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红辣椒频道 > 正文

性别绝对不是衡量科研能力的标尺

2017-10-26 00:04:00 来源:红网 作者:林璇 编辑:夏熊飞

  ——本文系红网第三届全国大学生“评论之星”选拔赛参赛作品

  近日,浙江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冯钢四年前的一则微博被网友挖出,引起了网络上一场关于“女性是否适合做学术”和“性别歧视”的争议。(10月24日《每日人物》)

  这条被挖出来的微博原文为:“根据以往经验,女生以后继续走科研道路的十不足一,读研期间也少有专心学问的,大多混个文凭准备就业……”随后冯钢教授话锋一转:“真为那些有心走学术之路的考生担忧。”

  网友们愤起抨击,称冯钢系戴有色眼镜看待“女研究生”,扼杀女性的科研空间。在笔者看来,与其说冯钢教授男权主义倾向严重,倒不如说这正是女性家庭与社会地位在教育上的体现。

  可女性“混个文凭准备就业”的现状是她们本人的选择吗?

  长期以来,中国女性的地位普遍低于男性,家庭期望女性肩负起着生育和照管家庭的艰巨任务,并且大多数家庭都希望女性过着“安稳的生活”,“找个好男人就嫁了”。“男主外,女主内”向来不是一件稀罕事。这就导致“女生继续走科研道路十不足一”的现状。当下,家族中的长辈更加希望女性早点成家、生儿育女,承担起“传宗接代”的责任,找一份相对安稳又不需要耗费太多精力和时间的工作,以便能更好地料理家务。而学术科研则是一份极其耗费精力和时间的工作,是一份需要科研工作人员花费大量心血去经营的职业。迫于家庭压力,女性较男性而言,更加倾向读研“镀金”后找一份安稳的职业,如公务员、教师等。于是,家庭对女性的不公要求使得女性获得的家庭期望和向外发展自我的权利更少,一代又一代的固化思想造就了女性在学术圈萎靡不振的现状,才会出现当下如此不公正的看法与待遇。

  另外,许多公司在雇佣员工时,会更加偏向于雇佣没有产假的男性,这就导致了女性与同一水平或能力较低的男性竞争时毫无优势,于是更多女性倾向于取得更高学位去弥补这一现状,读硕士研究生是大多数“被淘汰的女性”为了竞争社会岗位而做出的选择。因此,大部分读研女性的目的也就不在学术研究之上,仅仅只是为了更好地就业而做出的选择。

  但社会与家庭不公的看法与待遇,并不能成为判断女性没有科研能力的理由,性别绝对不是衡量科研能力的标尺。

  据冯钢教授所言,其所在学校社会学的“推免研究生”前三名都是女性,他对此深感惋惜,可真正有能力进行学术研究的人怎么会没有被推免制度所选择呢?深究其只是能力不够罢了。无关性别,如果在选拔环节就被淘汰,那么日后的科研能力也不能过于高估。

  古今中外,许多女性科学家在各个领域上大放异彩。家喻户晓的玛丽·居里开创了放射性理论,同时发现了两种新元素,也是两次获得诺贝尔奖的第一人。颜宁成为了清华大学最年轻的博导,屠呦呦坚守岗位获得诺奖早已成为全中国的骄傲……事实证明,学术科研的舞台上从不缺少女性的身影。

  波伏娃在《第二性》中写道:“女性半是受害者,半是同盟。”想要改变这一尴尬的局面,实现女性的自强自立,首先女性就要从自身做起,摆脱固有的社会与家庭观念,做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不被现实束缚脚步。其次相关法律法规急需改进,彻底帮助女性摆脱“性别歧视”。此外,生儿育儿也从来都不只是女性的事,而是家庭每个成员都应共同承担的责任。

  文/林璇(湖南师范大学)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