彼得原理,说的是一个人常常被提拔再提拔,一直提拔到他不胜任的岗位上,痛苦不堪。我虽对彼得原理一知半解,但其精髓还是勉强理解了。照理,我这种状况,是可以对上司带一些刺儿的,至少可以在上司面前不卑不亢。但我的官本位意识太肥了,在上司面前,无论如何也牛不起来。我这样的人,对芝麻上司都是如此,如果要见了地球球长,那心脏不从胸中蹿出来,一蹦一丈二尺高藐视奥运跳高冠军才怪呢!我想,如果我做了老虎的话,这一问题立即会迎刃而解。那样的话,我会把奴颜媚骨全部换成虎气,见到上司,我会把他们全看成是幼儿园里的小朋友,居高临下的和蔼可亲。见到了地球球长,也会与他平起平坐绅士得不得了。

  我这个人脑子进化卡壳,从上幼儿园起便脑子一路吃力。末流小学末流中学末流大学,一路考过来,次次都是把红薯烤烧了,不是一般地烧,而是常常烤成了木炭,不知受过多少白眼。至今我落下了一个病根,便是看人时,看到的全是白眼,那些黑眼珠,全被我忽略了。这阴影,可能要伴我到坟墓里去才能解脱的。我想,如果我是狐狸的话,这问题便小菜一碟了。何也?因为狐狸可以说是聪明的象征。她三言两语便骗到了乌鸦大嫂到嘴的肥肉,就是一个经典的段子。如是,我再也不怕什么这个考试那个考试。北大、清华我都有可能嗤之以鼻,哈佛才勉强合我的心意,最满意的当是火星大学。只不过就是火星大学发来了通知书,我也没有心思去消受,因为目前的交通工具太落后了,等我从亚特兰大坐宇宙飞船启程,牙齿全掉了可能还没有到达目的地,那还读什么鬼书。那么,还是哈佛哈佛算了,也不丢人的。好的,我就是狐狸了。

  我为一病回到解放前的警世之言,常常夜不能寐。身体的事儿,谁也夸不起大话的,说不定哪天就病了。一场大病,把全家甚至全家族都拖进烂泥坑里的事儿,比比皆是。于是,我也想到了自己如果是某种动物的话,那就好了。我想到的是苍蝇。苍蝇这东西在人们的印象中形象不是太好,他总给人脏兮兮的感觉。其实,他的优点就隐藏在脏兮兮里面。怎么说呢?那就是苍蝇虽然成天与脏东西亲密接触,但他就是不生病。原因呢?据科学家研究,苍蝇具有强大的抗疾病基因,他就是大嚼鼠疫病毒、艾滋病毒,都平安无事的。我若是苍蝇的话,那就可以一辈子与医院与医生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了。那多好呀。不过,我这样的人一多,医药事业便无法振兴了,甚至有可能萎缩成一条小毛毛虫。那就是我的罪过了。因之,做苍蝇的种种好处,我就不过于大张旗鼓地宣传了。

  文/曾德凤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