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心中的仙丹

2017-09-29 18:06:04 来源:红网 作者:吕高安 编辑:司马清

马头岭 蒋军摄

  听说邵阳县河伯岭有千年红豆杉,这天下午,我们爬山去代河岭参观。尽管这里三伏天凉爽可人,几个乡里出身的中年汉子,还是气喘吁吁了一个多钟头,才爬上海拔1400米的陡峭山林。

  确实有一棵25米高4米围、1200年树龄的红豆杉,近山顶矗立, 像一尊菩萨。我们刚刚落座,抹汗,喝水,便撞见一个老头,三五分钟后接踵而至。怪了,刚才在山脚下,几百米长的开阔地,背后不见人影,此刻怎么钻出一个人,而且一个老头呢?

  老头看上去六七十岁,穿老解放鞋,挑三四十斤行李,黑瘦,坚实,咪笑咪笑中,泛出红光满面、安祥平和。乡里人笑脸就是打招呼。我们也招呼他歇坐,他说不了,还要赶八里路回去做事。简单问了来由。他说他姓易,是河伯岭林场退休工人,前天与外乡一帮人,到新邵县白云岩烧香,坐大巴转身时,又买了香烛,在河伯乡政府下的车,十几里山路挑到这,刚才爬山,竟然比我们还快。老人开朗有趣,我好奇,想探个究竟。

  “您老快古稀了吧?”

  “七十? 咯世莫想啰。”

  “也就出个头?”

  “上八十,老朽了,不过还烧得香。”边说边亮出身份证。

  哇!我问他住哪,他手一指。往前看去,群山环抱,层峦叠嶂,绿海中的绿海,衔着一片凹地,黑瓦木屋,星星点点露个头,就是马头岭。

  “老爷子一直住这?”

  “除了出外烧香,天天在这。”

  “在这干什么?”

  “我旧社会没读到书,解放后急着讨婆娘,所以只能当工人。在林场栽树,育树,砍树,每天肩上百十斤,上岭下坡,起早贪黑的。不过忙是忙,香还得烧,那时都偷偷摸摸烧。”

  “吃的东西自产,肯定没污染,一日三餐有规律吧?”

  “嗨!那时崽女多,收入少,吃的穿的,哪有么子讲究! 不过烧香的供品,还得讲究。实在不行,心到了,菩萨也不怪。”

  “现在好吧?‘’

  ‘’当然好啰! 子孙满堂,在外干事,都健健康康,搞得不错。我和老婆没病没恙,感冒都难得,退休工资用不完,搭帮政策好,不过也搭帮烧香烧得好。”

  “这里山水好,空气好,与外面相比,有什么感觉?”

  “感觉都差不多,不过比不上烧香。”

  “您和老伴每天做什么?”

  “崽女都不准做事了,要我们去城里住,城里住不惯,烧香又冒得伴。我们在家搞搞家务,做做菜土,拜拜菩萨烧烧香,不过也自在如神仙啦!”

  “这洞天福地做枕头,您天天做美梦吧?”

  “我一挨枕头就打鼾,一觉睡到大天亮。美梦冒得,不过经常梦到崽崽孙孙回来,梦到烧香。”

  老人三句话不离烧香,想尽力引开,都引“不过”这劳什子,于是我将计就计: “在哪烧香?”

  一听这话,他更加来了神,眼睛发了绿:“在家天天烧,还经常外出烧。近的烧到五皇村新庙堂,远的烧到南岳、普陀山、五台山。我们这些老家伙,一去就是几十个,十天半月不得回,随您烧到哪、怎么烧,崽女管不到,干部也不管,只给我们登记一下,准备了急救包,要我们互相关照,注意身体、注意安全。我要是路上摔到,气都不吭,爬起就走。不过,现在世间太平,走到哪里都冒事。”

  于是,烧香队伍如何早早准备干粮、准备香烛供品,如何统一着装打旗子,如何爬山过坳、风雨无阻,如何跪跪拜拜求菩萨,菩萨如何保佑大家健康长寿,这一带八九十岁老人多得很,还有两个过了百岁。都孙崽满屋,住着新屋,和睦相处,不愁吃穿,老人都像他夫妇一样,整天歇不下来…….老头摇唇鼓舌,讲得眉飞色舞。

  一口气讲了四十多分钟,从我们碰上他,不,从他下车到现在,四个多钟头了,老头不吃不喝、不坐不蹲、不停不息。我们搬出凳子,他说站着舒服,递他矿泉水也顾不上喝,一直挑着香烛行李、一个劲地讲烧香。如果从早上七点出发算起,八九个小时了,八十岁的老人,精力如此之旺,不知呷了哪味仙丹。

  我好不容易才插上一句:“这佛教来自哪里,谁发明的,教义是什么?”

  “………不过,……”终于咽住了。

  文/吕高安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