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先锋艺术万不可沦为时代的垃圾

2017-10-02 00:01:53 来源:红网 作者:姜磊 编辑:夏熊飞

  ——本文系红网第三届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参赛作品

  先锋艺术理应是各个时代艺术的先驱和拓荒者,肩负着继往开来、破旧立新的历史重任。可当今一些大行其道的所谓的行为艺术、概念艺术却在制造对立、散播毫无美感和价值的虚假艺术概念、甚至打色情的擦边球去取悦大众。这根本就不是先锋艺术,更不存在先锋艺术所应传达的先锋理念,分明就是时代的垃圾,污染着人们对艺术的认知。

  先锋艺术鱼龙混杂

  有时候我们太过于熟悉某种概念反而会把该概念原本界定的范畴和应表达的含义消解甚至是曲解,现在某些所谓的先锋艺术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滋生并泛滥的。乔尔乔纳、提香、达芬奇在文艺复兴时期构建的理性、透视、人文主义之于中世纪艺术的刻板、教条是谓先锋;莫奈、马奈、德加在十九世纪末以抽象的印象主义取代具象的学院派,是谓先锋;安迪·霍沃尔、草间弥生创造的大众化通俗化的符号、甚至是资本化的商标之于自命不凡、追求形而上的现代主义风格,是谓先锋。无一例外,他们都是在用前卫、新潮的艺术理念去指导自我的艺术创作。

  真正的行为艺术家也应是阿布拉莫维奇那样,用狂野自由的身体实践去追问人性。其中存在性的因素,却远远要高于性本身。反观去年四月份,北京一位自称诗人的林姓女子算不算艺术家?她在北京某酒吧微笑着任人猥亵自己的胸部算不算行为艺术?一次打色情擦边球的自我意淫式“表演”,炒作大于形式、噱头大于内容,更谈不上像一些媒体所标榜的艺术理念和艺术内涵。这种行为是公然以行为艺术之名、行污染艺术之实的勾当,是对曾经倾其一生献身于行为艺术的艺术家们的侮辱。

  推波助澜的评论家

  其实所有的伪先锋艺术家与骗子之间往往只隔了一个评论家的距离。评论家理应是扬清激浊、针砭时弊的艺术谏臣,可在某些时候却沦为了为劣质艺术添砖加瓦、推波助澜的帮凶。那些对劣质先锋艺术一味地恭维、盲目地追捧的评论家,要么对艺术一知半解能力有限、要么为了自身利益别有用心。甚至一些评论家自以为是地站在精英阶层的角度,发出“你们懂个屁!”的论调,直怼对一些先锋艺术存在质疑的人群。

  的确,我们不能以受众的理解与否去评判一件艺术作品,但是艺术家与评论家更不能把故弄玄虚、制造接受壁垒作为艺术品含义和深度的准则。要知道,艺术品从创作出的那一刻起,就势必要与受众接触、沟通、产生联系,能否被接受者接受也是艺术活动体系中很重要的评判因子,整个艺术活动是无法脱离接受者的。更何况,一些评论家对(非)艺术品评价的客观性和真实性还值得商榷。

  艺术功底、理念和思想才是作品的根本保障

  艺术家是赋予艺术作品灵魂的上帝,艺术家本身具有的能量、思想和理念才是一件艺术作品最根本的价值所在。为了完成由简单线条构成的牛,毕加索从牛的具体形象出发,经过十次的易稿,由体态丰满到瘦骨嶙峋,再到简化到极致的线条。这是一次理性思考的过程,是现代主义艺术思想逐渐呈现的过程。正是由于这种艺术思想和艺术功底的保证,毕加索才能得以产出众多为人称道的优质艺术作品。无论是先锋艺术,抑或是其他艺术形式,它们的门槛从来就没有降低过,并不是你随便把自家的马桶拆下来放进艺术馆,它就称得上一件合格的艺术品了。没有艺术功底、理念和思想的支撑,艺术活动会很容易囿于奥吉亚斯的牛圈,从而形成一种艺术创作的恶性循环。

  急功近利的风气在很大程度上也在冲击着现在年轻的艺术家们。他们中的一些人不关注质量而关注热度,不追求思想和理念而追求点击量,当讨巧代替了深邃的思考和夜以继日的打磨,恐怕先锋艺术也就真的到了沦为时代垃圾的边缘了。

  在这个日趋多元化的社会,再没有哪一个人的哪一件作品能代表整个群体的理念和观点,但是个体作为群体的一份子也绝对影响着群体在大众心目中的形象。不要因为自己的行径使先锋艺术成为被社会所诟病的“鸡肋”,不要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给先锋艺术抹黑,更不能因为自己的一己私利而去毫无底线的放弃艺术原则和评判标准,这些应该是每一位先锋艺术家和艺术评论家都要恪守的底线。

  真正优质的艺术作品以及评论家对作品做出的判断经得起历史和时间的考量,真正的先锋艺术亦是如此,而艺术中的垃圾也必将在时代的筛选下逐渐消亡,直至不复存在。

  文/姜磊(山东工艺美术学院)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